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安全第一

6已有 1554 次阅读  2019-03-23 07:37
最近江苏响水的化工厂大爆炸吸引了全国人民的注意力,目前为止,死亡人数已经将近70人,算是大案了。

有网友整理过中国最近几年的爆炸案,我略看了一下,基本都是化工厂。

响水这里,政府在2019年1月的工作报告还雄心勃勃,说终于摆脱了国家贫困县的帽子,在全县基本消灭了贫穷家庭,人均GDP也是没给国家丢脸。然后,两个月后,一个蘑菇云,让各位领导的前程颤颤巍巍。
对响水普通百姓,这好像是第二个靴子终于落下来了,尘埃落定,那种悬乎着的心终于落地了。从政府2003年决定了走大化工路线,工业园建立之初,响水人民就好像坐在一个炸药桶上,过去的历史纪录表明,他们的担心并不是无的放矢。2007年就曾发生一次化工厂爆炸,只不过没死那么多人,之后农药厂泄露,有毒气体造成几十人受伤,还有一些零星的化工厂事故记录。曾经适宜野生动物生活的周围环境,现在连人类的日常生活质量,都无能保证,水和空气的污染程度让高达七成的居民感到危险。

化工厂因为其生产原料的危险性,生产过程的高压密封管理,从根本上就是一个高危行业。想让搞化工的如同种地一样安全,就是扯淡。只要你一个地区有成规模的化工厂存在,发生事故是必然的,偶然的是发生的日期和发生的规模大小。中国作为一个大国,不可能为了百分百的安全就把化工企业都转移到国外去,居民的抗议,也只不过把化工企业从国内的一个地方,驱赶到另一个地方。
至于网民仇恨的对象,国家安监局,他们也只能下达通知,命令企业整改。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是我们熟知的国情。在一个城市的权力机构树上,安监局从来都不是主流,他们多半只是遮丑布,应时代而生。就算安监局个个是包公,奋不顾身,他们也没有武装力量去真正威胁到企业主。我倒是建议,每次国家安监局去工厂检查,最后的报告签字要三方,一方安监局,一方工厂法人,一方当地政府长官。一旦出事,三方同时下台。对于企业法人,是私人财产全部充公和判刑;对于公务员,不但开除公职,清零所有保险养老金,并且永不录用,还要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这个是我有感于现在出示的检查报告都是监察人签字,最后真正追责的时候各方推脱,不如一开始就标明目标,为了自己的财产和乌纱帽,这些人也能多一份良心。
此外,这次爆炸之所以威力巨大,和化工厂区一面是平原有关,一马平川,冲击波基本是毫无阻隔的冲向四面八方,给人民的财产造成极大损失。我是建议,以后每个化工厂的周围都要树立起围墙,以高科技的吸震材料建造,当发生爆炸时可以最大限度地吸收冲击波,减少对周围的影响。就好像F1赛车活动,一开始跑道和观众之间的隔离物就是简单的水泥墩,后来改换为高分子材料,再后来又加入纳米技术,而赛车的车身材质和运动员的头盔安全带也得到更新发展,以最大限度地保证驾驶员的安全。最近几年,都没怎么听说有赛车手在比赛中身亡了。对于一个必然会发生危险的项目,我们应该提前做好事后的安全工作。

其实,我觉得这个事件估计还是一个历史轮回。先是抓几个企业高管,再在地方政府追几个人的责任,或者调离,或者就是开除公职,然后,民众就感觉正义得到伸张。曹操当年就靠一个粮官的人头摆平了缺粮的烦恼,可见普通百姓是如何轻易的被戏弄在鼓掌之上。
然而,杀几个人头又有何益?中国14亿人口,你得杀多少人,才能让他们真的关心?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 思想 2019-03-23 08:30
    江苏这经济是黑经济的代表。华西是骗贷瞎发展经济,当然也不是谁都可以骗贷几百亿元,需要骗子党政银行同心才行。这个化工厂就是那种偷工减料害人都无所谓不讲规则的黑经济,说它偷工减料,那是肯定的,没有足够的安全防护,看上去一处起火,全厂就有十来个着火点。并且有毒废料还是要烧掉,周围住的人平常够倒霉的。
    共产党自作孽不自知。
  • lisayu 2019-03-23 09:52
    这距离天津港爆炸案才多久啊。。。人性,总是善忘,而资本,总是逐利。。。失去亲人的家庭,该是多么痛苦。。。
  • 夜夜笙歌 2019-03-23 16:45
  • 小马 2019-03-24 05:51
    作为一个理工狗,认为空叹息人性贪婪是没用的,因为人性是不可能改变的,我们应该想想如何从技术上减少爆炸带来的危害。
  • 思想 2019-03-24 09:33
    在同一个响水,2007年发生过另外一起严重的造成多人死亡的联化科技公司化工厂爆炸事件,政府当局硬是大事化小,隐瞒真相,“监视、规避、遣返记者”,网上一篇题为“防火、防盗、防记者”,厉害了“响水经验”提到当年的响水县委宣传部把如此丑行如何转化为治理经验。“该文用官方语气,详细记录了当地政府如何阻挠全国新闻媒体记者采访的“先进经验”。“好大的官威啊!“防火、防盗、防记者”,将处理安全事故的应急预案用在对付媒体和记者身上,恰恰说明部分地方政府的治理能力不足。怎么就不见你拿防记者的法子来防爆炸呢?”
    这篇中共响水县委宣传部2007年12月24日写的总结汇报题为『沉着应对突发事件 全力做好舆论引导---响水“11.27”事故新闻协调工作的主要做法』。

      汇报得意地介绍,响水“11.27”重大爆炸事故发生后,21家新闻媒体的69名记者赶来报道。记者“一经发现…一律将其邀请到五洲宾馆安排食宿…任何记者未经同意不允许进入采访拍照,同时,要求公安部门每日检查县城和陈家港大小宾馆,旅舍,发现记者入住立即报告。”

      “新华社记者邓华林因临时有事要回南京,我们立即派专人专车全程陪同。在到达目的地后,仍然与记者进一步沟通,劝阻了他再次来响采访的念头”。

      中央电视台来了三名记者,“我们在接到报告后,第一时间赶到并说服他们住到统一接待点,同时安排5名同志和一部专车跟踪服务”,“先后四次成功劝阻了他们的私自采访活动”,“他们回京时,我们还派车专程把他们送到连云港,一直等到其登上火车后才返程”。

      汇报称:“在突发事件传播中,最可怕的不是记者抢发新闻,而是记者抢发的不是政府发布的新闻。”

      为了防止记者不采用县委提供的“通稿”,县委抽调人员“昼夜巡逻,严防死守,坚决劝阻记者私自采访”,“确保无记者进入伤员病区进行采访”。11月27日晚,当新华社江苏分社记者“强行”到县人民医院采访时,该县组织人员“把记者稳控在伤者病房外”。

      该县县委除了设法阻碍记者采访,还设法严控信息源。对试图接触媒体的市民也有一套控制办法:“一方面向有关领导汇报,做好应对准备;一方面迅速弄清报料人姓名、手机号码及其社会背景,通过其工作聘用单位施加压力…同时,迅速与报料人联系…要求其同央视记者联系,说明报料与事实不符,劝阻其不来采访,从而及时化解了一起可能发生的重大新闻采访事件”。

      色诱记者

      『中国青年报』记者李润文谈“响水经验”的旧文和第一财经的相关报道也在被“争相传阅”。第一财经日报核实,这篇文章是李润文本人所写。第一财政日报2011年2月15日的报道说,2007年响水爆炸发生后,李润文和众多媒体记者赶赴当地采访,李润文写到:“事故发生后,盐城市立即启动了一套禁止记者采访的应急预案,不惜采用武力威胁、软禁记者、重金收买、色相利诱等方式收买记者,阻挠采访。”

      李润文详细记录了自己在响水采访的遭遇:2007年11月29日,“采访结束后,记者晚上返回宾馆,在正常洗浴后,记者正在休息,几名浓妆艳抹的女子进入房间,响水县宣传部副部长极力撺掇让记者选一个,到其他房间去做按摩,被记者拒绝。”他还写道:新华社记者刘兆全也有同样遭遇,前后有几拨女子进入房间要为他做按摩,最终没有得逞。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