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社会精英论

4已有 1454 次阅读  2018-07-09 00:17
清初赵翼的《论诗·其二》写道:
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江山代有才人出,这是对的。各领风骚数百年,就甚谬了。此风骚不比彼风骚,根本不是一个层次。李杜诗篇可以代代相传,清朝的诗谁知道?我就知道龚自珍的‘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若非写这篇文章,我也不知道赵翼。人才,大清三百年是稀缺的。

纵观中国历史,各类人才,更广泛地说,各类社会精英,还是极少的。同中国人的才智和努力相比,更是少得可怜。
究其原因,一个是过多战争和改朝换代不断消灭精英,此外,专制统治者只恋个人权力,不惜精英,稍微上下意见不合,精英就人头落地,甚至满门抄斩。
而划时代的一流精英,需要国家繁荣昌盛,政治稳定上百年。一流精英群体的出现,还要文化发达上百年,个人家族优秀传统传承几代人。
而这些条件,恰恰是中国稀缺的。
中国在春秋战国时代,思想和战略精英达到顶峰。因为周代的诸侯国,有点类似于今天的邦联国家,相互比较独立,又有竞争,好在同种同语,对于人才来说,此处不得用,换个国家就行了,因此有楚材晋用成语。
不过,虽然那时人才辈出,但多不得善终。所谓狡兔死走狗烹是一个原因。这故事是中国一大典故。范蠡和文种是春秋末期著名的谋略家。是越王勾践的谋臣,他们为勾践最终打败吴王夫差立下赫赫功劳。灭吴后,范蠡隐退,并留下信给文种,劝他逃跑。文种看了之后,称病不朝。于是有人进谗言说文种要造反作乱,勾践听信谗言,赐给文种一把名为属缕的剑,说:“你当初给我出了7条对付吴国的策略,我只用3条便打败了吴国,剩下4条在你那里,你用这4条去地下为寡人的先王去打败吴国的先王吧!”于是文种自刎而死。
相对于文种的死,古代的精英之死途径有很多。商鞅在秦孝公时为秦国壮大立下赫赫政绩,但还是被后来的秦惠王车裂示众,还被灭族,一代精英,竟然连后代都没有了。其他法家如吴起李斯都不得好死,虽然理由各有不同。
所以到秦朝灭亡,传统精英和贵族都差不多互相残杀同归于尽,于是,市井之徒刘邦得天下。
汉朝以后的统一中央帝国精英就很难出现了。一方面王朝政治就是精英害精英的屠宰场,其次,华夏一国,是彻底的家天下,自家人到处被封王封地,成了社会寄生虫,虽然是贵族,但是没有国家竞争了,可以养尊处优,多纳妾多生孩子便是了。最后寄生虫太多,社会不堪重负,便有人揭竿而起,推翻重来。又一个市井之徒创立一个新时代。如此往复,直到大清结束。
封建的科举制选拔的人才品种是比较单一的,并且也是龚自珍的病梅馆记式的病梅人才。那当今的共产党执政官员们就不是病梅人才了吗?殊难证明不是。
一个国家应该有优秀的贵族人才,类似大清的八旗子弟肯定不行。当今的共产党红二代官二代三代们又好到哪里去了?可能更糟,贪了财发了家移民到国外去了,还没成为社会精英就被淘汰了。

共产党建国以来,不但没有产生与历史比肩的精英,而且迫害致死党政军教文史哲各类精英无数。彭德怀刘少奇林彪曾经是精英吧,下场可悲。沈从文小说写的好,共产党来了没法继续写了,文革时更干起了打扫女厕所的劳动。反右时被迫害致死或失踪的褚安平傅雷们,更是悲惨。
今天我们仍然要高呼‘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今天我们要向共产党怒吼,从平民到社会精英,人不是政府应该随便修剪的病梅。
中国要生存,就要结束这种精英的屠宰场,奸贼和奴才的乐园的丑恶历史。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 lisayu 2018-07-09 04:16
    精英应该满多的吧,但精英的质量真是太差了,感觉蝇营狗苟之辈太多了;在当前的政治体制和监管制度下,干实事的少,溜须拍马、经营人脉关系的多,冲锋陷阵的人少,明哲保身的人多。。。。在国内,从政是种风险,与政治结合密切的各个行业,也是种风险。。。。
  • 小马 2018-07-09 07:58
    当美国在鄙视社会精英论的时候,博主倒是高唱精英论的赞歌。。。。从基因的角度来说,精英通常占人口不到百分之一的比率,而一个国家的强盛是靠这百分之一的人能做到的?我倒是希望中国国民的整体知识水平提高,而不是靠着精英这种救世主论调。
  • 夜夜笙歌 2018-07-09 16:50
  • 思想 2018-07-10 20:22
    小马: 当美国在鄙视社会精英论的时候,博主倒是高唱精英论的赞歌。。。。从基因的角度来说,精英通常占人口不到百分之一的比率,而一个国家的强盛是靠这百分之一的人能
    中国的精英命运就跟苍蝇一样。救世主?有人没人,地球总在,宇宙永在。我只是要拯救精英沦落成苍蝇的命运。
    精英在中国那种环境是很荒唐的,随时死于无辜,却要拯救天下,做中国梦。一代又一代,一部分掌权者以为自己代表了天命,代表了真理,荼毒生灵,让中国在低级道路上循环往复。
    美国从来就没有鄙视精英。本质上左右精英轮流执政,一派暂时失势并不代表非精英得势。听信中国媒体就是相信胡说八道。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