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边芹是什么人?

2已有 647 次阅读  2019-01-30 22:13
杨恒均回国被国安逮捕,网上有传言说他是国安的两面人。我对他兴趣不大,知道有时他发表一些时政评论。但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也许以前看过他的文章,几句话没有抓住我的注意力,我就会放弃了。他以前确也是国安,并且还是王沪宁的学生。既然如此,我想他应该属于文化或宣传国安。还有更好的方式掩盖国安吗?
但问题是,国安有自己的观点吗?我不知道。
杨恒均从国安转为海外民主人士,能有自己的观点吗?我相信不会的。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教育和社会环境,人是很难有自己独到观点的。
最近我对观察者网的一些所谓专家学者也感兴趣。正好其中很多人也和复旦中国研究院有关。维基是这样介绍观察者网的:
观察者网自称其立场是“中国关怀全球视野;从这里读懂世界;独立而负责任”。其特约观察员涵盖了工商业界、媒体文化、高校研究所等领域的专家学者,包括史正富、张军、寒竹、胡鞍钢、张维为、陈平、张文木、朱云汉、强世功、潘维、李世默、宋鲁郑、郑若麟、边芹、罗思义(John Ross)、王文等等。该网站刊登的文章包括了不同政治立场。以乌有之乡为代表的左派认为该网站发表的一些学者的文章具有右翼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色彩,该网站也曾刊文质疑美式选举制度,抨击新自由主义;而自由派则认为该网站的立场偏左。
我随便浏览一下这个网站内容,不免想起了“皇储”袁克定为他老爸袁世凯当皇帝“出版”的一人报纸:伪版《顺天时报》,是为袁世凯歌功颂德的。观察者网虽然不是一人网,但是歌共颂国,批判西方,都是它的特色。
我读过张维为、李世默、宋鲁郑的文章,也评论过。这个边芹,据说是宋鲁郑的老婆。这个不知真假。但网上没有什么介绍边芹的详细资料。她号称旅法女作家。但是我看了她几篇文章,批法国,批西方,令人印象深刻。我摘几段来评论一下。

边芹:你认主,人家认你吗?——评屠呦呦领西人的"最高奖"
就在前些天,中央电视台晚七点“新闻联播”在报道屠呦呦领奖时宣称得了“最高奖”,我看着女主播念出这几个字,震动之余,思前想后,觉得此举是在精神被殖民的“大进程”之内的,且已到了彻底无意识阶段。
我的天,边芹,号称“旅法女作家”,却这样反对西方一切。为了避免被“精神殖民”,我建议她该称自己为“中国中文女作家”。

边芹:谁偷走了西方民众的知情权?
法国最大的电视台可以三十年如一日由一对男女情人控制新闻,不但只能他们出镜成为明星主持人,而且法国民众可以知道什么、不能知道什么、对发生在世界上的事怎么想,全由他们定。两个人!三十年!这种“专制”中国人能够想象吗?我曾将他们每晚在黄金时段主持的“新闻联播”与我一向认为搞得不灵的中央电视台晚十九点的“新闻联播”作比较,看结果不看过程,发觉在客观、公正、信息量等方面,后者胜过前者!后者只是老实,不会做各种“自由”的表演。在这里,传媒贵族与政客就像一个舞台上的演员,导演则躲在看不见的地方,由他们在镜头前做着精彩的朝野对立的表演,私底下却是在一个俱乐部聚餐,甚至在一张床上睡觉。

说边芹是文化特务,就是说执行文化特别任务。她这个“旅法女作家”,怎么就没有法国式的逻辑严谨呢?比如说“法国最大的电视台可以三十年如一日由一对男女情人控制新闻”这个令人费解,法国最大的电视台是TF1?最著名主持人是犹太美女ANNE SINCLAIR,她曾和法国政治名人 Dominique Strauss-Kahn结婚。如果不是说ANNE SINCLAIR,我真不知道边芹在说谁。别人名气都不行。但是ANNE SINCLAIR只是节目主持人而已。提供内容应该不是她的职责。“明星主持人”能“偷走了西方民众的知情权”? 怎么可能呢?METOO运动把美国CBS总裁都弄下来了,还有NBC的明星男主持人,都只是电视台的雇员而已。

边芹:“独立知识分子”的强权背景
西方近现代出现的“独立知识分子”,即所谓“不仰权贵鼻息的”、“有独立意识和存在”、“对政权起监督作用”、“民主的基石和保障”等代表一系列现代价值观的精英群体,是上述神话和宗教的起因。
----
举一个例子,伏尔泰应该是“独立”典型了,至今为人讴歌。从内看,他可是三头都反:反王室、反贵族、反教会;但从外看,那英雄气概便有所减损,他是以伦敦为中心的国际金融资本围剿法兰西王国的“马前卒”。只不过外面这条线长久以来一直是秘而不宣的,骗得包括本人在内的很多人腾云驾雾,跑到“独立花园”寻花觅草。当时波旁王室不愿像英国王室那样受金融资本操控,那帮人就策动“革命”将其推翻。欧洲被杀头的国王因果都大同小异。征服集团为引一国入瓮,常用手法是借一些善良文人的理想解构传统文明的框架,这些天真文人恐怕想不到,自己的进步思想,最终被这群“文明绑架者”利用来颠倒人类文明本真价值观,以“假正义”取代正义,摧毁世上伟大文明,建立“伪善帝国”统治世界。

边芹这人好苛刻。人固然崇尚独立,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是如此。但是这并不意味环境允许你拥有你想要的自由。伏尔泰当时写的作品很多是犯禁的,不论从宗教还是政治上都是如此,所以他跑到比利时或者英国,自由度更大一些,当时卢梭也是这样。马克思在德国受迫害跑到伦敦写资本论,按照边芹的逻辑,马克思不是以伦敦为中心的国际金融资本围剿普鲁士帝国的“马前卒”?事实上,启蒙运动思想家孟德斯鸠也到英国寻求灵感,那时英国已经进入科学哲学经济学时代,而法国却没有同样的言论自由。既然法国人都没有认为伏尔泰是“法奸”,引领英国人推翻法国国王,边芹这样捏造历史攻击启蒙思想家也太丧心病狂。

二战后,真斗士在欧洲被斩尽杀绝,肉体没有消灭的,声音也被封掉。民主社会表面没有审查制度,但是不是真有奇迹?非也。

边芹能不能举个例子说明二战后哪些“真斗士在欧洲被斩尽杀绝”?这也太信口雌黄,我一个例子都找不到。是东欧吗?

感觉执行文化特别任务容易出精神病。边芹,你坚强,你厉害。但是,边芹这样污蔑西方历史和西方文明,中国同时期却处于封建黑暗当中。让中国人无端虚妄自大,拒绝接受人类的共同文明遗产,让中国陷入思想的黑暗,边芹其心可诛。

1/30/2019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 思想 2019-01-30 22:27
    中学校友边芹的几篇文章
    武夷山
    《校友通讯》微信版总247期(2017年3月23日)介绍了中学校友边芹及其两篇文章。


    边芹(1960--    ),女,1980届南师附中毕业生。旅法作家。最新问世的力作有:《谁在导演世界》(中央编译出版社)《被颠覆的文明:我们怎么落到这一步》(东方出版社2013年12月出版)《文明的变迁:巴黎1896.寻找李鸿章》(东方出版社2017年3月出版)《一面沿途漫步的镜子》,《带我去巴黎》等。主要译著包括《直布罗陀水手》和《红与黑》等。在《文汇报》副刊《笔会》撰写专栏“左岸碎语”。也常撰写影评。边芹具有中国知识分子很罕见的独立人格,既独立于东方的“御用文字”,亦独立于西方的“征服文化”。边芹的文笔优美醇厚,善用独特的象征和隐喻,文章有一种神秘的质感。
  • 夜夜笙歌 2019-01-31 11:41
  • 思想 2019-02-03 12:35
    我想写一篇中国文人祸国殃民的文章,因为在中国有能力祸国殃民的很多文人确实如此。
    像边芹这种小文人,说历史却不懂历史,“当时波旁王室不愿像英国王室那样受金融资本操控”。伏尔泰到英国是1727年,呆了两年半。那时还没有工业革命,更没有资本主义。
    而金融资本是在资本主义向帝国主义阶段过渡时才逐渐形成的一种资本形态。随着工业资本的不断集中并走向垄断,银行也不断地进行着资本集中并走向垄断。银行垄断的形成使银行的性质开始发生变化。
    美国的摩根财团就是从银行资本发展为金融资本的典型。它发家于19世纪60年代创办的摩根票据承兑行。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