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996 ICU 马云的小短裤

4已有 1569 次阅读  2019-04-15 21:48
996工作制,对于在资本主义国家工作的人来说,就是奴隶制。几个月前听说中国的一些公司有这样的工作规定还是挺震惊的。从早上9点干到晚上9点再加上一两个小时的通勤时间,每天就是在劳累和睡眠不足当中度过,每个礼拜要干六天。睡眠不好是肯定的,劳动强度太大,人的大脑过度疲劳,功能应该不会很正常,该休息的时候可能迷糊清醒,该工作的时候可能迷糊困顿。
最近有的编程人也感到不好了,说工作996生病ICU,这个说法很合乎逻辑,在华为之类公司工作的员工三十多岁过劳死或者得其他重症而逝去的报道屡见报端。现在,阿里巴巴的资本家马云和京东的资本家刘强东加入论战,马云说:很多人想996都没机会,进这样的公司是福报。刘强东回应996传闻:混日子的不是我兄弟。
资本家的说法,等于为了自己的利益,扒掉了仅剩的小短裤,赤裸裸地宣布,资本家剥削合理。他们在中学时学马克思主义课程,至少接触了这样的概念,资本家剥削合理论是虚伪的。可是当他们自己成为资本家时,剥削员工比同时代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真正资本家还狠。可见我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看法是正确的,即它本质上是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甚至是权贵资本主义。他们有钱,有权,就认为自己的观点高大合理。
当然,资本家为自己工作,一周干七天,一天干十六个小时,这个没有什么人反对,甚至他们还有可能自得其乐。但是现代社会对资本家太友好,他们挣大钱少纳税。在中国他们还是人大代表或政协代表。所以说中国是权贵资本主义并非妄言。况且大多所谓国企实际上是控制在共产党权贵后代手中。不管怎么样,资本家不能拿自己的挣钱快乐同员工挣工资的快乐相比。
我们看人类文明史,会发现一个社会坏的惯性是巨大的。一个处于食物链底端的民族容易做一些投机苟且之事,长此以往,这个民族就很难升级,结果就长期处于落后状态。比如,西欧人有可能看不起中东人和阿拉伯人,但是欧洲的文明起源在中东及阿拉伯世界。罗马帝国占领北非的迦太基和中东以后,中东文明就从来没有再次进入世界顶峰。是不是说中东人阿拉伯人天生基因就不好呢?肯定不是。只是历史如此演化,他们长期处于被压迫状态,不断委屈求生而已。
中国人现在就处于一种委屈求生状态。马云和刘强东们,虽然创业有功,但是把资产贱价卖给日本人,卖给美国人,卖给李嘉诚的儿子,他有小赚转手卖给南非报系。所以,可以说马云他们就是为外资打工的资本家。他们为了公司的股价能涨上去,是不惜奴役中国员工的,他们称之为兄弟。
他们如此为资本家大股东卖命,得到什么回报?日本的孙正义也拥有日本电信股,他使用华为5G产品吗?
中国人委屈求生,法制不健全,导致投机横行。像中兴事件,最后又导致自身深受其害。固然在现有的国际秩序中,中国不可能尽情发挥。但是放弃对真理对普世公正的追求,所有中国人都会成为受害者。马云也不例外,网上说他的公司为政府搞了学习强国软件,就是一种为虎作伥的行为。
马云刘强东这些文科生,有幸驱使数十万员工,其中不少人是编程序的,让他们工作996,不但违法,也违背科学规律。我曾经编过不少程序,不妨说几句。在法国做硕士时,有一门课作业要编程序,记分。我跟另一人合编,但最后不知怎么成了我自己编,其实也没按期编好。从零开始编一个计算程序,还有其他课程,太疯狂了。至少有两夜我是干到晚上三点钟,第二天整天都感到天是昏暗迷朦的。我可以说,我恨这个经历,我恨自己不小心给自己找了这样麻烦。
做博士论文也要编程序。一开始用一个大程序,是数学家编的,用了几个月,一个计算也没做出来,因为这个程序是几家科研机构编的,我在的实验室那些做这个的数学家已经离开了,并且,我所在的部门跟他们又没有从属关系。说明书也不完整,横竖最后不行。后来我知道,他们根本没编好。我的导师有一天说在我们实验室自己的程序上编吧。同样几个月之后,我编出来了。我的导师对他的助手说,死人活过来了,大致是这个意思,他说得比这个复杂一些,我当时法语还不太好。我也无所谓。想想数学家的破程序也着实坑死我了。实验室的程序比较易懂易编,在我看来是其框架做得很好,是几年前一个香港人做的,他不久成为香港大学教授。至于数学那面,其中有一位是突尼斯博士,但他主要是理论上做得比较好,还拿到法国国家博士。我的导师说他后来成为突尼斯教育部部长,是否是真的我就没有验证了。因为他回去十来年就当教育部长还是挺让人难以置信。就我自己来说,编程比较顺利,每天是早上9点干下午4点多下班,一周干5天。法国节日太多,我经常到了实验室不开,原来是节日。那时我的全部奖学金有1400美元/月,还不用交学费(法国特色)。但是,现在想来,我也犯了错误,因为干得好就多干了,没急着毕业,有一次遇到难题,想了三四天没有想出来怎么解,有一天晚上睡觉朦胧中做梦想到了。这个跟中学学化学,说苯的环结构是化学家做梦想出来的一样。只是我的这个难题是自找的,我完全可以不作。
之后又做了一年博士后,编程序,出奇顺利。然后到了一家国家科研机构做研究。还很有创意,出奇顺利。那时我住在巴黎郊区,通勤车八点钟接,到十几公里外的单位上班,下午四点必须离开,几十辆通勤车浩浩荡荡。只是这段时间自己选的住房不好,太便宜了,能有两百美元一个月,有很多黑人住的楼,黑人很好,但是太吵。蟑螂成群。
后来,阴差阳错到美国了,人生就是搭错车。这次没错,下次还是可能错。
中国的996,中国的年龄歧视,中国的性别歧视,中国的农民歧视,中国的非党员歧视,中国对西方文化普世价值的歧视,无一不是搭错车。害得中国人过着当牛做马如蚁如奴的生活。

4/15/2019

996ICU黑眼圈,面如死灰,何福之有?所为何兄?


投机取巧,惟利是图,残民以逞的中国特色资本主义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