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反动读书法

1已有 862 次阅读  2020-08-01 21:27
这里用的反动不是贬义词,也不是鼓励人们故意反动读书,而是要描述一种常见现象。

最早我认为英国人读了马克思的资本论,并没有相信共产主义,也没有相信资本主义必然灭亡,而是根据资本论揭露的资本主义不合理之处进行了改良。我没有严格的证据,在很大的程度上这是一种推测。但是,你说邓小平和英国首相撒切尔谁读了资本论,很有可能是后者。

再比如修昔底德陷阱,中国人反动解读,推出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不管这是真蠢还是战略欺骗,但是没有什么意义。蠢也好,战略欺骗也好,根据这样一种理念,忽视了现实战略危险,害了自己。正读这个陷阱,是要达到战略平衡才能避免陷阱。真正的战略平衡自然是实力接近,而不是一方自以为厉害,天天喊厉害了我的国,有点什么新武器马上显摆一下,以为可以吓阻别人。

这些是以前的念头。
这两天随便翻了几页Alexis de Tocqueville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接触到后人所称的“托克维尔陷阱”这个概念。 “革命的发生并非总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最经常的情况是,一向毫无怨言仿佛若无其事地忍受着最难以忍受的法律的人民,一旦法律的压力减轻,他们就将 它猛力抛弃。被革命摧毁的政权几乎总是比它前面的那个政权更好,而且经验告诉我们,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

因为90年代中国政治环境还算比后来宽松一些,这本书得以在中国高层受到欣赏。但是显然,他们反动解读这本书,为了防止革命而拒绝政治改革,加强“维稳”,选了超级反动的习近平作为总书记和国家主席,带领整个国家走向秦始皇的封建主义。

研读一下别人谈论托克维尔,看到这样一段深刻的分析:
1820年,波旁王室可能的男性继承人被人刺杀,自此温和派立宪政体的自由化改革就被打断了。路易十八在他弟弟阿图瓦伯爵的压力下,撤了具有自由派倾向的德卡兹的职,结果法国社会中最落后的势力、绝对皇权派掌握了国家命脉。当时托克维尔年纪很轻,却极为关注国内形势的发展,因为他从小就有一个志向,要做政治人。在这里要谈谈这位阿图瓦伯爵,也就是未来的查理十世。我们在历史中见过不少领导人,他的知识结构、文化水平、政治判断力和价值选择,会停留在青少年时期的某一个阶段。然后不管他活多久,也不管世界上发生多少变化,他都表现为某一时刻的僵尸。如果某个机缘,让他上了大位,他一定会从他智力、知识发展过程中停止的那个时刻,寻找资源,构造他的政治理念、价值选择和治国方略。这种人的性格一般都执拗、偏执,并且愚蠢地自信,而且愚而自用,以为他捍卫了某种价值,能开辟国家民族发展的新方向。其实,他们往往穿着古代的戏装,却在现代社会舞台上表演,像坟墓中的幽灵突然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人人都知道他是幽灵,他却以为自己是真神。但是,他选择的理念,推行的政策,无一不是发霉的旧货。阿图瓦伯爵就是这么块料。他所支持的极端保皇派,把大革命前旧制度下的东西,全部加以恢复,比如重归政教合一,渎圣可以判死罪,恢复长子继承权,否定专业人士治国,把政府的职位留给贵族后代,恢复书报审查,取消出版言论自由,废除陪审团制,关闭大学中的自由讲座,让教士重新掌管教育,甚至要恢复行会,禁止自由经济和劳动力市场。总之路易十八宪章中吸纳的大革命成果,要被全部废除,让法国重回旧制度。

我很欣赏这句话:“我们在历史中见过不少领导人,他的知识结构、文化水平、政治判断力和价值选择,会停留在青少年时期的某一个阶段。”
我自己很早就意识到这一现象,并非只是政治人物,而是青少年时期的政治观社会观是一个人的基础观念,影响巨大。基于这样的看法,我以前也批判过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大撒币主义,认为他就是在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初,这些共产党特权纨绔子弟,看了那个时代的宣传片,知道毛泽东搞亚非拉大撒币外交引来“万国来朝”,感到很有面子,当然共产党政府不在乎那时大概有一半中国人饿肚子,虽然没有饿死(不包括1962年以前饿死的数千万人,显然,刚开始不饿死人,毛泽东就急着发动什么新运动,要整死一些人)。
我们少年未必有深刻的政治观点,但是如果有一天发现现实完全违背我们的少年信念,自然会重新认识世界,为那个信念而战。我在这里引申分析一下,可以解释中国人的观念为什么冥顽不化,因为我们在童年到青年这个阶段没有接触多元文化教育,仅仅在极端狭隘的政治历史社会方面接受了共产党灌输的那丁点“正确”的东西,结果别人反读马克思中国人正读,别人正读修昔底德,中国人反读,别人正读托克维尔,中国人反读。造成中国的国家信念,或者以色列历史家赫拉利(Harari)所言的myths,跟世界的完全相反,自己却沾沾自喜美其名曰“中国特色”。

我只读了几页这本书,他喜欢写长句,结构比较复杂。我读了之后,能有什么新观点吗?

既然中国在前面两大陷阱上都陷入反动状态,说明专制没有言论自由多么可怕。他们统治者小集团自己嘀咕一下如何跨越陷阱就这样定了,没有什么广泛的论证。结果,实际上他们以为倒退就可以避开陷阱,可是,退到悬崖上了。

8/1/2020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夜夜笙歌 2020-08-02 06:17
  • 思想 2020-08-02 23:04
    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的正文并不长,A4纸张大小只有大约60页。他太喜欢写复杂长句,比如第三章题目是“法国大革命如何是一场以宗教革命的方式进行的政治革命,为什么”。他的解释还算合理。
    法国毕竟还算是理性的国家:产生了理性主义,也产生了革命,革命造成混乱,然后皇权复辟了,后来走上共和国与民主了,这都是短时期内发生的,而“旧制度与大革命”出现得也很早。相对而言,法国人生活在黑暗中时间很短。
    中国现在还生活在封建时代,理性是没有的,学说仍然是独尊儒术,加上一个马克思的招牌。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