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美国大选观察 (8)

5已有 371 次阅读  2020-11-18 21:28
奥巴马
这位前总统虽然为拜登造势有功,但是影响力有限。超出黑人圈子似乎受欢迎程度大减。
种族问题是一个大问题。川普显然有严重的歧视问题。不要忘记,奥巴马在位时,川普造谣他不是出生在美国,仿佛川比美国情报局更清楚奥巴马。并且,有时川普的借口是,因为奥巴马当总统他才参选,在我看来这有可能是一种真实心态,也是歧视溢于言表。
奥巴马口才很好。川普明显不行,只会说简单句,词语中儿童化文字不少,good,smart之类。难怪考SAT这样简单的标准考试还要找朋友代考。

撇开党派之争,可以说,中产阶级,包括高收入工薪阶层,白人,医生,对奥巴马医疗保险改革深恶痛绝。这是对别人的工资收入股票获利的一种普遍纳税,大概相当于收入的2-3%,以此补贴低收入人群的保险开支。并且,因为医保变成必须的,保险公司保费默契涨价,所以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一笔巨大的额外负担。想想这个法案把你收入的5%-15%纳这个税并且买自己一家的医保,是不是过于沉重。
并且,人的生命横竖是有限的。有的人没有保险,作为一个群体,也许他们的预期寿命是73岁,强迫别人纳税,强迫他们买政府补贴的保险,他们也许预期寿命是75岁。这两岁之差有什么实际意义?没有意义,却让更多辛劳的人付出沉重的负担。

所以奥巴马是一个理想主义者,那个时代,颜色革命就是西方理想的一部分。在中东搞颜色革命,造成难民无数,当地军阀若干年卷土重来,又独裁了。所以,颜色革命,祸甚于利。
至少对美国来说实际上没有好处。但是这个问题也不仅仅是民主党的问题,像小布什那样,再打伊拉克,实际是为了控制石油,为自己留下可书的政治遗产。有时我想,控制中东,或在世界其他地方建立军事基地,是否有这样暗藏玄机,哪一天世界大乱,一股脑把当地政府推翻,兼并该国。

总的来说,奥巴马时代的经济是好的。共和党与川普为了树立自己形象,污蔑奥巴马-民主党不会搞经济。里根-布什-小布什都是借贷经济,让国家负债飙升。小布什更是莫名其妙制造出一场空前的金融危机。奥巴马在任内虽然为了走出前任所造成的危机而借贷不少,但是多为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或参议院所牵制,所以相对来说借的还不算多。试想,川普一任的借贷相当于奥巴马的两任借贷量。虽然说瘟疫百年一见,但是也说明,总统抓经济本来就是依赖美联储,所以共和党与川普的自我神化也只是骗人有术。

总而言之,奥巴马算是贤明总统。而川普就是一个瘟魔,一个引出牛鬼蛇神的祸源。

11/19/2020

写完这段看到一篇介绍奥巴马的新书的文章。以此可见我前面对共和党与奥巴马的分析还是很接近现实的,他只是用他的政治语言作了一些类似描述。当然,他作为前总统,不会直言川普之恶。
看看我对川普的描述:而川普就是一个瘟魔,一个引出牛鬼蛇神的祸源。
再看看奥巴马对佩林的描述,是不是有一些相似。

奥巴马卸任后的首部作品《应许之地》,于11月17日在全球各地以25种语言同时出版。

抛开政治身份不谈,奥巴马其实是个成熟的老作家。

他在33岁时就写了《我父亲的梦想》一书,此后又出版过《无畏的希望》《赞美你:奥巴马给女儿的信》等著作。

但毫无疑问,《应许之地》才是重头作品,因为这是他的总统回忆录。

《应许之地》全书共768页,是奥巴马总统回忆录的第一卷。

全书披露了他的不少家庭生活细节,如奥巴马在白宫一度每天抽8-10支烟,后在女儿监督下终于戒烟;白宫内如同鱼缸一样不自由的生活,让他的妻子米歇尔感到沮丧,他本人感觉妻子因面临压力而“像一台持续微微振动的机器”等。

《应许之地》也以2011年5月为时间截止点,回顾了在第一任总统期间,奥巴马应对金融危机、推出医改法案、美军击毙本·拉登等重大事件的决策过程。

他还以“过来人”的身份,揭示了美国政治中的“古老毒素”——种族冲突和政治分化是如何被释放出来的。

下面,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方面的内容。

▲奥巴马就新冠肺炎疫情抨击特朗普,“他嫉妒媒体对新冠的报道”。/CNN报道截图

自我评价是性情保守的改革家

在书中,奥巴马回顾了他第一任总统期间的不少重大事件决策过程。

奥巴马在书中透露,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期间,当时一些左翼人士主张将银行国有化。

奥巴马担心,这样的举动会破坏社会秩序,并可能让闯了祸的银行高管们被起诉,于是拒绝了这一提议。

奥巴马还以平价医疗改革法案为骄傲。他说,《平价医疗法案》使2000万美国人获得了医保。

奥巴马自我剖析称:“这揭示了我的政治性格的一项本质:我是改革家但是性情保守,当然我的眼界并不保守。”

不过,奥巴马也为他的改革没有获得部分美国人的理解和支持感到沮丧。

在回顾到2010年中期选举民主党惨败,在众议院失去了惊人的63个席位时,奥巴马表达了对罗斯福的“嫉妒”,后者在20世纪30年代拯救了美国的经济大萧条。

他写道:“无论是由于缺乏才能、狡猾、魅力还是好运——我没能像富兰克林·罗斯福(F.D.R.)曾经做到的那样,团结全国人民,支持我心目中正确的事情。”

▲视频截图。

特朗普曾向奥巴马毛遂自荐

在书中,奥巴马有不少篇幅批评了共和党。他谴责共和党人一直以促成民众的不满来成事,导致“深切且让人窒息的犬儒主义盛行”。

奥巴马暗示,2008年大选时,当时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选择时任阿拉斯加州长佩林做搭档,是引发美国政治分化的一根重要导火索。

佩林从偏远地区差点走进白宫,是共和党极端力量茶党崛起的一个标志。

奥巴马称,通过佩林,“似乎那些长期潜伏在现代共和党边缘的黑暗精神——仇外心理、反知识分子、偏执的阴谋论、对黑人和棕色人种的反感——正在找到通往舞台中央的道路。”

奥巴马还透露了特朗普的一些有趣旧事。

2010年时,特朗普曾向奥巴马的顾问毛遂自荐,请求负责处理墨西哥湾海上钻油平台的大规模漏油事件,并提议在白宫盖一间“美丽的舞厅”,不过这两项建议都遭到了拒绝。

奥巴马对于特朗普质疑他不是在美国出生的事耿耿于怀,他也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特朗普崛起的奥秘:“数百万美国人,对于一名黑人进驻白宫感到害怕,他(特朗普)为他们承诺了解决种族焦虑的灵丹妙药。”

对于美国的种族冲突和政治分化问题,奥巴马认为,根源有两个:美国曾经长期实施种族主义政策以及南北战争。

▲拜登。资料图

拜登曾担心无法击毙本·拉登

奥巴马在书中也记录了他与拜登的交往。

他说,尽管他与拜登之间“截然不同”,但他发现两人之间的对比“引人注目”,并提到拜登具有善良的心、外交政策专长以及对劳工阶级的吸引力。

奥巴马也回顾了击毙本·拉登的决策过程。

当时,拜登担心突击任务失败可能引发严重后果,希望奥巴马不要去,但又说让奥巴马凭直觉决策。

奥巴马称,这是因为拜登当副总统时,扮演的就是奥巴马决策时“踩刹车”这样的角色,这让奥巴马从多个角度考量。

奥巴马写道,在成功击毙本·拉登后,当海豹突击队的直升机起飞时,“乔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了声恭喜你,老板。”

当然,《应许之地》也提到了美国的对外关系。

比如,奥巴马称,他预见到了中国将成为挑战美国地位的重要力量,因此试图巩固美国势力以牵制中国。

对于中东、北非剧变时美国采取的立场,奥巴马也作了辩解。

他说,美国无法对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提出要求,但对于埃及这样接受了美国数十亿美元援助的国家,美国有理由提出要求。

不管立场如何,从《应许之地》的这些记录里,我们能够窥探到一个既有内心独照和冷静反思,同时也有苦闷和困惑的白宫前主人的心路历程。

□徐立凡(专栏作家)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