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4
    我们生活的世界,是在走向极端主义,独裁主义,种族主义的世界。 因此,一个看上去很正常的组织BLM-黑人命也重要,或者其他类似组织,最近经常被媒体或一些政治人物抹黑。当然,美国媒体现在还是正常的自由的和多元的。有时抹黑对手很容易,比如,也许有人认为民主党的某位著名国会议员的政策理念具有“社会主义”色彩
  • 2
    从托克维尔的贵族分析和黑师柳的策略来看,我可以说,法国的旧制度的中央集权化和绝对权力化,就是秦始皇的大一统的软化版。 削弱封建农奴主的权力和责任,当然终极消灭方式是秦始皇灭六国,贵族自然就被消灭了,非但如此,秦始皇还“徙天下豪富于咸阳,十二万户。” 以防他们留在各地东山再起。秦始皇毁兵器,铸铜人,也
  • 4
    黑师柳主导了皇权的上升,打压了大贵族。 那时的贵族,看上去是很疯狂,比如帮助玛丽从布路瓦城堡逃跑的贵族,也没有受到什么惩罚。 在他的回忆录里,黑师柳为自己的反贵族政策辩解:绝对要打倒这些大人物,他们滥用皇帝给的好处和权力,只是用来为自己服务而成为罪犯。因为贵族经常拿起武器,他取消了大领主在皇帝身
  • 4

    评论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续10)

    历史是没有公正的。好像HARARI在其“人类简史”中也这样说过。比如英国人到澳大利亚灭绝土著居民,现在 澳大利亚 又盯着太平洋其他岛屿,仿佛是它的后院,中国跟它们关系好一点就像捅了马蜂窝,惹恼了它。还要中国政府讲究人权。中国政府对中国人民是要讲究人权自由平等博爱,这也是我写了很多文章提倡的。可是历史如此不
  • 5
    研究一下黑师柳(Richelieu)也是很有趣的。翻译“旧制度与大革命”的众多大长句,虽然对于我来说也不算很难,但是我也很少翻译过这个难度的法语,再之后,翻译其他法语跟抄写汉语一样,诸如介绍黑师柳的文字。 研究他很有趣,因为,中国人两千年来自己水平不行,就把更好的先辈人物吹得不得了,比如孙子。固然,孙子兵
  • 8
    在别人的网站上发文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得罪什么论坛管理人,或者因为政治,或者因为地域评论,或者因为宗教,或者把别人的评论回击得太狠而他们又是管理人的朋友,或者因为人家收了中宣部的钱,总之,你写长文评论HARARI的人类简史,或者西班牙殖民者的种族灭绝,等等,在他们看来,还不如随便什么人写一篇在阳台上沤
  • 3
    瘟疫时期人们有理由感到消沉一些,因为很多人本来就是消沉的。 消沉时,写作文,古罗马的西塞罗如此,战争甚于瘟疫,李清照也是这样吧,话说另一位政治家,叫做黑师柳(Richelieu),人生不得意无须尽欢之时,也写作文。 托克维尔尽管鞭笞旧制度的种种罪恶,可是,也许有些事情对于他那个时代的智者来说是不言而喻的,
  • 2
    已经翻译了不少段落,可以说翻译也是等闲之事,我这样说,因为在中国人的潜意识里,仿佛只有傅雷这样人物才能当翻译家。事实上只能说中国太落后,一切都落后,出版事业,读者群统统落后。共产党一元化统治,太多知识变成多余的,学了也没有用,就连傅雷也会被共产党整得走投无路,儿子叛逃,夫妻上吊。显然,在中国这样秦
  • 4

    评论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续6)

    回过头来把第11章的剩余内容介绍一下。 “旧制度下的资产阶级同样比今天的资产阶级有更好的准备来显示独立精神。我们已经看到那时他们占据的位子比今天还多(作者没有说明什么位子),中产阶级也迫切想获得这些位子。但是看看时代的不同。这些位子中的大部分,既不是政府给予又不是政府剥夺的,增加了持有人的重要
  • 2
    翻译了托氏的很多段阶级分析,因为文字写得好,分析独特。我再来分析一下他的一些结论。 在阶级分析之前,他说了高度中央集权,并且这类毛病在大革命之后可能加剧了。国家政权的生存问题主要是财政收入问题。我认为那个时代欧洲战争很多,财政消耗特别大,政府财政管理不善,自然容易引起政权崩溃,彼时法国就是这样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