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虚云老和尚十难四十八奇 - 第四讲 虚云老和尚度他时期的难与奇(十四)

2已有 8983 次阅读  2013-04-09 09:22   标签虚云老和尚 

虚云老和尚十难四十八奇

 

居士讲述

 

续 ...

 

二十二奇  片言息兵

 

清宣统三年(岁次辛亥七十二岁)云南宾川县知县张某,长沙人,精明强干;宾川县盗贼很多,张知县加以穷治,杀戮甚众,愈杀而盗焰愈炽,且结成会党,士绅为保家起见,也挂名会籍求免,张知县不顾一切,加以严惩;鸡足山僧人也有加入会党的,遭张知县捕去数十人,独对老和尚恭敬备至。辛亥革命事起,宾川县会党首先响应,攻县署,张知县虽无外援,明知必死,然仍坚守。老和尚看见这种情况,乃下山赴县府。众见老和尚来,说:‘张知县罪大恶极,请诱他出来杀之,以平众愤。’老和尚答:‘好好。’复向群众的魁首说:‘杀张某是极容易的事,但边地谣传,大事未定,你们围城杀官,倘有一枝救兵来,怎么得了?’大家以为老和尚的话是对的,围遂解。

 

张去县,而滇省已独立,蔡锷任滇省都督,张知县的儿子任外交司长。事后,张知县以函告老和尚说:‘公非独救吾生,且造福宾川;不然,杀父之仇,吾子能不报吗?’又民国成立,西藏王公活佛,恃险远,不肯易帜,中央命滇省出兵两师加以讨伐,以殷叔桓为总司令,前锋已达宾川。老和尚以边衅一启,祸无宁日,于是前赴大理,拜访殷总司令,说:‘藏人素来信佛法,何不派一位明佛理的人去游说,岂不是不战而胜吗?’殷以为然,乃请老和尚为宣慰法师。老和尚说:‘我是汉人,往恐无功,丽川有一位喇嘛东保,腊高有德,藏人敬信,曾授四宝法王,请他去,事必有成。’殷遂备文派员陪老和尚晋谒东保。保以衰老辞。老和尚说:‘赵尔丰用兵之祸,藏人至今寒心;公宁惜三寸舌而残数千万人民生命财产吗?’保立起谢说:‘我去我去。’保受命,以老僧法悟副之,入藏,要约而还,滇遂罢兵。

 

二十三奇  说服根源

 

辛亥革命,清帝逊位,各省逐僧毁寺,风动一时,那时滇省掌握新军兵柄者是协统李根源,痛恨各方僧徒不守戒律,将亲督兵赴诸山逐僧拆寺,又忖老和尚是一个穷和尚,怎么这样得民心?其中必有怪事,于是指名递捕。各寺僧人逃避一空,鸡足山中老和尚所住持之寺内有僧百余人,个个惶恐,有劝老和尚暂避者。老和尚说:‘你们想离开就离开,如属业报,避也避不了,只有以身殉佛方是上策。’过数日,李根源果率兵入山,驻军悉檀寺,毁金顶鸡足大王铜像,及佛殿,诸天殿,老和尚以事急至此,乃独自下山,到军门,持名剌见李根源,守兵及阍者认识老和尚,叫他赶快逃走,不肯通报;老和尚不顾一切,迳入,见李根源正和前四川布政使赵藩坐在殿内,老和尚向前敬礼,李不顾;赵藩与老和尚是旧交,问老和尚到这里来有什么事?老和尚敬礼详述一切。

 

时根源怒形于色,厉声问曰:‘佛教何用有何益?’老和尚答:‘圣人设教,总以济世利民,语其初机,则为善去恶。从古政教并行,政以齐民,教以化民。佛教教人治心,心为万物之本,本得其正,万物得以宁,而天下太平。’根源面色稍改,又问曰:‘要这泥塑木雕作么?空费钱财。’答:‘佛言法相,相以表法,不以相表,于法不张,令人起敬畏之心耳。人心若无敬畏,无恶不作,无作不恶,祸乱以成。即以世俗说,尼山塑圣,丁兰刻木,中国各宗族祠堂,以及东西各国之铜像等,亦不过令人心有所皈,及起其敬信之忱,功效不可思议。说到究竟,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根源面略现笑容,叫左右拿茶点来。又问:‘但是和尚不做好事,反做许多怪事,实在是国家的废物。’答:‘和尚是通称,有圣凡之别,不能因见少数不肖僧,而遂罪及全僧,岂因一二不肖秀才而骂孔子,就是你今天统领兵弁,虽然军纪严明,但你能保证一一如你的正直么?海不弃鱼虾,所以为大;佛法以性为海,无所不容,僧秉佛化,护持三宝,潜移默化,其用弥张,不一定全是废物。’

 

根源听了这一段话,更觉欢喜,再谈一会儿笑逐颜开,一会儿俯首向老和尚致敬;于是同进晚斋、秉烛深谈,由因果分明,说到业网交织;由业果因缘,说到世界相续,众生相续,言愈畅而理愈深。根源有时用温言接应老和尚,有时以容貌礼敬老和尚,不觉喟然太息说:‘佛法广大如此,我已杀僧毁寺,罪业深重,奈何?奈何?’老和尚说:‘这是一时的风气,不是你一个人的过,只要以后极力保护,那就功德莫大。’根源极为欢喜,即移住祝圣寺,跟随老和尚杂处众僧中,蔬食数日,到八月四日山中忽大现金光,自山顶到山麓,草木都成黄金色。相传山中有三种光;一是佛光二是银光三是金光。

 

佛光连年都有,银光和金光,自开山以来只见过几次。根源更为感动,执弟子礼,请老和尚为鸡足山总主持,乃引兵去。后此四十年中,根源为法门外护,出力颇多,说教谈禅,时有妙谛。我们知道李根源是中国政治上杰出人才,中国政治集团中有所谓‘政学系’,即奉根源为领袖,支配中国政权几及三十年之久,而根源因受老和尚之开示,智慧高人一等,故多年来息隐苏州,不愿直接参加政治舞台,加以一般不学无术之徒,每假藉其名义招摇撞骗,言功利不讲信义,弄成中国政治被美国人评为‘贪污无能’,俄国人驱使共匪窃据大陆。这都是由于违反佛教的意义和不恰李根源的心愿所造成的后果。

 

 

待续 ... 

来源: http://bookgb.bfnn.org/books2/1113.htm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