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虚云老和尚十难四十八奇 - 第四讲 虚云老和尚度他时期的难与奇(十七)

2已有 9402 次阅读  2013-04-12 07:42   标签虚云老和尚 
 

虚云老和尚十难四十八奇

 

居士讲述

 

续 ...

 

放生园记

 

虚云方丈,建放生园成:予曰:‘此异牛祠故址也。’忆左文襄公(宗棠)督闽时,有奔牛入署,跪堂下不起,召寺僧奇量,令善畜之。越十八年,督师至闽,遣沈道应奎往视之,已毙矣;追述其皈依后异迹,寺僧就其瘗处,立异牛祠焉。今又将五十年,此鼓山放生一故实也。予所亲见者,故及之。癸酉夏闰五月听水居士陈宝琛记;时年八十有六。

 

此外又书一联如下:

 

诵莲池大师文,  与世同修净土忏;

感湘阴相国事,  鼓山曾见异牛祠。

 

三十八奇  梦见六祖

 

民国二十三年(岁次甲戌九十五岁)二月,有一天晚上老和尚于趺坐中,似梦非梦之际,见六祖大师到,对老和尚说:‘时候到了,你应当回去。’第二天早晨告诉弟子观本说:‘我的世缘恐不久了,昨晚梦见六祖召我回去。’观本师以语相慰。至四月间,一夕三梦,都是六祖催老和尚回去,不久,广东官绅护法礼请电至,老和尚以六祖道场也有继憨山重修的必要,于是决计赴岭南,重兴六祖道场曹溪南华寺。

 

三十九奇  虎伏阶下

 

民国二十三年老和尚到曹溪,冬,诸护法坚请传戒,见殿宇倒塌,房屋破坏,只得盖搭葵蓬竹屋以住众,各方来客达数百人,粤韶官绅眷属多来随喜,皈依老和尚者甚众,冬月十七日结坛正殿,入夜说菩萨戒时,江孔殷之子叔颖站立在藏经楼上,首先发见曹溪门外有两道电光,近前一看,是一头大虎,大众哗然,兵弁正拟发枪射击,老和尚骤至喝止,大虎即驯伏阶下,老和尚给他说三皈依,嘱他隐深山,不可随便外出,更不要伤人,虎颇有领悟,三叩首而去,回视犹恋恋不舍。以后每年必出巡一二次,山猪野兽绝迹。偶闻虎啸声,老和尚即出庙,好好安慰他,遣他去。老和尚说三皈后并说一偈

 

虎识皈依佛,正性无两样;人心与畜心,同一光明藏。

 

四十奇  枯柏生枝

 

民国二十四年(岁次乙亥九十六岁)春,老和尚应香港东华三院请,建水陆道场,坛设东莲觉苑,法会圆满后转鼓山,辞职,由圆瑛法师继任住持;辞职后回南华,先培修祖殿,建观音堂,及寮房等工程;冬月戒期,四方来者数百人,自明代憨山清公而后,冷落数百年的祖庭,忽欣欣有朝气,而寺后伏虎亭之北,卓锡泉之南,九龙泉畔,有参天老柏三株,都是宋代古树,其中一株上端已枯折,其余二株杈枝摇落;在戒期中忽发生新枝嫩叶,次第向荣。从前唐玄奘赴印度取经,灵岩石的古松,枝枝西向;等玄奘回来的时候,枝枝又东回;门弟子欢欣鼓舞说:‘教主快回国了。’大家都往西迎接,玄奘果归;遂叫这株松为摩顶松。这枯柏生枝的瑞应,也和摩顶松相仿佛。

 

四十一奇  野狐解脱

 

民国二十五年(岁次丙子九十七岁)老和尚在南华放春期戒坛毕,曹溪驻防军第十团团长林国赓送来毛泽光润白狐一头,对老和尚说:‘这狐来历颇奇,初于广州白云山被打猎的人所捕获,后来广州拆城,开马路,该狐从城垣逃出,又被捕,友人以四十元买得,本想煮食充补品,因见那狐双目炯炯有光,且解人意,不忍杀,送至广州动物园中。后友人因事系狱,案久不决,会有扶鸾的人,友人的妻即叩问吉凶,临坛还没开口而乩动,所示恰中其隐,判是囚该狐的报应;并示知南华寺现有高僧主化,宜速将狐送往放生,讼事才可解。友人的妻阅示甚骇,急设法赎狐,请我带来寺中,皈依三宝。’老和尚听到这一段话,就为狐说三皈五戒法,纵之后山林丛中,该狐自受戒后即不吃肉,肚子饿了就回寺求食;

 

一日修寺工匠,戏以肉块掺在花饵中,狐怒目睨工匠,好像怪他们相欺,遂逃去,数日不来庙。一天被乡人所逐,猱升十余丈高的树岭,抱枝长叫,老和尚出而探视,一见老和尚即急趋下树,跃揽衣袂;老和尚带狐回寺,置一木柙以安狐居,间或出柙盘桓寺中,不再栖林中。又一日蒋委员长中正到寺,卫士十余人随行,至曹溪山门口,见白狐,卫士拟开枪,蒋制止,狐摇首掉尾导蒋前行,至大殿中即飞跑至方丈室,衔老和尚衣下楼,与蒋会晤,具说因缘,彼此大笑。狐每见老和尚趺坐,即伏在禅榻上,见老和尚闭目坐久,有时以前足捋老和尚的须为戏;老和尚打开眼睛一看,每说:‘你有灵性,不要太野,更不可出山门外与店家小儿女嬉。’

 

又一天不知怎样被车辙轹至重伤,匍匐不能起,老和尚来探视,还勉强挣扎,以伤示老人。老和尚知道狐伤不可治,因怜悯它的痛苦,乃开示说;‘这个皮袋,无足留恋,汝须放下,忏悔过去的宿业。一念之差,堕于异类,复遭恶报,遭此痛苦,现在宿业报满,愿汝一心念佛,速得解脱。’狐似会意,点首者再,呃逆三声而逝。

 

四十二奇  神改河流

 

民国二十五年春,老和尚修理各殿宇,陆续有成;国府主席林森,司法院长居正,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先后到南华,林居二人愿助重建大殿,蒋愿助重凿新河。因曹溪河流距离寺前计一百四十丈,年久失修,砂石冲积,水路改向北流。直射寺门,在地理上叫做反弓格;老和尚乃勘定水线,改筑新河,填平旧河,全程计八百四十多丈,需用工人三千名,所费甚钜,蒋公既慷慨布施,当即动工;不料七月二十夜,雷雨大作,终霄如万马奔腾。第二天清早,水涨堤平,冲开新河,一如所定界线,旧河已为砂石淤塞,且涌起数尺,反成寺前一字案,这是神改河流的奇迹。

 

四十三奇  树神求戒

 

民国三十一年(岁次壬午一百有三岁)春戒期间,忽有行者来求授比丘戒;问他姓什么?答姓张;问他什么地方的人,答曲江人;问他多少岁,答现年三十四岁;问他有没有剃度,答没有;问他有没有三衣钵具,答也没有。老和尚鉴其诚心,乃赐法名曰常辱。没有进戒堂以前,服役甚勤,每日打扫全寺院道廊庑不少懈,而性缄默,不与众言笑。进了戒堂以后,学戒也事事如律;等到三坛戒满,梵网戒毕,那人忽然不见,袈裟戒具统统留在戒堂。第二年春戒期将到,那人忽来入梦,索领去年戒牒。老和尚责问他到什么地方去了。答没有去什么地方。问现在住在什么地方?答与土地同居。老和尚梦醒后记其事,知追老樟树神来求戒,于是在头山门樟树下土地坛设供一堂,将原戒牒焚而归之。真是至诚感神,不可思议。

 

观本法师曾有颂记其事:

 

是鬼神村,是破窥堕;道无古今,只是这个。

胎卵湿化,地水风火;弱肉强食,因因果果。

放下屠刀,无尔无我;各遂其生,有何不可。

大道无朕,螟蛉蜾嬴;大同不同,一场摩罗。

 

按明万历庚子年憨山清公入住曹溪,当时尚有不法僧招集四方亡命,盘据山中,屠沽淫赌,到后来憨山圆寂,即不可收拾。民国甲戌李汉魂迎请老和尚重兴南华,老和尚看见这般情况,狼藉荤秽,发誓要加以廓清;于是准古规,荤酒不许入山门之例,严申告诫,派方外人以纠绳。请地方官以厉禁,并在樟树下建土地祠加以镇压,如是数年,群情始戢,恶风乃革。

 

四十四奇  山蜂倾巢

 

民国三十三年(岁次甲申一百有五岁)夏,南华建水陆道场,请老和尚由云门回寺主持佛事。前一月,山蜂倾巢而来,大如拇指,先在法堂左右廊各营一巢,形状好像大殿的灯笼,其组织工致,又好像图案水波纹,万千重叠,无丝毫出入,且具四色,极其美观。后又在曹溪门外大树上结一巢,更大。那一群蜂不螫人,纪律严明;那时,四众云集,都说是神蜂来朝。老和尚由云门到南华后亲往巡视,首座观本,知客惟因,居士岑学吕林远凡李执中等随行。老和尚看了很久,对大众说:‘这是人头蜂,平时栖止在深山石岩中,都市里是不易见到的;现在到这里来,恐怕有什么不吉之事发生。’是夜老和尚告知岑居士说:‘四方蜂动,这里将被兵祸,不过没有什么大碍;假如有事的话,我会派人来接你,不必担忧。’道场圆满后,老和尚回云门,至腊月十二日日寇陷曲江,十八日土匪劫南华,匪徒运财物出寺后不及半小时,由云门派来接岑居士的僧人已接踵而至。老和尚有先见之明,于此可见一斑。

 

待续 ... 

来源: http://bookgb.bfnn.org/books2/1113.htm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