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虚云老和尚十难四十八奇 - 第五讲 虚云老和尚近年来的生活概况(十九)

5已有 9559 次阅读  2013-04-14 08:29   标签虚云老和尚 
 

虚云老和尚十难四十八奇

 

居士讲述

 

续 ...

 

第五讲  虚云老和尚近年来的生活概况

 

今天到坛听讲的大德们,除了想急于知道老和尚十难四十八奇外,一定还想明白老和尚近年来的生活。我想由老和尚自民国三十二年冬,(岁次癸未一百有四岁)离开南华寺移锡云门时起,至目前(戊戍年一百十九岁)为止,提出一个简短的报告。

 

老和尚初到云门的时候,残垣断壁,殿宇荒凉,真成了法堂上草深三尺的现象,只有一位僧人奉事香火。自老和尚驻锡后,四众云集,绕者千指,老和尚一方面筹募重修经费,一方面又顾及百余人四事供养。在那几年间,正逢日寇侵华最激烈的时候,交通断绝,终日处于危疑震撼中;那种艰辛,实十倍于复兴南华时代。老和尚以大无畏力,召集僧众,用少数工人,自己爆石,自己烧砖瓦,自己伐木材,自己建造,自己髹漆,自己造像,自己开垦,自己种植,自民国三十二年到民国四十一年(岁次壬辰),前后共十年,建设殿堂阁寮,厅楼库塔一百余楹,殿宇闳丽,法相庄严。不幸中共窃据大陆,殃及云门,民国四十年(岁次辛卯)春,开戒期间,四众云集,寺中有僧众一百二十余人,忽于古历二月廿四日来了百多名的匪徒,围困云门寺,禁止出入,先将老和尚拘禁在方丈室中,由几名匪徒看守,复将一百多名僧众分别囚于禅堂,法堂;大肆搜检全寺,上自瓦盖,下及地砖,佛祖尊像,法器经藏,微细搜检。

 

竭尽百余名匪徒的心目手足,经过两天时间,一无所获:遂将监院僧明空,职事僧惟心,悟慧,真空,惟章等拘去,复将册籍簿据来往书札,以及老和尚百年来的精注经籍法诘文字,尽用麻包捆载而去,加以种种罪行。其实匪徒的目的,是听信外间传说老和尚藏有金条数百根,白银数千两。数天之内共拘去僧众二十六人,施以种种楚毒,逼令供出老和尚的藏金处,众僧都说不晓得,于是将僧妙云打死,悟云、体智等手臂打断,此外还有数僧失踪,又复逼老和尚交出黄金白银,用铁棍打断老和尚肋骨。后来这件事渐渐传到北京,毛匪泽东电令地方政府严查,并派陈铭枢迎接老和尚晋京,于是老和尚四月初四日(新历四月廿七日)率领侍者佛源,觉民,宽度,法云等离开云门,起程北上,那年老和尚是一百十三岁。路经韶州,各方人士郊迎十里者约计千余人,驻锡大鉴寺,每日来参礼者途为之塞,他们不以时移势迁而变易信心,四月初十乘粤汉车北上,十一日到武昌,住三佛寺,沿途劳顿,楚疮毒发,陈铭枢照料医药服食,殷勤备至,该寺主持大鑫和尚颇尽东道之谊,得起居安适;伤病稍愈,应大鑫和尚之请,主建观音七,皈依者二千余人;法事完毕,将扶病北行,三佛寺大众请留影纪念,老和尚自题诗一首云:

 

业风吹送到武昌,老病驰驱累众忙;三月淹留三佛寺,一场灾难一惭惶;无心欲跨楼头鹤,有愿同登选佛场;尚想玉泉关壮缪,能于言下悟真常。

 

十月廿八日老和尚由护送人员陪伴乘京汉车北行,抵京时,诸山长老及居士林等各团体,到站迎接,李任潮,叶遐庵,陈铭枢诸居士,引导送至广化寺驻锡,后因参谒的人过多,乃移住西城广济寺大刹。老和尚到京后,与当道往还,因有湖南同乡,云南旧雨,夙有因缘的关系,所以对于护法事,极称便利。老和尚没有到京以前,已由圆瑛法师赵朴初居士等在广济寺成立中国佛教协会筹备处,推举老和尚为会长,老和尚以老病辞,乃举圆瑛法师为正会长,赵朴初等为副会长,另推选达赖喇嘛,班禅,老和尚等为名誉会长。佛教协会成立后,老和尚上书政府,请颁布共同纲领,规定人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速定对于佛教寺院的保存及管理办法。目前急须救援施行者:(一)无论何地不许再拆寺院,毁像焚经。(二)不许强迫僧尼还俗。(三)寺产收归公有后,仍应按僧配给田亩若干,使僧人得自行耕植,或扶助其生产事业。后来中共的政府采纳这个意见,僧尼赖安,各省名胜寺院,且日加修饰。

 

各位大德都知道共匪是不信仰宗教的,是拆毁寺院的,是逼迫僧尼还俗的,是刻夺寺庙财产的;经过老和尚的正气抵抗,才把共匪无人性的勾当纠正了一部份。

 

十月间,东南人士在上海发起祝愿世界和平法会,众议请老和尚主法,派方子藩等到北京迎迓。新历十二月十一日老和尚抵上海北站,执旗献花者百余人,齐声念佛,于是引起在车站候车旅客千数百人,初则鼓掌欢迎,继则同声念佛,肃穆庄严,顿化娑婆为净土;感应之深,真叫人不可思议。老和尚住玉佛寺,与法会主事者商定法会期为四十九天,自旧历十月二十六日启建水陆道场,由老和尚主法,并请圆瑛、应慈、静权、持松、妙真、大悲、如山、守培、清定、苇舫,十大法师莅会主各经坛,修持法事大师共七十二人,至十二月十四日圆满。在道场期间,除入坛主法外,早午晚来参谒者如潮涌至,远在湖北湖南各省,也不远千里而来,皈依者前后四万余人。在这次法会收入净资计匪区人民币六亿七千六百余万,支出三亿余万,老和尚所应得的果金等等,尽数拨交法会中,丝毫不取;结存款项三亿余万元,(折合港币七万余元)尽数拨送名山供养。计分给四大名山(浙江普陀,山西五台,安徽九华,四川峨嵋,)八大名刹(宁波天童,宁波育王,扬州高旻,苏州灵岩,福州鼓山,宁波观宗,宁波七塔,福州地藏),以及全国大小寺院二百五十六处。这就是老和尚主持法会的实情。

 

法会圆满后,又应简玉阶、李思浩、赵朴初、张子廉、祝华平等居士一再请求,举行禅七,慈悲法施,而满众愿。民国四十二年(岁次癸巳,一百十四岁。)正月初九日起七,至十五日圆满,众还以为未饫法味,请继续一禅七,复由正月十六日起次七,至二十三日圆满解七,老和尚每天都有法语开示。

 

玉佛寺解七后,杭州市各机关及佛教团体,派杜伟居士来沪,请老和尚往杭州。二月十九日抵杭州,住净慈寺,主法会,皈依者数千人。法会圆满后,又应苏州灵岩山妙真和尚,无碍法师等之请,赴苏州建法会,法会毕,游虎邱,礼绍隆祖塔,见塔院已为豪强所夺,石塔碑铭无存,仅留一片瓦砾,触目伤心。老和尚曾于光绪年间,到苏州礼祖塔,一切景象,记忆犹新,发掘瓦石,寻得故址,于是和当地士绅及沪上诸大护法,损款重建,请妙真和尚及虎邱楚光和尚经管此事,费时一月,就告成功。按临济正宗,大于杨歧会,盛于五祖演,至圆悟嫡嗣为虎丘隆,而隆之嫡嗣为应庵和尚。老和尚系临济正传后裔,现在重修祖塔,因缘殊胜。

 

 

待续 ... 

来源: http://bookgb.bfnn.org/books2/1113.htm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