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瑞士之旅(四)

7已有 1610 次阅读  2017-06-17 23:57   标签style 

晚上睡得不错,虽然还是醒了一次。早晨照旧出门跑步。这次顺利找到河边跑步,又准时回到宾馆,没有迷路。

 

9:30继续开会。早晨第一场都是中文发布,第一位发言人位于长沙的中南大学的欧阳友权教授。欧阳教授是国内研究网络文学的老前辈,从上世纪末就开始,我当初研究网络小说也看过他的著述。他的发言以介绍为主。比如,当前内地网民已达七亿以上,超过欧洲人口。网络小说网如起点,创始,17K,晋江,红袖等原创网上,最火的有十二个类型,玄幻类排名第一。有不少电视剧、网络游戏都从网络类型小说改编,引发新世纪的“IP热”——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战略”,从网络文学开始,打通游戏、动漫等产业链,占据大众娱乐市场的大部分。2016年底,6443部文学产生于网络类型小说,900部电影,1056部电视剧,游戏511部,动漫作品440部。

发言比较浅显,思维也比较“主旋律”,但他提供的信息,比如受中国作家协会委托,正在编辑《中国网络文学年鉴》,即将出版,中国网络小说还被翻译到其他文字如在wuxiaworld.com, 还是有用的。第二个发言者谈影响中国网络文学的几种基本力量形成的矩阵(matrix):受众、产业与资本、国家政策和文学知识精英。其中产业资本和国家意识形态力量的增长更为明显。特别是最近几年,网络文学被国家意识形态认可、推动,习大大说要“大力发展网络文艺”。

 

10-10:30中场休息后,开始第二场,我也要发言。第二场第一位发言者讨论“全球媒介视野下的中国网络文学”。她主张将网络文学视为“新媒介文学”,有几个特点,如超文本性,互动性,与ACG文化的连通性等。解析来分析了为什么中国网络文学流行并已经“走向世界”,成为外国粉丝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她提出的一个观点很有意思:和网络最匹配的其实不是文学,而是游戏,中国特殊的社会文化机制,比如政府干预文学、畅销书体制匮乏、知识产权保护薄弱、ACG文化落后国外等,才促成了网络文学在中国“风景独好”。而老外爱读中国网络文学,和中国粉丝一样,也是希望享受“爽”的感受。她提出现在中国文学走出去并不是靠“中国性”,而是“网络性”,从纸质时代的农业文化开始向网络文化转化,“越是世界的就越中国”,可能会成为政府推行的“文化软实力”。

 

她提供的有关外国粉丝翻译中国网络文学的资料很有用。翻译成英文的中国网络文学于2015年起在西方流行,一年半时间内获取百万粉丝。主要网站包括wuxiaworld2014年底建立,创始人“任我行”,读者主要来自美国、菲律宾、加拿大、印尼和英国,北美读者占1/3。还有Gravity Tales,创始人孔雪松。两个创始人都是华裔二代,较为年轻,前者辞去原来的好工作创办网站,后者是个19岁的学生。作品男性向,读者也大多较为年轻,大部分看玄幻小说。他们目前正设想鼓励西方读者用英文写中国网文,发展原创文学。还有一个网站是Volare Novels,创始于台湾,注重搞笑、另类作品和女性创作的同人小说(但不是耽美小说)。目前这些网站基本进入瓶颈期,读者群大约三四百万,基本稳定。

 

第二位谈网络文学中重点分析网络穿越小说。她采用文学分析的手法,讨论穿越小说对时空的再现,觉得是重新表征历史的“新历史主义”的尝试,而且还是对最近流行的科幻小说的呼应,并质疑、颠覆了传统思维方式,比如注重个人的内视视角,女性对男性秩序的颠覆等。我觉得一是重复了之前很多研究的发现,二是有时对网络小说又过分拔高,比如强调其哲学思考的层面,我想并不适用于绝大部分的网文。不过,她谈到女尊文在西方小说中的先例或类似作品,颠覆了女性、母性的传统定义等还挺有趣。我的稿子谈《傲慢与偏见》的同人小说,原本用英文,不过我考虑了一下还是用中文发表,以便鼓励讨论,反正在座的外国人也都看过我之前递交的英文稿了。发言效果还不错,不过时间有限,只好谈谈大问题,没法深入讨论。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