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菜饭

11已有 455 次阅读  2019-12-03 17:04

新米上市,煮熟后酥烂入味的黑杆青菜也上市了。被“双十一”抢购风潮耽搁的三分肥七分瘦的广式腊肠终于由快递小哥送达。父母当机立断,决定当天中午就吃菜饭。

 

夏季炎热,母亲不爱开火起油锅。最近开始降温、下雨,有点冬天的味道了,母亲做饭也有了动力。前几天刚吃了美味的炒年糕。这次的菜饭其实和扬州炒饭的做法差不多。米饭用电饭煲另做,她在油锅里先用热油煸炒胡萝卜丁、青菜叶、腊肠片,再炒好鸡蛋,才把煮熟的米饭下锅,和各种配菜搅拌均匀。端上桌来的菜饭,饭粒雪白,胡萝卜橘黄,青菜叶翠绿,腊肠片深红,炒鸡蛋金黄,果真颜值超群。新米特有的清香混合着油香、肉香,更是引人馋涎欲滴。我们仨埋头口吃,饭量比晚饭涨了一倍。

 

已故台湾大学食物历史教授逯耀东曾写道:过去大户人家招聘厨师,必试的菜色是蛋炒饭,还有“饭要颗粒分明,颗颗包有蛋黄,色似炸金,油光闪亮”的要求,据说“碎金饭”的典故就出自于此。不少以美食为主题的网络小说、动漫影片不免都要以蛋炒饭为素材,大约是向这个深入人心的美食传说致敬。

 

家常饭菜,不必如此讲求厨艺,我们的菜饭也不奢望与豪华的扬州炒饭比拼食材。知味者周作人说过,我们童年时代吃过的东西,不管美味与否,一定被视为“正宗”,日后的食品经历无论多么炫目多彩,都会以这种最初的记忆为准绳加以评判。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平衡的食物,比如饺子、披萨,本来就容易予人满足感。再加上正值寒风乍起的日子,一家三口围桌共食。窗外风雨交加,室内春意融融。幸福原来可以这么简单。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