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暴风雨的后续

3已有 759 次阅读  2020-08-12 12:35

810日中午时分,狂风暴雨,小镇停电,向电力公司报修后一直没有音讯。晚上胡乱吃了点东西,趁着天还没全黑就打算上床。突然接到南大来访的L老师的电话,原来她的手机没电了,家里又没了网络,和国内的父母联系不上,托我给她妈妈发个短信报平安。我用美国手机替她发了个短信,想想不放心,又用中国手机重发了一个,这么一来就过九点了。一夜睡得不太好,可能担心停电带来种种不良后果,比如冰箱里的食物前途堪虑。

 

早晨闹钟一响就起床了,反正也睡不着了。打着小手电洗漱、吃早饭。因为没有热水,没法泡茶,凑合吃点。出门跑步时已晨光熹微,一路只见各家各户门前屋后残枝败叶无数,有的一整棵大树连根拔起,横亘路边,让人触目惊心。我们这个居民区老树多而茂密,往日觉得风景宜人,一碰到暴风雨可就麻烦了。相比之下,我家只有三棵树,损失还算轻的。

 

跑完步回到家,做完瑜伽,万幸热水器还有热水,洗了澡。发现手机信号糟糕,无法打电话,网络当然就更上不了了。于是背上电脑、手机、充电线出门去大学,希望能找到充电的地方。一路先碰到留学处的A,她住附近,也说手机不灵光。又碰到住附近的生物系教授,也是新任教授议会主席V骑着自行车回家,她说学生中心门口有紧急充电的地方,看到一群学生在充电;大学其他楼没有电,但wifi仍然可用。快到办公室时,又碰到化学教授E,现在的代理教务长,她说自来水可以饮用,但煤气热水器里的热水可能很快就会用完。问她吃啥?她说作为素食者,冰箱里的水果、蔬菜还能吃,蛋奶可能会坏。

 

在办公楼前刷卡能进,大概因为我前几天已经和大学报备了。进了办公室,去年五月离开前搬进去的二十几只纸箱都在。没来得及打开,先用办公室的座机给日本同事M打电话,商量工作坊的事情。因为不知电力何时恢复,我们决定推迟几天看情况再定,走一步看一步了。就是不知能否通知到所有参加工作坊的人,因为不少人也进不了大学的邮箱。接着给大学保安室打电话,他们也说学生中心可以充电。再给L打电话,她说昨晚九点多睡觉,一直到现在才醒,我一看都超过十二小时了。告诉她:她妈妈已回复短信。她也说昨晚后来用电脑给手机充电后和妈妈联系上了。也告诉她学生中心门口可以充电、上网。

 

离开办公室去学生中心。门前排队的是来取中饭的学生:餐厅关闭,服务人员将预先准备好的食盒按照学生卡发放。门外一侧有好些学生围着圆桌在充电,虽然戴着口罩,神态并不紧张,甚至还有人不戴口罩在吃饭的。仔细一看,原来学生用好几个接线板插到紧急充电口,我也借光给电脑、手机充电。趁着充电的时间上网查大学电邮,处理了一些公务。坐在我旁边充电的居然是小镇埃及人开的饭馆的老板娘。回来后听说老板跑去竞选州议会议员了,她告诉我饭馆照常开张,下午五点后在室外发放吃食,欢迎我去。

 

我们的对话被两个中国留学生听到了,她们问我是哪家饭馆。和她们聊了几句。一位刚毕业,即将出发去东岸霍普金斯大学读公共卫生硕士,另一位升四年级,也是生物化学专业。她们说三月以来一直呆在大学,没外出,也没回国。家里有点担心,她们倒是习惯了。只是目前一切都不确定,心理压力大。充完电回家,碰到L刚出门来充电,全副武装。

 

走到家门口,碰到又一户隔壁新邻居,他们买了我南边的房子。丈夫自我介绍,还说他的妻子也为大学工作,在学生就业处,两人有个三个月大的儿子。问他是否知道何时来电,他说收到电力公司通知是今晚午夜就能来电,不过也不清楚。说真的,这一天问了好几个人,各有各的说法。我还收到电力公司电邮说昨天下午两点就能恢复呢,都做不得准。回家后发觉手机信号恢复,可以打电话、上网了,但还是没电。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