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故事

1已有 12499 次阅读  2009-11-02 07:34   标签故事 
    我的表弟小时候曾经有一个玩得很好的小伙伴,姓苏,就叫他小苏吧。
    工厂区的孩子皮起来不要命,整天在外面疯跑,打架吵嘴是常事,大人们也不管。但又格外团结,闯祸的时候不用招呼都知道为彼此打掩护。
    有一年夏天,几个小男孩跑到厂区附近的小河里捉蝌蚪玩儿。那条河简直只能算小溪,河面一年比一年窄,河水也一年比一年浅,后来只能没到八岁小孩的小腿肚以下。
    这一年雨水特别多,河的上游连着下了好几天暴雨,这一片却是连日放晴,别说孩子,连大部分成人都没有意识到会有什么危险。
    河水突然暴涨的时候,孩子们有些在岸边,有些在河里。没有类似经历的人很难想象那种情形,当你听到河水咆哮的声音时,你已经跑不掉了——这是我表弟后来说的话。他很幸运,水上来的时候正巧爬上岸边的一棵大柳树折柳条,那棵树很粗壮,高高低低地站了三个孩子在上面。
    小苏和另一个小男孩却正在河里用树枝扒拉石头缝找小鱼,等感觉到短裤湿了,这才发现自己被困在了河中央。一时间又是惊恐又是紧张,赶紧手牵着手朝岸边走。岸上的孩子这下也发现涨水了,催着他们赶快走。谁知道越是紧张越是走不稳,也不知道谁脚底下滑了一下,两个人一起跌进水里。
    水流突然变得很急,眼看着就把两个人往下游冲。他们平时也会游泳,但这一刻看起来毫不管用,只能扑腾着不被水面淹没。表弟急了,赶紧折断了一根很长的枝桠,一边大喊,一边顺着河岸跑。
    小苏离岸边近些,很快抓住了表弟递过去的树枝,后面那个孩子几乎是反射性地抓住了他的腿。
    已经有在岸上的人跑回去搬救兵,但河水的涨势非常恐怖,柳条又特别软特别脆,眼看着我表弟几乎也要被拖下水了。
    这时候小苏做了一个动作,他用空出来的另一条腿蹬掉了抓着他的男孩的手。
    ……
    小苏最终获救,另一个男孩的尸体在下游被找到。除了我表弟,其他人对此一无所知。
    然后,记忆被冲淡了。
    直到多年后的某一天我们在外面吃饭,一个男生走过来打招呼,离开后我赞他英俊又斯文,表弟突然淡淡地跟我说起了这件事。他的语气至始至终很平静,只是在叙述一件往事,没有评价也没有感慨。据说,小苏后来因为父母调动去了外地,这些年偶有音讯,成长顺利,前途光明。
 
很难形容听到这个故事那一刻内心的感受。情绪澎湃着,但末了只是苍白的悲哀,无可奈何,无话可说。
生命至始至终是个沉重的话题,不能被估价,也不能被置换。
也许不该忘记,可是,不忘记,又怎么继续生活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