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第十年 郑二

已有 10096 次阅读  2010-05-12 05:44   标签郑二 

听说今天寒流袭击这座城市。 

佟西言下了飞机,果然觉得冷,围巾放在行李箱里不方便拿,只好随着人流匆匆进站。一年进修期满,终于回家了。 

两边都是举着牌子接机的人,一个小身影用力往高处蹦跳着喊:“爸爸!”随后被人抱了起来举在半空中。 

“爸爸!”小女孩叫的更响。 

佟西言抬头,随即笑开,那是他四岁的女儿佟早早。然后目光下移,举着她的那个高大男人,穿了件黑色大衣,嘴里叼了根烟,一脸的平静无波,气场却强烈的不容人忽视,这是他的带教,主任医师刑墨雷。 

刑墨雷是医院肿瘤外科科主任,他的手术刀在省里也是赫赫有名的,四十五六岁,是个急性子,脾气差耐性差,全院都知道。佟西言是他唯一的嫡传弟子。这对师徒是医院一大奇观,因为佟西言是个慢性子,脾气随和从来不生气,一度被小护士们评为医院综合素质最高的男医生,这项评选的条件包括自身学历,业务水平,性格脾气,待人接物,家庭出身,政治背景——女人们总有满脑子的奇思妙想——这两个人居然可以在一起在手术台上天衣无缝合作长达八年之久,不能不说是奇迹。 

 

“爸爸!”早早被放到佟西言怀里。 

“乖不乖啊?”佟西言揪她的小鼻子。 

“乖!”佟早早回头找支持:“问大爸爸,早早满乖。” 

“刑老师。”佟西言浅浅笑:“怎么好意思让您来接。” 

刑墨雷勾起嘴角算是笑了一下,接过行李箱转身,叼咽的嘴巴含糊吐出两个字:“走吧。” 

 

黑色的捷豹经典款驶出机场,车内空调温暖,佟西言透过窗户看外面,他离开的一年里,沿途又添了很多住宅楼,看来楼市泡沫还没结束。 

“怎么,第一次来啊?”刑墨雷透过观后镜看他。 

佟西言笑笑,问:“都一年了,您和师母身体都还好吗?” 

“托你的福。”刑墨雷又抽了一根烟出来,看了看水眸圆睁的早早,把烟放鼻子前嗅了一下,扔在车窗边。 

车子进入市区,久违的楼房街道让佟西言微叹,本来就是恋家的人,这一年进修,越是忙碌,越是思乡,夜里好几回都梦见父母女儿同事。 

车子的方向是驶向佟家,那是本市年代较早的一个住宅区,佟西言的父母是同一所学校的老师,这房子,是学校分配的,快有二十年了。 

车最后在佟家楼下停住,佟西言下车,看刑墨雷坐在驾驶座不动,说:“您上去坐坐吧?” 

刑墨雷冷淡的说:“不了。我还有点事。” 

佟西言站着不动,只是看着他。 

刑墨雷说:“我真有事。下次吧。来,早早,亲亲大爸爸。” 

佟早早爬进车里响亮的吧唧了一下他的脸,爬出来的时候外套腰带勾到了排档的变速杆儿,佟西言俯身进车内,刑墨雷侧身过来,两人同时去帮她,手指触碰,佟西言抬头,对上刑墨雷幽深的眼睛,没了动作。 

“明天上班不要迟到。”刑墨雷说完,低头去帮小女孩解开腰带。 

“……嗯。”佟西言脸微热,把女儿抱出车子,目送他扬长而去。 

 

佟父佟母做了饭菜等着儿子回来。一见他进门,连忙上去拿行李,佟母绞了把热毛巾给儿子擦脸,嘴里心疼嗔怪:“你哟,你看看,弄得这落魄样儿……” 

佟早早奶声奶气的学:“弄得破破样儿!” 

佟母噗哧一下,掐孙女的脸:“落魄不是破破。” 

“落——魄!”小丫头终于念对。 

佟西言说:“哪有您说的那么严重啊,我还长了两斤肉呢。” 

佟父把筷子排开:“那种地方,不是面包就是炸肉,全是催肥的,哪能不胖。” 

佟西言没反驳,一脸垂涎的看饭桌,全是他喜欢的,忍不住伸手捏了一只饺子扔嘴里:“……哇,韭菜馅儿,我最喜欢!” 

“像什么样子。”佟父板起脸:“早早看着你呢。” 

佟西言回头跟女儿做鬼脸,佟早早咯咯笑了。 

 

吃了饭,洗漱。佟早早蹲在水盆边上尽孝道帮爸爸洗脚,父女俩谈心事。 

“早早,想爸爸吗?” 

“一点点。” 

“才一点点啊。” 

“大爸爸带早早看爸爸。”刑墨雷带她给他打视频电话。 

佟西言笑,问:“大爸爸对你好吗?” 

佟早早点头,说:“爸爸,为什么大爸爸是大爸爸,你是爸爸?” 

佟西言想了一下,说:“因为大爸爸年纪比爸爸大。” 

佟早早狡黠地笑着说:“才不是,因为大爸爸跟爸爸生了早早,大爸爸是爸爸,爸爸是妈妈!” 

佟西言差点从凳子上跌下来:“谁跟你说的?!是不是你大爸爸?” 

佟早早小脸皱成一团,食指放在嘴边:“嘘——我不告诉你!” 

佟西言弹她的脑门:“一派胡言。听着,你叫他大爸爸是因为你过继给他当女儿,明白了?” 

“什么是过继?” 

“就是送给他了!” 

“爸爸,你把早早送人了?你为什么要把早早送人?”小丫头气呼呼把毛巾一扔,溅了自己一身的水。 

佟西言无力解释,抽了纸巾擦干她的脸,说:“好好好好。不送不送。”心里想着,刑墨雷你个老不正经的,凭什么污染我女儿的思想。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