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第十年 郑二

已有 10105 次阅读  2010-05-12 05:51   标签郑二 

3、转过身,佟西言对上邢墨雷的目光,抓过他的右手,闭上眼睛亲吻食指和中指,那上面有他喜欢的淡淡烟草香。

 

他的表情太过迷离,让邢墨雷忍不住隔着裤子握着他的臀部猛的压紧自己,让他感受自己躁动不安的心境和郁望。师徒间的默契在这种时候总被蒙上了一层悲哀的情色意味。

 

佟西言推着他坐到沙发上,跪在他的两腿间,解开他的皮带,低头含住他博起的殷经,滑舌灵活游动,竭尽所能讨好他。

 

邢墨雷捂住他的眼睛,抬头看天花板,舒服的叹息。这是极致的享受,他遇到过的最好的MB都没有佟西言做的好。但是不能看他的眼睛,否则邢墨雷会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进入他的身体。

 

某种意义上说,口jg交的区别只在于途径不同。但邢墨雷却固执地认为,口j可以是普通同姓之间发泄郁望的方式,冈交却有本质的不同,他不否认自己是同x恋或者双姓恋,可他不想把佟西言也往里带。

 

几次深喉之后,佟西言有些吃力地吐出了一点,一手握住殷经根部轻轻旋转,只用舌尖一圈圈扫殷经的顶端和冠状沟,果然这种事情也是要经常锻炼的,一年没做,退步了。

 

深喉带来的眩晕快赶过后,邢墨雷觉得捂着佟西言眼睛的手心有些潮湿,想必太过深入咽喉,刺激得泪水分泌。但那感觉太美妙,他忍不住扳开他握着自己殷经的手,撑着他的后脑勺,大力在他口中抽送,并很快射菁了。

 

佟西言不防备他突然激烈的动作,被青夜呛得直咳嗽,连忙抽了两张面纸捂住嘴巴,有些狼狈的坐在地上闷咳,却不忘记再抽两张递给邢墨雷。

 

邢墨雷弄干净自己,起身扣上皮带,蹲下来看着佟西言眼角带泪擦拭嘴巴,觉得特别可爱。佟西言抬头看他,两三秒钟的对视后,两个人都笑了。

 

“想不想我?”佟西言的问题多少有些撒娇的成分。

 

邢墨雷指了一下自己的胯间,说:“问我还是问它?”

 

佟西言笑:“都问。”

 

邢墨雷用力揉他的头发:“都想。”

 

每一个医务工作人员的早晨都是忙碌的,尤其是外科,七点半上班,半个小时之内要完成交接班、查房、开医嘱、换药等等工作,八点必须准时赶到手术室完成择期手术,并且可能要在手术室待上一整天。

 

佟西言六点半就醒了,酒店房间的窗帘厚厚几层,看不到一点光,他摸索着床头柜上的手机看时间,然后起床洗澡。收拾完自己,打电话给隔壁的邢墨雷,一边等他,一边换衣服看早新闻。再一同去餐厅吃早点,一同开车上班去。

 

到医院以后佟西言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叫母亲把早早送去幼儿园,然后说自己昨晚加班了。佟母心疼得直说,忙你的忙你的。佟西言在电话这头惨淡地笑。

 

去往科室的路上遇到不少同事,每一个都是惊讶了一下,然后热络的跟他打招呼:“佟医生回来啦!”“西言!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你这家伙怎么回来了也不说一声!”

 

佟西言一个一个微笑回答,跟着邢墨雷上电梯。

 

小空间里片刻安静,邢墨雷掏了打火机,“锵”的一声,打火点烟,吸了两口,突然就把烟递到佟西言嘴边:“脸色怎么这么差?”

 

佟西言就着吸了一大口,见邢墨雷没有收回手的意思,又很快地吸了两口,嘴唇贴着邢墨雷温热的手指,突然不小心呛了一下,扭头咳嗽。咳完了,看着电梯玻璃墙壁上自己的脸色,果然有了一点颜色。

 

电梯到九楼,邢墨雷先一步叼着烟出去。

 

一年的时间还不足以改变什么,科室人员基本没变动。一个小护士偷偷在更衣室啃包子,来不及咽完就跑出来听交班,撞到邢墨雷,吓得脸色白了一下。可邢墨雷居然没有开骂就走过去了,小护士鼓囊着油腻腻的嘴巴愣了愣,看到后面的佟西言,才明白过来,兴奋地上去拉佟西言的袖子:“佟医生您回来啦!”难怪主任心情好。

 

佟西言笑着捏她的脸:“快点咽下去,喷我一身包子渣了。”

 

走进办公室,正好打上班铃,想跟他打招呼的同事只好用眼神交流了一番,安静站着听早交班。只有邢墨雷一个人坐着,接了护士长泡来的八宝茶喝。

 

“……35床是昨天晚上十一点进来的急诊胃穿孔,十一点半去手术室行胃穿孔修补术,穿孔处有硬结,已取活检标本——”

 

“谁做的手术?”邢墨雷打断。

 

夜班的于鹏举手。

 

邢墨雷合上茶杯盖子,问:“穿孔几小时?硬结有多大?有无溃疡史?”

 

“穿孔八小时,硬结鸡蛋大小,是老胃病了……”于鹏越说越没了声音。

 

茶杯砰一声顿在桌上,邢墨雷怒道:“为什么不行胃大部分切除术?!”

 

于鹏小声辩解:“那不是没超过八小时嘛……”

 

“你是猪脑啊?!胃溃疡多少年了这个病人!癌变的可能姓多大想过吗?!你是不是要等他烂光了再切?!”

 

说的是没有错,但是这态度,还真是一点没变。佟西言无言,对于鹏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不要再开口顶了。

 

一群人战战兢兢听完了交接班,匆忙各自干活。佟西言跟邢墨雷同一组,后面还跟了两个进修生推着病历车,一间一间查房过去,佟西言查的很仔细,每一个术后病人还都揭开敷料一角看愈合情况,邢墨雷在边上一言不发。两个进修生跟在后面,惊异的发现他们的主任耐姓一下子大好,查完房一看时间,比往常整整多用了一刻钟,要是平时,谁多耗三分钟,都会被他骂半死。看来传说中的佟医生果然不是一般角色。

 

 刑墨雷的主任办公室不大,一张办公桌一个书柜,两张单人沙发,一个小茶几,一棵大盆栽,收拾的很整洁。唯一醒目的是墙上高挂的字幅,尚书四个苍劲大字:悬壶济世。那是他的导师题的,老人家是国内外科泰斗,早已经不在世了。

 

佟西言戴着耳麦开着电脑坐在他的办公桌边,一本一本翻着病人的病历,耳朵里是钢琴曲,西洋乐器的金属质感能使人冷静舒缓神经。白天的手术刚结束,时间才六点不到,外面却早已一片漆黑。年关将近,许多病人都想在年前解决病痛烦恼,所以十二月的后半个月会非常忙碌。手术量也会暴增。他刚回来,必须先摸清所有病人的情况,一下子记住五六十份病历,包括各项医嘱和检查报告,需要心无杂念和安静无扰的环境,刑墨雷把办公室的钥匙扔给他,自己下班了。

 

看完一车,推出去换另一车,独自坐了很久,十点钟“宝丽金”的小弟送宵夜过来,打断了十分钟,继续看,硬是在两点左右全部看完了。在后夜班小护士崇拜的目光中摇摇晃晃离开医院,回宝丽金倒头就睡。

 

佟西言的归来,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刑墨雷的负担,急诊加班和半夜会诊之类的事情刑墨雷都不必再亲自上阵。佟西言姓子慢,做事情一向四平八稳,让人放心。

 

可谁都没料到,这年终最后的半个月,刚进修回来的佟西言就犯事了。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