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第十年 郑二

已有 10109 次阅读  2010-05-12 06:32   标签郑二 
12、

盛夏的闷热,即使是午夜也未见明显消退,两个人在酒店门口告别,梁悦拒绝了刑少驹送回家的提议,跨上车,飞速开路回家。

很快他发现有人跟踪。果断停车,扭头看后面,熟悉的车身,熟悉的车牌号,是梁宰平。

梁悦愠怒,没想到他会跟踪自己,没打算下车,继续踏车前进,这回是不着急回家了,故意踏得很慢,慢到梁宰平不能再拖着那么大一辆奔驰跟在后面,终于按了喇叭,警告停车。

梁悦停下来,任由父亲把他的爱车收进大奔,拽着他扔进车里。梁宰平的脸色不那么好。

“你不是说去接朋友?”

“是啊。”

“接到豪门开房间跳钢管舞?”

“你跟踪我?小人行径!”梁悦一身的热汗被车里的空调吹得差不多了。坐正了看驾驶座的父亲。

梁宰平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狰狞,咬牙切齿:“我没告诉过你,我要是死了,你会继承豪门三分之一的股份。我用得着跟踪,你没见大堂经理恨不能给你提鞋?!”

梁悦吃了一惊,他只知道梁宰平在酒店业有投资。

“他是谁?”

“谁?” 

 “跟你开房间陪你跳钢管舞送你到酒店门口那个,是什么人?!”

梁悦将胳膊支在椅背,凑到父亲耳边,说:“您很想知道吗?我不会说的。”

“我想你最好说出来。”梁宰平口吻很平静,车子弯进自家大院,在车库停妥,车内气氛诡异。

梁悦讽刺:“您还真是关心我啊爸爸,不过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跟谁开房您管不着,就像您管不着我跟谁上床。”

真不知死活。梁宰平不再多言,摘掉眼镜,解开了袖扣。

佟西言下了手术台,到处找梁悦。结果梁悦没上班,请病假了。打他手机,梁宰平接的,说是睡了,不方便接听。即使是笨蛋也听得出对方的隐怒,佟西言只能满腹担忧回了科室。一弯进护士站,就被护士长拉住了,递上来一封挂号信,低声问了关于柳青的事。佟西言很抱歉的说,提醒了,没什么用,主任很生气。护士长做了个遗憾的表情。

回到办公室,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烫金的婚礼请帖,疑惑的翻开,乍一看新郎新娘名字都陌生,但却工整秀气的写着,邀请佟西言先生与刑墨雷先生共同出席,只差写伉俪两个字。佟西言盯着这张诡异的请帖,慢慢的耳根发热,缓步走到主任办公室,敲门进去。 

 刑墨雷咬着烟,头也不抬:“什么事?”

佟西言直接递了请帖过去。

刑墨雷翻开扫了一眼,露出了然的表情,说:“要是没事,到时陪我过去一趟。”

“如果是师母的请帖,是不是柳青陪您出席更合适?”

刑墨雷惊讶抬头看一脸别扭的小徒弟,好笑的说:“如果是为了照顾她的情绪,那更应该是你去。你比其他人更她觉得好过些。”    

 “师母会误会。”

“她已经这么想了。”刑墨雷指指请帖上两个人并排的名字,把请帖丢在一边:“去忙吧。”

梁悦确实是睡了很久,因为前一天晚上被揍得太狠了。梁宰平怒气冲冲一把将他摁趴在自己大腿上,扒了裤子毫不客气就是一顿猛扇。梁悦当时懵了,还知道疼,死命挣扎反抗嘴巴也不肯歇着,什么老乌龟啊王ba蛋啊混蛋啊,把会的骂人话全骂了,无奈体力相差太大,非但没能挣脱,脑袋还在车门上撞了一大包,头昏眼花,心里觉得屈辱,眼泪鼻涕全下来了,哇哇大哭。 

梁宰平听着儿子的一声哭,举半空的手立马就僵住了,翻过来搂在怀里,又气又心疼,抽了两张纸巾擦干净一塌糊涂的脸,轻轻拍着背,以防梁悦哭得太投入哭岔气了。 

 两三岁时梁悦总不肯吃饭,一次保姆打他手心,没想他“呃”的一声翻个白眼就哭噎过去了,小脸一下青紫,把保姆吓得魂飞魄散。 

 反应迅速,放倒了连忙急救,梁悦才回过一口气。这么着,谁还敢“教育”梁少爷,就是梁宰平都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算起来,有十几年没有动手打他了。 

 本来就在酒吧消耗了不少体力,再这么一嚎,梁悦很快就累得睡着了。

梁宰平小心移了个体位,bo起的yin经隔着两层布料擦过梁悦的股沟,他痛苦的闭上眼睛。差一点他就要强暴他了,尤其是在他哭的那一刻,一种想施暴的激动在他的脑子里腾升,万幸,只是一闪而过。

他爱他,这毫无疑问。

这个生命的出现并不受欢迎,但当他柔软的小身体落入他的怀里,稚嫩的小脸冲他傻笑,他突然有了异样的感受,他发现自己或许并不那么排斥孩子。

十个月时他陪他在浴缸里洗澡打闹,十二个月牵着他蹒跚学步,教他叫“爸爸”,二十个月时跟他在院子里打雪仗,让他把自己扑倒在雪地上,在身上乱爬。三岁他发烧感染肺炎,他亲自给他打了半个月输夜针,到后来自己都手抖。六岁上小学,他正在会议室为一场医疗纠纷发飙,接到他从学校打来的电话,软软抱怨着课间餐难吃,他只温柔哄了几句,唬得一干下属目目相觑仿佛不相识。 

 一直当他是小孩子,十六岁高考后那场激烈的争辩却突然让他明白,他在长大,他会离开。这个已经刻进骨血的人,相依为命的人,他要去走自己的人生了。

或许就是从那时开始,自己有个这样可怕的郁念吧。人最不了解的人其实是自己。

梁宰平望着怀里的昏睡的人,只能苦笑。就这么继续下去吧,或许有一天,自己就会绝望,这一天想必不会太遥远。

 梁悦被禁足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一直到额头的包消了,走路也不拐了,才被获准上班。禁足期他给刑少驹打过电话,问租房子的事,这个家没有民没有自由,他要离梁宰平远一点。

刑少驹找了几个地方都不满意,开玩笑说,不如住他们家去,反正别墅空荡荡,刑墨雷一个月也难得回去一次。

梁悦说,那怎么行,梁宰平知道你家。

刑少驹说你什么意思?

梁悦说,意思就是自由万岁。

刑少驹沉默了一下,说,房子你自己找,要是给你爸知道我帮着你离家出走,他不弄死我啊。

结果放出来的第一天就给梁悦找到了,房东就是那得来全不费功夫的佟西言。佟西言在市中心一个环境不错的小区有套一百多平方的公寓,是他的婚房,只住过几个月,妻子去世后,他就搬回家跟父母住了。梁悦只说是一个要好的同学想租,佟西言本来就是老好人,问也没问就把钥匙给了。

梁悦摇头晃脑跟刑少驹炫耀了半天,哥俩动作迅速收拾了行李搬进去了。

当天晚上梁宰平在外应酬,深夜十一点回到家,保姆说,梁悦没回来。打手机,故意摁掉不接。梁宰平发了个消息过去问:你在哪儿?

梁悦回:我跟朋友在外面租房子住了,这两天不回来。

梁宰平再发过去:你在哪里?

梁悦回:反正我很安全。

梁宰平还是那句:你在哪里?!

梁悦手指头飞速在手机键盘上移动:我只是想尝试独力自由,如果你是一个好父亲你就应该尊重我的决定和感受!我已经够大了,成年了!

于是再没回应。

梁悦知道梁宰平越是火大越是平静,他想明白了,最多就是一顿饱揍,反正他是不回家了,梁宰平要是来硬的,他就告他非法监禁,这次是说真的。

举着手机做了个鬼脸,跟刑少驹一人一打啤酒,转身逍遥快活去了。

第二天梁悦一上班就听到几个外科小医生在哀嚎,说是梁院长不知道怎么想起来今天凌晨五点就来业务查房翻病历,一口气查了外科胸、神经、肝胆、胃肠四个科室,不合格病历查出一摞,几个科室下月奖金全部扣光,还要红头文件表扬。

今年医院最大的事就是晋三甲,越是下半年越是要谨慎,一点岔子不能出,梁宰平平时并不太难为下面,但他偶尔想起来查问的事,你没做好,那么就不能怪他不客气。尤其是这种关键时候。

问题是谁让他突然想起来查病历了,几个人在哪儿琢磨。

梁悦想,可不光是查病历,今天谁进院长办公室谁倒霉。

中午在餐厅遇到了,梁悦一阵小紧张,梁宰平却视若无睹,端了餐盘与两位副院长坐一块儿商量事情。

梁悦光顾着看他,没注意前面一位餐盘上满满小山似的菜汤,于是哐当一下,一地仓夷,汤汤水水溅了两人一身。

“看哪儿呢没长眼睛呢吧?!”对方吼了。自然,快到嘴的美食飞了,谁能心情好。

梁悦刚想道歉呢,被这么一吼,拽劲儿上来了,说:“我没长眼睛,我是电线杆子,您别撞上来啊。”

“你撞了人倒还有理了?!”

梁悦看着这家伙眼生的很,想不起这是哪个科室的,怎么都是自己不对,不想惹事,便把饭卡掏了出来:“对不起了啊,呐,这顿我请。”

对方不依不饶:“排队去,打份一样的,我可是排了十分钟队的。”

梁少爷火了,一把把饭卡甩人身上:“你他ma爱吃不吃!”

转身要走,对方伸手拉,眼看要动手,一个人影插进来,是佟西言,护在梁悦身前:“祁主任,多有得罪,要不您看我这份这么样?跟您打的就差一个菜了,小孩子姓格冲,您别计较。”

梁宰平起身往这边走过来盛汤,扫了一眼状况,开口不怒而威:“专家楼住得还习惯吗,祁放?”

院长在场,再怎么也不好发作,祁放勉强笑着应话:“挺好的,谢谢梁院长关心。”

“都是同事,别伤和气。”梁宰平说着,端着汤碗过去了。

祁放接了佟西言的餐盘,瞪了他们一眼,转身走。

“喂!……”梁少爷还有话说,佟西言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巴,往边上拖:“消消气!他是刚引进的心内科专家,海归博士,你就别给你爸添事儿了。”

“有你什么事儿啊!”梁少爷大声咆哮,但立即就后悔,看看佟西言一点没有生气的样子,呼了一口闷气。

佟西言摸摸他的后脑勺,笑着说:“回手术室一起叫外卖吧。”

梁宰平透过餐厅玻璃墙面看到儿子用亲密的姿势粘在佟西言身边,咽下了嘴里嚼半天的苦瓜,对一边主管医疗质控的孙副院长交待:“下午我要去趟市局,院周会改明天,这几天检查团来的比较密,你看着点,出了纰漏,我找你说话。”

孙副点头称是。

谁也没料到,梁宰平这趟市局之行,会直接把他送到鬼门关。

医院的救护车送康复病人回家,沿途经过卫生局,梁院长搭个顺风车,正在车上跟病人唠住院期间的感受,虚心听取一点意见建议。十字路口司机习惯姓的无视红灯前行,与一辆集装箱车拦腰相撞,司机当场死亡,梁宰平护着病人,重伤昏迷。

梁悦正上麻醉,麻醉科主任惊慌失措跑进来,语气沉痛:“小悦,你要冷静,你冷静了我才能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

梁悦说:“怎么了?我很冷静啊。”

主任摁着他的肩膀,说:“梁院长在解放大道出了车祸,刚送到急诊室,昏迷不醒!”

所有人都仿佛挨了个响雷。

梁悦全无反应,像是没听懂,手里的喉镜却滑到了地上。

刑墨雷动作迅速把穿了一半的无菌衣扯掉,踢了门就跑了出去。佟西言连忙拉了梁悦往急诊去,一路上只觉得他的手越来越冰凉。

急诊围了个水泄不通。各科主任护士长门诊退休返聘老教授行政部门人员闻风而至,每一个人都焦急的转来转去磨地砖,抢救室里护士小姐们正手忙脚乱做急救处理,急诊科主任,ICU主任和神经外科主任正在会诊,决定先做头颅CT,因为梁宰平一侧瞳孔散大,已经没有自主呼吸。

梁悦赶到时,十几个人正把抢救床抬了走,床头还有急诊科主任亲自捏皮球。见他跌撞进来,抢救床又被放下了。

梁悦耳朵嗡嗡响,完全听不到外界声音,喉咙哽得发疼,只看了一眼床上满面血污的梁宰平,当下就眼冒金星站不稳。退休的麻醉科主任是个大妈,看着梁悦在医院里长大的,连忙把他搂在怀里,哭道:“悦悦,悦悦,好孩子,不要怕……”

没有多余的时间耽搁,一行人把人送到CT室,头颅CT显示梁宰平右额颞顶硬膜下血肿,三级颅脑挫伤。必须立即开颅行血肿清除手术。

梁悦完全没有听清楚术前谈话和麻醉谈话,他签在谈话纸上的名字歪歪扭扭,是用尽了力气描出来的。所有的人都在对他说,不要怕,会没事的,会没事的,你是好孩子,坚强点。

几位医院里的前辈们决定不让梁悦进层流室陪同整个手术过程,一个从小娇宠的单亲小孩,让他听气钻打开他父亲颅骨的声音,这太残忍了。

时间被一分一秒数过去, 半个小时后在手术室门口等待结果的人已经过百,所有人都在焦急议论,中央空调没有半点作用,空气闷热令人烦躁,不断有人摘下眼镜来擦汗。

梁悦上下排牙齿打架,手术室的空调异常寒冷,他哆嗦站起来往无菌室跑,有人拉他,他用力甩开了,直接闯进了梁宰平那间手术室。

一旁的孙副见他进来,吓一跳,连忙给他搬了条凳子,使他尽量坐得离手术切口远一点,但他摁不住他,只能眼睁睁看梁悦走到离切口最近的位置,那个位置可以清楚的看到手术过程,以及梁宰平的luo露着的大脑沟回。

昏厥前最后一刻,梁悦只觉得天要塌了。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