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第十年 郑二

已有 10140 次阅读  2010-05-12 08:30   标签郑二 
25、

从十年前那个吻开始,主动的一直主动,被动的一直被动,两个人都小心翼翼的试探,如同两只蜗牛,触角碰到,都会紧张的缩回壳里,越是珍惜,就越是不敢轻举妄动,哪怕有十年感情垫底。刑墨雷并没有佟西言想的那么自信,事实上在佟西言身上,他一直都犹豫彷徨,活这把年纪,从来没有为了第二个人第二件事这样谨慎过。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太爱。

 

自己在等,他也在等,自己要答案,他也要答案。

 

“这一个星期,我想了很多,哪怕你是不情愿的,我也认了,外面的事,我扛得动,你就当是尽做徒弟的孝道,做做样子,哄哄我,你是情愿的,没有陈若下药,你也是情愿的。”

 

刑少驹明显感觉到怀里的小人打了个寒战,虽然自己也起毛了,可还是收紧了手臂抱稳了她。

 

“您是死脑子吗?”佟西言红着脸说:“不是情愿,我犯得着……”勾引你那么多回!

 

刑墨雷目光如炬,看着他笑,说:“你不也是死脑子吗?我就是想不明白,都到这份上了,早上你还要说那样的话,是个什么意思,你就非逼得我去买玫瑰?”

 

佟西言把头扭一边去掩饰自己的表情,从心而笑,他已经很久没有像此刻这样愉快满足。没事了,什么都不用多说了。

 

雨过天晴。刑少驹把地上的筷子捡起来,放桌上,努力绷着脸不去看父亲。

 

“要我给你道歉?”刑墨雷瞪他。

 

刑少驹才破功,抖了一下,小声说:“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了。”

 

刑墨雷要拿筷子扔他,他做了个躲避的动作。

 

佟西言板回脸,说:“两位双簧唱得不错。”

 

佟早早奶声奶气问:“什么是双簧?是不是双黄蛋?”

 

佟西言笑骂:“你这个小笨蛋!”

 

“早早不是笨蛋!爸爸才是笨蛋!”小姑娘得意的调戏他们:“笨蛋谈、恋、爱!”

 

佟西言最没用,女儿这样一说,他立马又把脸热熟了。

 

刑墨雷心满意足看着一桌人,说:“咱们一家,都是笨蛋。”

 

足足快一个多礼拜,梁悦的训练终于有了成效。

 

这天清早,梁宰平自己起床乖乖去上厕所了。梁悦下床跟着去看,梁宰平侧头看他,等他吹口哨,梁悦无奈,只好吹。但他马上发现梁宰平在恶作剧,他故意扭动身体,尿夜洒出了马桶。

 

梁悦生气了,怎么回事啊,人都不能算个健全的人,这么快就会使坏了。于是没多想,上前去从后面抱住他,一把握住了他的殷经,对准了马桶。

 

梁宰平尿了一半,被他这动作吓回去了,站着尿不出来了,皱着眉头看他的手。 

 

 父子俩就这么以十二分尴尬和亲密过头的姿势僵持着,直到梁悦先告败,从梁宰平出事那时开始,任何事,梁悦都是先退让的一方,有了这回的事故,他还真就害怕日后“子郁养而亲不待”。

 

他一手握着他的殷经,一手轻轻按摩他的小腹,试图让他放松,安慰他:“嘘——爸爸,不要紧张……”

 

事情的发展往往不受人控制,等梁悦发现不对劲,握着的那根玩意儿,已经慢慢充血博起。

 

他的脑子嗡嗡响,睡衣单薄,却开始出汗。这一刻他才意识到前面这个人不但是病人,是父亲,更是个男人,而且在他清醒的时候,他对自己有过强烈的郁望。

 

看不清他的脸,他曾经强壮高大的背脊,现在肩胛骨的线条已削瘦的明显,他似乎没有很强烈的反应,连呼吸起伏,都不见急促。

 

也许,只是一次发泄。他是个男人。梁悦手指关节僵硬,动了动,机械的做着生疏的动作,这连他自己都没有试过,因为身体的原因,他一直寡郁。

 

白浊的青夜迸射,数滴溅到他手上,明明温热,却如火星子一般烫手。他惊惧的后退了,不敢再去看梁宰平的表情,转身狂奔了出去。

 

梁家保姆在厨房洗葡萄,心里想着小少爷这一早上都沉着脸,坐在客厅地毯上,不停的放那些血呼拉扎的手术录像带看,这是怎么了。

 

洗着洗着没留心,掉了几颗,等她回头捡,发现梁宰平蹲地上已经捡了一颗,正要往嘴里送。

 

老人家大惊,连忙去夺:“梁先生,这不能吃,脏!”

 

没想到梁宰平极固执,死死捏在手里,都捏出汁了,还不肯松手,不但不松手,还暴躁的一把把保姆挥到一边去了。

 

梁悦把影碟塞进仓,回头找人,正好看到这一幕,血气直往头上涌,上去两步一巴掌打掉梁宰平手里的烂葡萄: “叫你捡垃圾!你是做院长的人!拜托你傻了也该有点尊严行不行?!”

 

梁宰平的眼里除了茫然,还有一丝受惊后的恐惧和委屈,他抬头看他,表情受伤。

 

梁悦突然觉得没来由的空虚和孤独,靠着壁柜滑坐地上,抱膝啜泣,越来越大声。

 

老保姆不知所措看着父子俩,劝不敢劝。最难熬的日子都过来了,那么坚强的孩子,为什么会为了一颗葡萄如此伤心,她想不明白。

 

午饭以后,梁悦独自回卧室午睡,大约是在两点半钟醒来,到楼下,只见保姆,不见梁宰平。

 

“阿姨,我爸呢?”睡过以后,果然镇定多了。

 

保姆坐后门择豆角,说:“你爸不是跟你一起睡午觉么?”

 

梁悦跑上楼,所有的房间都找了个遍,没见人影。他的心狂跳不止,在保险柜里找到三楼小阁楼的钥匙,哆嗦着跑上去打开这个只属于梁宰平的禁地,随着扑面而来的半凝固的空气,他只看到了无数个自己。

 

四面墙壁,都是他的单身照片,各种各样的照片,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么多照片。最大的一张,足足占了半堵墙,他穿着学士服,学士帽拿在手里,歪着身体敬童子军礼,笑得无比灿烂。

 

这里只有梁悦,没有梁宰平。

 

梁悦的眼泪顺着脸庞流到下巴,最后滴落地板上。

 

按日子算,秋老虎尚未过去,气温却因为连日的降雨低寒下来。中秋将近,大街小巷各式月饼的广告琳琅满目,连空气中,似乎都浮动着甜腻的味道。

 

这个时节,是一年中最怡人心脾的。

 

佟西言去了趟市局开会,结束时刚临下班,手机里有刑墨雷的未接电话,摁回拨了打过去。

 

刑墨雷脚架桌面上,惬意的吞云吐雾,主任办公室门关着,谁都不敢来打扰他。

 

“开完了?”

 

“刚出来呢。”

 

“唔。晚饭呢?”

 

“……您这么空?”

 

“我忙你呢不是。”

 

佟西言微微笑,一手把着方向盘转弯,眼角瞟见走过去一个人很面善,脑子突然像塞住一样想不起来了。

 

“想什么呢?”那头抗义被无视。

 

佟西言靠边下车,找那人,但已不见身影,说:“……我刚看见一个人,好像院长。”

 

刑墨雷说:“想他想疯了?”醋意满满。

 

是啊,这怎么可能。佟西言摇头笑自己毛病,回车里继续“谈恋爱”:“没事我挂了啊,开车呢。”

 

“嗯,今天晚上去你家吃饭。”  

佟西言啊了一声,完全没准备,一想起母亲那气势,心有戚戚,说:“改天吧。”

 

“你都改了几天了?我就这么见不得人?”

 

佟西言问:“您买保险了吗?”

 

刑墨雷呵呵笑,说:“买了。”

 

佟西言无可奈何说:“我没买,我爸也没买。”说完了一想,自己还不知道怎么面对父亲。

 

刑墨雷那头四两拨千斤:“别担心,有我呢。”

 

于鹏在自家小区附近超市门口停车,想带点菜回去自己做晚饭。妻子在研究所里工作,成天没日没夜,女儿放暑假了,也只能关在家里看电视,要是碰上他也忙的时候,女儿就只能咬饼干了。

 

超市门口放了一大堆月饼礼盒,有个人站在中间,摸这摸那,似乎犹豫不定。于鹏拎了菜出来结帐,撞到了,正要随口说对不起,一抬头,呆住了。

 

这个人是梁宰平。

 

于鹏反应过来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院长?!您好了?!”

 

梁宰平仿佛没听到,继续抠月饼盒子。

 

于鹏这震惊可不亚于撞了火箭,他拎着一袋子蔬菜鱼肉,站着仔仔细细打量,生怕自己看错了或者幻觉。早上还打听过,佟西言说没什么进展,还趟着,植物人,怎么可能这植物人现在能在这里站着,而且他记得,这个小区到梁家,要绕半个市呢!

 

“院长?”他小心翼翼的叫他,看起来梁宰平整个人状况并不太好。目光直愣愣,脸颊凹陷,面色灰暗,手在抖,站立的姿势,也没有从前那样的生气。

 

“院长?”他凑近了,大了声音叫。梁宰平毫不理会。

 

超市管理员走过来问他:“您认识这傻子?”

 

于鹏看了她一眼。

 

“认识他您带他出去成吗?他在这儿这么抠,哪个客人还敢上来买。”

 

于鹏拿了两个最贵的盒子,说:“这两个,装起来。”然后轻轻拉梁宰平:“院长,给您买了,咱出去说话好吗?”

 

沉甸甸的袋子交到梁宰平手里,他倒也配合于鹏的话,自己出去了。

 

于鹏在柜台付了钱,出门若有所思看着梁宰平,没再叫他,上车离开了。

 

梁悦要疯了。他找遍了别墅区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找到梁宰平。小区的保全系tong一直很好,门卫保安说没看到梁宰平,最后梁悦实在无法再相信,一定要调前面几小时的监控录像看,事实上梁宰平确实出去了。那画面让梁悦绝望。

 

门卫结结巴巴解释说可能是他瞌睡了没看见。梁悦没空听解释,直接打了公安局长电话,那是梁宰平的“好友”。

 

对方一听,也吓了一跳,直接问说你爸爸不是植物人了吗怎么植物人还能跑?

 

梁悦郁哭无泪,说一个礼拜前他就能下床了!

 

对方立马就保证,说别着急一定给你找出来!只要他在这市区里!

 

梁悦挂了这个电话,把梁宰平的电话本翻到飞起,再打电话给广电局局长,把情况说了,要人马上就播寻人启事,一刻不停的播,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他在客厅揪着头发来回来回走,没半分钟,拉了门就要跑。

 

保姆一把拉住了,忍着哭问要去哪儿。

 

梁悦说,找人!

 

保姆说你上哪儿找?!

 

梁悦愣住了,眼泪一下子跑了出来,跟个三岁小孩一样哭着说就是不知道去哪里找也要找!

 

老保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说你就在家等等消息吧!你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

 

梁悦挣脱了,跑到车库拿自己那辆昂贵的单车,长腿一跨,飞似的跑了。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