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自我媒體語境下的大學生非正式學習研討

已有 1737 次阅读  2019-05-28 04:38

  

  目前,隨著點對點自我媒介傳播模式的發展,學者們可以通過集體智慧在學術界的各種整合來整合集體智慧。這種免費,開放和個性化的信息獲取為學生的非正式學習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平台。兩者的有機結合將促進學生學習效率和能力的全面提高。是以,在自我前言下,學生充沛應用本身前言,索求其教育優勢,如何充分利用自身媒介,探索其教育優勢,是學生“非正式學習”的認知和實踐效果。在此基礎上,本文以大學生為具體研究對象,在自我媒體語境下對非正式學習的現狀進行了實證研究。

  一、調查的設計和實施

  本次調查為分析、研究自媒體情境下大學生的非正式學習狀況,主要以調查派為平台發放問卷,該問卷以“自媒體情境下的非正式學習狀況”為主題,通過前測來驗證問卷的合理性和客觀性,及時調整了問卷的設計,形成了最終的調查問卷,其內容設計包含三個層面:學習者對自媒體和非正式學習的認知情況;自媒體情境下學生非正式學習的體驗情況;自媒體情境下非正式學習的媒介素養。

  二、調查結果

  調查在東部地區共發放問卷210份,實際回收問卷193份,其中有效問卷193份,有效率達100%。其中男生占45.6%,女生占54.4%,受訪者的性別比接近1;在專業分布上,文科占42.49%,理工科占57.51%,理工科略高於文科的受訪者;在年級分布上,大一占9.84%,大二占31.09%,大三占24.87%,大四占34.2%,達到了各個年級均有分布的預期效果。同時,後期通過網絡平台(Blog、微信等)隨機對部分大學生進行了個別訪談。具體調查結果以下:

  (1)大學生對自我媒介和非正式學習的理解。自媒體 Web3.0 網絡發展新階段,它出現觸發了信息傳播重大變革,調查結果(圖1)顯示:54.74% 學生僅處於初步了解層面,熟知其內涵學生僅占8.42%,而6.84% 學生對其概念陌生,缺乏了解。同時,對於非正式學習的認識,表示很了解的學生僅占6.74%,達到一般了解程度的學生所占比例較大,已達54.92%;但學生對非正式學習的認同度卻很高,統計數據顯示近84%的學生認為學習能夠隨時隨地發生,對此,筆者認為有些大學生可能不熟悉自媒體和非正式學習的概念,但在實際的學習、生活中卻願意並廣泛運用。這表明雖然學習者對自我媒體和非正式學習的概念有初步的了解,但它們還不夠深入,無法充分表現出足夠的重視。

  小學語文情境教學 曆史多媒體教學論文初中語文多媒體教學論文多媒體語文教學論文多媒體地理教學論文環境醫學論文環境保護教學論文 在使用自媒體目調查中,瀏覽新聞等信息資源以31.51%, 大學生應用自媒體首要目 ,21.8% 學生選擇自媒體用於發表心情、觀點,僅38.34% 學生目在於尋求協助、解決學習中所遇問題,另外18.24% 學生僅供娛樂消遣,由此 ,有意識、主動利用自媒體幫助 進行非正式學習情況不容樂觀,究其原因,可能由於學生對於非正式學習重要性認識 ,在自媒體情境下,缺乏一定自控、自覺力,以致不能集中心思專注於課後網絡學習。

  與正規學習相比,非正規學習更靈活,更有利於個性的發展。那麼,大學生非正式學習的方式是什麼呢?學者Yushengquan根據非正式學習組織的參與者人數分為四類:個體省、雙協作、實踐組、網絡組。調查內容依據以上四類進行分析,得出結果所示:當學生遇到問題時,10.79%的學生比較傾向於去圖書館看書自習,14.81%的學生選擇閱讀相關書籍文獻——即通過傳統的文獻資料搜索、單獨尋求解決方法,在參與網絡社區進行交流學習和與他人協作共同完成某項任務這兩方面,學生各占8.41%;而經常上網搜集學習資料和經常在自媒體上撰文(分別以22.12%、14.99%)成為大學生非正式學習的主要方式。

  這一方面注解,自我媒體在非正式學習中擁有必定的普及性,並闡發了其產生的緣故原由:這無疑投合了當今大學生的“信息品味”,積極地接受和傳播信息。他們對新興網絡技術的敏感性和個人語音訴求的傳播明顯高於其他群體,為大學生非正式學習中自我媒體的普及奠定了基礎。預測另一方面,也表明大學生具有較強的網絡依存感,獨立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較弱。總的來說,學生從媒體環境中非正式地學習是一種簡單的方式。其原因可能是非正式學習的主要方式不夠明確,他們不知道哪種非正式學習方法更合適。

  (2)學生從媒體環境中非正式學習的經驗。學習結果是學習情況真實反應,它多種評價方法。根據非正式學習的特點,該調查允許學習者在自我媒體的背景下以自我評估的方式評估他們的學習體驗。如圖2 顯示,自媒體情境下的非正式學習效果,10.36%的學生認為效果顯著;

  41.45%的學生持中立態度;仍有7.26%的學生認為效果很不理想。總體而言,超過一半的學生的學習成績並不樂觀。25.39%的大學生是積極參與相關討論的,近65.8%的大學生則是網絡“緘默者”——只看不評,8.81%的大學生僅進行個人空間(如Blog 和微信)的建設,事實上,這部分人在個人空間建設的過程中,也可能對一些問題有所關注,但更多的以信息接收者的姿態泛泛瀏覽,不願直抒己見。

  通過以上的調查結果分析並結合個別訪談,筆者歸納了影響自媒體情境下非正式學習效果的主要因素:學生沒有充分意識到非正式學習的重要性,非正式學習觀念淡薄;學生欠缺相應的方法技巧,往往事倍功半;學生認為非正式學習所獲知識比較碎片化、個性化和隨意化;學生習慣於傳統課堂的正式學習;學生對自媒體的使用不夠熟悉,接收信息上存在個人偏好;部分學生選擇其他,如,缺乏成功的經驗,自我效能感低下。

  由此能夠看出,影響學習者非正式學習結果的因素不僅有非正式學習意識、前言素養、自我效能感等主觀要素,並且還有學習要領、學習習慣等客觀要素。他們兩人都成了自我媒體,他們與“一次”和“另一次”的效果是一樣的。如圖3,以32.02% 比重,非正式學習所 知識碎片化,難以管理,不如正式學習那樣方便管理知識 影響大學生非正式學習效果 因素。17.42% 大學生認為是由於非正式學習意識淡漠,忽視了知識獲取能夠通過非教學性質社會活動、來往 。22.19%的大學生認為本人不足相應的學習要領,教師應重視在課堂教學中傳授相關的課外無效的學習要領。僅12.08%的大學生更傾向於選擇正式學習的方式,所占比例不高。

  (3)在自我媒體背景下非正式學習媒體素養。媒介營養是指人們對各種媒介信息進行選擇、理解、懷疑、評價、思考和反應的能力,以及創造和生成媒介信息的能力。

  大學生的媒體素養教育是教育大學生有效利用各種媒體培養學生的媒體批評能力,使他們能夠充分利用媒體資源來提高自己,參與社會發展。由於媒體和非正式學習本身對學者對知識和信息資源的獨立探索持積極的態度,這在很大程度上有利於學生的個人和自由發展,但任何獨立和成功的發展都需要一定程度的背景。即遵守道德准則。

       invision 探索四十課程以一種主動學習的授課方式讓學員透徹的掌握和了解人的行為態度,以及自身所做的一切事情的出發點及目的,讓學員從一個更加獨特的角度,去提升生命中任何領域的結果,包括在家庭、職業生涯,關係,或財政狀況。


  表明,57.51%的學生是樂於遵守網絡道德規范的;絕大多數學生對非正式學習內容的嚴格把關持贊同態度,55.96%的學生很注重所獲信息的准確性和可靠性;與此同時,1.04%的學生表示不願遵守網絡道德規范,38.02%的學生認為非正式學習內容屬於個人隱私,沒必要對其嚴格把關。另一方面,大和諧的媒介是好的,但在自我媒體的泛濫中,仍有一些自我控制和貧困的學生無法對來源的來源信息作出適當而合理的解釋。因此,在自我媒體放松的背景下,開展非正式學習,提高對大學生的媒體支持是不容忽視的。

  三、第三,大學生在自我媒體後台下的非正式學習計謀。

  (一)深化非正式學習意識,提高學生自主學習能力。從媒介的角度來看,非正式學習的本質是學習者的自我管理。相關研究表明,人們所獲知識的80%源於非正式學習,正式學習僅占20%。但是,提高學生的自主學習能力是基於學生對非正式學習的理解和實踐,加強學生對非正式學習的理解是必不可少的。

  起首,大學生要明確個性特性,依據個人學習風格選擇適宜自媒體交際軟件。通過建立明確的學習目標,主要舉措是選擇教育資源,實施學習計劃,評估學習效果,提高自學能力。其次,“學貴有疑”。在學習信息動態的交換碰撞中,大學生要擁有必定的問題意識——正當應用自媒體來實現個體話語權,以積極的態度、辯證的視角對待各種問題的解決計劃,以獲取客觀、高立室度的目標信息。再者,為了防止自媒體環境下非正式學習的盲目性,大學生應學會深思,養成深思的習慣,在新舊學習經驗中建構本人的知識治理體式格局,通過與自我對話、別人對話、環境對話中的深思,“量體裁衣”,以找到適合本人的非正式學習體式格局。

  (二)優化非正式學習方式,創設適宜的學習環境。今年上半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發展了自己的非正式開放模式,利用自我媒體建立了自己的非正式開放模式。它將在線和非在線學習模式有機結合。

  其次,大學生應充沛應用自我媒體的特點,起勁構建一個非正式的學習社區,聚集群體的聰明,同享各種分工學習資源,相互監督和促進。這不僅能夠在互動交換中有利學習信息資源、 錯誤協助,並且能夠得知與其他學生差距, 持續深入非正式學習。此外,高校要創造一定的環境,吸引更多的大學生或社會學生非正式學習,讓學生感受到“在生活中學習”的良好氛圍。

  (三)重視學生的自媒體體驗,提升非正式學習成效。隨著Web3.0 發展,自媒體 網絡媒介承載力越來越強,信息 “清晰度”也越來越高,通過網絡 遠程信息已經可以與現場獲取信息相媲美。因此,快樂的自我媒體體驗對於提高大學生的非正式學習水平具有重要意義。

  起首,這需求大學與運營商之間的互相分工——運營商應供應高質量的網絡通服氣務,大學應創建無線網絡(僅限於注冊學生),以供應開放、舒適的在線學習環境。讓移動學習成為大概的任何時候,任何處所。其次,非正式學習結果的進步離不開正確的方向。學院和大學可以鼓勵學生參加在線或非在線教育實踐活動,建立典型的示范和其他方式,以激發學生的非正式學習的內在動力,並增強利用自我媒體學習,以實現他們的獨立和有效的非正式學習,大學生要端正學習態度, 利用自媒體開放、多元信息環境,根據 發展需要“時時充電”以輔助課堂學習為主接收式學習。

  (四)規范學生群體的互動秩序,自立為自媒體時代“把關人”。在媒體方面,信息傳播是由個別力量形成的。在多重力作用下,每個參與者共同建立一個群交互順序。

  在這個“每個人都是編輯”的互動狀態下,學生對大眾信息的篩選和過濾尤為首要。高校作為培養人才的重要場所,在普通學生自主學習的互動秩序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其一,在信息技術課程或媒體技術等課程中,教師培養學生專業能力的同時,可以潛移默化的影響學生形成正確的網絡信息觀;其二,考量到大學生非正式學習的需要與海量信息資源的推送,高校應借助本校公眾平台,有選擇地為學生提供個性化、迎合學生學習需求的信息環境、傳播積極的網絡文化,開展有益的教育活動(舉辦高校網絡文明講座等),以激勵學生自主遵守公眾互動秩序,成為自媒體時代的“把關人”。

  其次,交際媒體要掌控正確正當的輿論導向,不應嘩眾取寵地傳播baidu百科全書等虛假和不健康的網絡信息,任何人都可以修正,並且沒有審計限定;一些數據、信息源不可靠,沒有轉載源記錄等。營造積極的動力網絡環境,教導學生辨別黑白,提高網絡素養。,“內因決定事物發展底子偏向”, 非正式學習主體,大學生不斷晉升素質,強化自我約束,自覺並堅決抵抗不良信息。在加強自立信息才能同時,要注意自媒體操縱熟練度和相關法令規范,學會無效應用網絡技術解決實際問題,滿足多方位需要; 行使 “個體話語權”,在自媒體環境下,享用在虛擬世界中社會交往愉悅。

  四、結語

  非正式學習是大學生自我教育和自我完善的過程,而自我媒體情境為非正式學習提供了更廣闊的平台。調查結果注解,在當前的自我媒體狀況下,大學生非正式學習的現狀不容樂觀,學習意識淡漠、學習結果欠安、媒體素養有待進步,尤其是網絡學習方式的有限性和單一性。是以,許多學生不克不及充分享受動態、靈活的教育資源。本文提出了相應的解決辦法,希望能為大學生非正式學習提供一些媒介語言研究者和學生的參考。同時,我們也應該思考自我媒體在大學教育中的運用:在自我媒介的背景下,大學生的非正式學習需求在一定程度上是充分的,科技的進步並不意味著教育應該首先被利用。人們認為,自媒體的新技術只是技術給我們帶來的,在更大程度上,它是一種思維方式和解決問題的方式。故而,高校大學生在堅持新技術敏感性和自覺學習、應用自媒體同時, 馬上自媒體自覺追隨者。

       提供不同科目的大學 學系課程,包括一系列涵蓋教育專業及人文學、社會科學、創意藝術與文化等學科的博士、碩士、學士學位課程。教大教研實力及學術成果等皆獲國際認可。

相關文章:

中國傳統文明融入思維過程的探索與研究

中國傳統文化精神與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

共享經濟與社區建設

休閑體育理念下的大學籃球教學革新研討

非傳統弱勢群體特性闡發及教育管理對策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