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心情] 从“以沉默,以眼泪”看男人的自我陶醉

从“以沉默,以眼泪”看男人的自我陶醉
& ?* K* }4 h5 P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p: @1 T$ Q) R' e4 [+ X2 l chineseonboard.com: `! k: G% x) t9 q* p
# g  i: P& R  c& w" K3 D. G
年轻的时候喜欢亦舒,在男女主角分手时,她总爱感叹一句,“多年以后如果相逢,何以贺汝?以沉默以眼泪。”当时觉得真是荡气回肠,后来才知道这句话出自拜伦的名诗When We Two parted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2 g  m9 f1 m% h6 N+ E( C, M3 m$ I$ T
chineseonboard.com! G2 Z' u* p- b& R( A7 q
When We Two parted                              想从前我们俩分手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O# z7 @) }" H; B' r

$ U3 F+ }' b# O/ \7 U4 m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George Gordon Byron                               穆旦 译
  ~/ e5 y1 w, l$ gchineseonboard.com
9 C+ X, R1 \& {1 w3 w1 }" Wchineseonboard.com
$ G6 b( f9 b3 _& K9 bchineseonboard.com
# P7 y! b& m! ~" e# v, d. echineseonboard.comWhen we two parted                              想从前我们俩分手,chineseonboard.com+ S1 P2 |8 f5 O) q, q8 P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y2 s" w6 n" g3 L* S  T+ Q
In silence and tears,                                默默无言地流着泪,
: i' H% B& W: @! D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Q) N4 W) w3 K( [" i$ k2 P华人论坛Half broken-hearted                               预感到多年的隔离,
& n. R' {% s5 m7 J华人论坛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0 B1 n) v/ \' f- u( L
To sever for years,                                  我们忍不住心碎;
2 P! F  g( x3 a; d0 i" X+ Y$ z) ?& j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B3 c7 l# I6 R: A! c; |+ k/ _
Pale grew thy cheek and cold,                你的脸冰凉、发白,华人论坛' p+ X% c8 v0 s# C: `
' S# `# Q; Z' H2 s) O
Colder thy kiss;                                        你的吻更似冷冰,
& t4 [( i' w0 B$ x4 w( L- lchineseonboard.comchineseonboard.com' U8 V$ r. g4 y! R
Truly that hour foretold                           呵,那一刻正预兆了
: h2 s7 ?/ N1 P/ k华人论坛华人论坛, u1 ?5 T5 ?8 A  b, o3 V
Sorrow to this!                                         我今日的悲痛。
4 H% Y$ p3 m; q4 M0 m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  _3 }( }5 Y1 _0 \7 W8 L, _

5 X9 D# V. \: t4 _9 a+ [
7 V" f1 m& |3 ~* i" C1 L8 Q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The dew of the morning                          清早凝结着寒露,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s4 A$ V2 D! Z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H: H& {2 f4 C% s/ s
Sunk chill on my brow-                            冷彻了我的额角,
4 t7 S; w4 @: ]' k华人论坛chineseonboard.com) E! A% y: s) L/ h- {2 l6 s
It felt like the warning                              那种感觉仿佛是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2 p8 I3 c0 L7 f* ]0 h  b2 x. w. I

6 _0 ?+ h5 S! |* I1 m6 ^/ h- z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Of what I feel now.                                   对我此刻的警告。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e" o8 R! {; W" \1 N/ F: @& f

0 C% Y+ [. r3 ^9 a7 l6 m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Thy vows are all broken,                          你的誓言全破碎了,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J* d* u/ ~9 V+ i9 b; q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U  X* P! O; K7 B  j0 i
And light is thy fame:                               你的行为如此轻浮: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M7 g+ f; N2 N

- B* {; Q1 W/ o# @3 U' N- z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I hear thy name spoken,                           人家提起你的名字,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k5 s. U4 {2 T0 z( J

) D2 A$ g5 u* n  a) wAnd share in its shame.                             我听了也感到羞辱。
1 K# k3 Z  Q4 o; a! R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 @& D# i4 d! s* [chineseonboard.com 华人论坛) `! T1 b  x. B: k; p3 g

) }; Z. l$ Y+ b- P" P4 Y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They name thee before me,                      他们当着我讲到你,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r6 m4 E1 q- D7 p0 k

7 k$ F, V1 w9 c1 k$ KA knell to mine ear;                                   一声声有如丧钟;
2 E7 I$ ?  x3 S- _" M( z) o. i
& \# u! g& q  vchineseonboard.comA shudder comes o’er me-                    我的全身一阵颤栗——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5 b  _. \! R7 Y1 S8 A( |
chineseonboard.com6 K: W$ M" n* h9 |5 J
Why wert thou so dear?                           为什么对你如此情重?
1 l( `9 r. M' f3 c  H华人论坛% P: c$ h6 j: w* k9 q+ [: N: d% @
They know not I knew thee                      没有人知道我熟识你,
4 F- `$ D+ {3 Z" `* d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 O3 {/ |/ g2 S2 D华人论坛Who knew thee too well:                         呵,熟识得太过了——. k; T4 C# b6 ]& p

: {) ]. r0 ?. |% l( l华人论坛long, long shall I rue thee,                       我将长久、长久地悔恨,chineseonboard.com$ U; W$ x( P  K) K$ U

3 M; u+ m/ Y) [6 p9 r, p  Schineseonboard.comToo deeply to tell.                                    这深处难以为外人道。
6 y4 t8 ^' T* O7 q* f4 y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T$ C$ M) H7 t: [% O6 y: ?5 C. F

! E/ {3 s! r1 Ychineseonboard.com
* ~! s% \; n( S  B$ O4 g! O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In secret we met-                                    你我秘密地相会,
3 o! P: @; |+ {5 s- ?5 u! S" R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 ^9 T3 }* b( V$ C9 {/ h$ p) eIn silence I grieve,                                   我又默默地悲伤,
8 I' g# D1 [  G- y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华人论坛/ ~& B, H) x1 D& B- U1 a
That thy heart could forget,                   你竟然把我欺骗,华人论坛9 S1 H% d$ b8 {* F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c# ]$ O9 z8 ^
Thy spirit deceive.                                  你的心终于遗忘。
* P' [: t2 H& ?6 y5 l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chineseonboard.com- k9 J* j3 `8 v$ N! ]9 B
If I should meet thee                             如果很多年以后,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 Z2 W6 Y. P9 o! L% `1 Q% O

7 y# v' p' s: h1 Q. N7 r% [. B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After long year,                                      我们又偶然会面,
. e, E$ g5 w, U: l/ Y7 P+ G华人论坛9 {8 h; W" t$ n" S- K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我将要怎样招呼你?
, P) n" x) e3 |. T!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V+ k+ p" g' O8 n: Z3 I
With silence and tears.                          只有含着泪,默默无言。
# O4 H: @7 m+ S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chineseonboard.com/ _3 z- y5 }; C/ t

9 R  z& [% M2 }+ H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y2 D: G: j; l
When We Two parted 是我接触较早得英文诗歌,因为比较浅显,没什么艰涩的单词,说的又是古今中外,永不过时的爱情,读过之后,我很喜欢。在我买的《经典英文诗歌》中,说“这首诗叙述诗人与爱人分别的情景和其后的心情”。可是,在我的反复回味之下,我觉得这首诗是诗人拜伦以情人的口吻写给自己的情诗,诗中的“我”应该是诗人的恋人,而诗中的“你”则是诗人自己。
* F9 E# S  I2 r& Ychineseonboard.com
6 a7 A+ H: N2 I3 O: j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分别之时,“你”你的脸冰凉、发白,“你”的吻更似冷冰,这更像对男方的描述。而清早凝结着寒露,冷彻了“我”的额角,暗示了“我”是送行者,“你”在告别离开。一般来说,分别时,离开的是男方,而女方更多是伫立凝望的角色。chineseonboard.com) ^% k9 S7 R# n9 c: x  e% [! @

) @1 z7 Y3 l( [$ ^# N“And light is thy fame”,指的是“你的名声如此轻浮”,而不应该是译诗中的“你的行为如此轻浮”。那个时候,女人的名声毁了,可是没有活路的。而男人,总还有“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期望。况且,书中记载拜伦一度在社交界声名狼藉,放荡不羁,有过衣衫不整,追逐贵族女性车马的行为。华人论坛9 L/ c/ M  m, s- b( Y1 q

2 J  ]/ E  v( d4 Y) l* B5 w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人家提起你的名字,我听了也感到羞辱”,听到以前恋人的名字而感到羞辱,这也更像女人的反应。女人所遇非人,很少会对别人提起,只会在心里暗暗悔恨。而男人,则会津津乐道自己曾有的艳遇。
& L" K) P) n4 k1 X0 q  J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3 t  S9 Z4 {1 u' b1 ~0 g$ ^最后的“以沉默,以眼泪”也更像女人遇到旧爱的反应。“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9 C8 ^7 j& Y# Z* d. e
华人论坛; I* i1 ]$ b  \# v

' e$ P' _5 _- Z: R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 J5 q7 ^! L4 j' [( n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在中国的诗歌里,拟女性的身份来写诗,有很多。有一种是以女性自比,说一些不好直接出口的话。比如张籍不便正面拒绝李师道的徵聘,于是回以《节妇吟》,中有“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又如朱庆余以自己的文集去拜访考官,问“画眉深浅入时无? ”,实际在问自己的文章是否合适。
+ Q' R3 j/ n6 t, m! T! C7 O*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2 `* W+ Q0 l( j" z+ G9 U/ G$ N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另一种则是文人以香草美人自比,渴望君王的重用与恩典。这一类,可从无数得宫怨诗里看到。比如有名的“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一个大男人写出这样的句子,让人觉得怪怪的。
  [' _9 X3 F7 x)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2 |+ t* e% B0 A% ?% N' K: y* O还有一种是以恋爱对象的口吻,给自己写情诗。比如杜甫的《月夜》,借助想象,抒写妻子对自己的思念,也写出自己对妻子的思念。比如王国维的“最是人间留不住 朱颜辞镜花辞树”,以妻子的角度,写两人的离别与相思之苦,红颜在怀念与等待中流逝的惆怅。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u- h6 {" a5 w" J

, `7 }# e) H" `9 o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南唐后主李煜在他的偷情诗中《菩萨蛮》,就是以他的偷情对象——当时还是他的妻妹的小周后——的口吻写的。“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当时李煜的妻子大周后病重,妹妹小周后入宫探看,结果和姐夫偷情。姐夫偷情之后还写诗留念,很快就传遍四方,可怜的姐姐很快就含恨而终,而妹妹成功上位。“为奴出来难,教君恣意怜”,男人自恋起来,也真够可以的。
* B5 S( K& Z/ o1 ?华人论坛
- f5 V& N- L' e% M% Q, U; H8 q: x& L5 _华人论坛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u2 C( l  {' M. K! O9 \2 @
chineseonboard.com0 v/ e8 f; C) n8 j
When We Two Parted更像拜伦想象中分手恋人对自己的深情与爱恋:即便自己声名狼藉,始乱终弃,而对方依旧对自己依依不舍,念念不忘,留恋不已。纵然分手多年以后重逢,对方见到自己仍旧情不忘,以沉默以眼泪相对。
8 Y- k. P  s9 i& ?; Q3 B华人论坛chineseonboard.com" E- `; I% E8 S& Q- t# b
对于女人来说,分手多年以后,尤其是不太友好的分手,并不期望与旧爱重逢。如果旧情依然难忘,女人希望对方记住的,永远是自己年轻时的模样。如果没有旧情,则更没有见面的必要,最多不过是,“听说你过得不好,我就放心了”。chineseonboard.com4 }1 ?  B7 @4 U% u5 g/ g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A- h# y# {& h1 T
有的男人,与人分手,依旧希望对方爱他到海枯石烂,到地老天荒,为他守身如玉,在对他的爱恋与怀念中度过一生。他想得美!就如元稹写《会真记》,洋洋得意于自己年轻时的风流韵事,以诗记之。晚年想见崔莺莺,而对方回以“还将旧来意,怜取眼前人。”同样一件事,对于元稹,他总是回味自己当年的风流倜傥,而莺莺只会悔恨自己的年幼无知,遇人不淑,事过境迁,也只能安慰自己,“谁年轻的时候没有遇到过几个渣男?”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o# \" N3 R/ I( `# x! h* E/ F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5 {: N$ U+ s1 U$ Y- |
其实,我们眼中的自己和别人眼里的自己是不一样的。分手以后,很多人以为自己是别人心口的朱砂痣,床前地明月光,其实不过是人家墙上的蚊子血,衣服上的白饭粒罢了。
$ c9 t9 X/ ~8 e7 J9 H$ M  y* Schineseonboard.comchineseonboard.com( `7 H9 m/ o0 y6 E1 y
“with silence and tears”,总让我想起苏轼的“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同样是无言相对,可对于苏轼来说,应该是有太多地话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而对于拜伦,大概只能是无话可说吧!想象中的脉脉含情,无语垂泪,更像是诗人的自作多情,自我陶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