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亦舒盛赞过的“绝色佳人” 混血美女周天娜死于艾滋病

 
周天娜(TINA CHOW)
 

亦舒的毒舌在她的文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不过,师太不仅是写文大师,在鉴赏美女方面也是一流,她欣赏的美人,大多有着自己的个性和特点,经她的文字描述出来,美好得让人心动。


亦舒曾经说过,美丽的女子不少,但美得能让人“哗”的地一声惊呼的却不多,周天娜当然就是这样的女子。亦舒曾写道:“数年前在半岛大堂见到周天娜,惊艳到下巴要跌下来,灵魂好不容易归窍,拍拍胸口说‘幸亏咱们有林青霞’。”


 

周天娜1950年4月18日出生于美国并在美国长大,本名Bettina Louise Lutz,父亲是驻日美军Walter Edmund Lutz(德裔),母亲是日本演员。天娜15岁时,随家人回到日本。虽然是混血,但天娜的面孔似亚洲人多一些,但又比亚洲人立体美艳,因此很快被日本化妆品牌看中,与姐姐Adelle一道成为资生堂的专属模特。1970年,著名的插画大师安东尼奥尼.劳布兹(Antonio Lopez)在日本见到天娜后,瞬间倾倒,马上意识到天娜即将成为时尚界的超级巨星,随后他将天娜带至欧洲发展。


 

同时,天娜也经由安东尼奥尼认识了周英华(MICHAEL CHOW),当时周英华33岁,天娜21岁。此时的周英华已经功成名就,他的Mr.Chow餐馆是时尚名流与艺术家的聚集地,且周英华刚与第一任妻子Grace Coddington离婚。


1972年底,周英华通过一场时尚秀将天娜正式介绍给他的朋友们,大家无一例外地对天娜的美貌与气质惊艳不已。1973年,天娜与周英华在切尔西婚姻登记处注册结婚,喜宴随后在自家的Mr. Chow举行,当时几乎所有时尚界的名流都参加了婚宴。婚后的天娜放弃了模特生涯,专心做Mr.Chow的女主人。


 

那些原本被Mr.Chow吸引过来的名人马上就被天娜的优雅与独特迷住了,虽然有着非凡的天赋与动人的美貌,但天娜却并不拙拙逼人,锋芒毕露,她的个性中既有美国人的热情爽朗又有日本人的淡泊与隐忍。总之她是一个相当温柔和体贴的女性,任何人都会喜欢上她。即使她什么都不做,只要坐在那里就像是一幅画。总而言之,两人的婚姻为双方都带来了利益,天娜好似成为餐馆的代言人。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TINA CHOW与Mr.Chow都是周英华的杰作。


 

天娜个性开郎,对时尚有着天生的敏锐感,品味一流。天娜同时也是是三宅一生,Karl Lagerfeld,Manolo Blahnik等众多知名设计师的好友。当时的《VOGUE》请了10位知名设计师选出他们心目中的灵感缪斯,这其中竞然有8位都选择了天娜。天娜有时也会为摄影大师Cecil Beacon和David Bailey客串一下模特。


 

1989年,天娜与周英华正式离婚,同年天娜也被查出患上了爱滋玻但天娜始终拒绝服用西药,只希望从宗教中寻求平静,同时她也向外界证实了她患有爱滋病,成为第一个公开此病的名人。天娜曾说:“我一生从未乱交,对感情认真,却是这样的结局。”她把自己的珠宝财产分赠给亲友,并把自己长久以来搜集的时装古董衫编好目录后赠送给FIT 时装学院,这些收藏几乎囊括了整个20世纪的时尚精华。根据天娜的愿望,墨西哥的一所爱滋病病人的收容院将被命名为Tina’s House。1992年,天娜在亲人的陪伴下离去,她的离去在时尚界带来了巨大的震动,世界各地的时尚名流均表示婉惜与遗憾,并为其落泪,同时也称TINA为时尚界的女神。


 



 
尤敏
 

《胭脂》中之俊说她的母亲葛芬:“我一直记得但凡尤敏有的大衣,她也有一件,一般是造寸订做。”尤敏这个名字,在亦舒的小说中多次出现,最常见的就是那句:“都说我像尤敏呢!”


 

亦舒笔下的尤敏:“我们都承认,再过一百年,一百个人当中也不会有尤敏的眼睛。她是那么的温文和谦和,看见她的脸忍不住声音会得小起来,再不高兴也会禁不住礼貌地对她微笑,很少有女子这么美而又获得尊敬;有谁敢会对她想入非非呢?尤敏是高贵的女子,连名字都那么合身份,虽然若干年后有一个林青霞,但是尤敏好看得心平气和,阿霞有点紧张。在人群中远远便可以看见,她一抬眼便像寒星,人烟中一认便认出来。一个切合中国数千年文化身份的女子,在影迷心目中是永远的。最难得的是她越来越好看,越来越不辜负众人对她的一片心。”


 

亦舒又写道:“尤敏是我不大懂事时最崇拜的明星,因那部与赵雷合作的《零雁》,爱念她至今,多年来,为她做过许多傻事:特地乘电车到一爿叫“兰心”的影楼去看她的橱窗彩照、写信去《国际电影》取POSTCARD,甚至乎在白纸簿上学伊之签名式...每个女孩都做过这样的事,我又不是天才,自不例外。中学毕业后趣味大变,走向《露滴牡丹开》与《广岛之恋》,然而尤敏不是一个容易忘怀的人,尽管与当时得令的李菁秦萍等走得近,尤敏是尤敏。70年左右高宝树请吃饭,我特地去了,是因为尤敏也会在。一进场便看到寒星般的双目,那秀丽已被一种安详温馨的神态代替,但也容我套句张爱玲的话:“美人老了,那双眼睛却没有老。”我感到满足,语无伦次之下竟然说:“我向你拿照片,你从来不寄给我。”真土。


 



 
何莉莉
 

《无奈》中七弟喝醉后,之骏看着她的脸想到:“多年前,我听过一个把故事。那时何莉莉还没有嫁赵世光。她喝醉,吐得赵一身,他不但不生气,还亲自开车送她回家,用一只手驾驶,另一只被她枕住睡,动也不敢动,压得麻痹。后来莉莉说:‘见他对我那么好...真是温馨的故事。恋爱中男女很少有这么甜蜜的回忆,多数事想起来都是恨。以前喝醉的都是男人。现在是男女平等了。”


 

《城市故事》中丹薇对老板说:“那是格调的问题,如果真是喜欢这种虚荣,可以像其乔其赵般的娶何莉莉,莉莉是美丽的,性格又乐天。但是约小猫小狗,这又何必,格调低的男人不懂得欣赏人的内心世界。”


 

“莉莉的优点甚多,脸蛋漂亮!左颊有一颗小小的蓝痣,左颊一个酒窝。身材漂亮,双腿修长,身高合度,演戏漂亮:戏路宽,演得勤。然而这种种比起她的说话,都不算什么,与莉莉讲话,如沐春风,莉莉在,春天亦在。”


 



 

《玫瑰的故事》中的黄玫瑰与女儿方太初左颊都有一颗蓝色的泪痣,不知灵感是否来自何莉莉。亦舒曾说:“凡是何莉莉都穿不好看的衣服,谁还穿得好看呢?”


亦舒在专栏中写道:“与何莉莉谈话,我们视为享受。何莉莉谈吐之有趣幽默坦诚可爱,值得买票入场去听。”


 

何莉莉的身材与样貌多年来都是一流的,但是这样有才有貌的女子却碰到了一个花心的丈夫,对手的姿色与才智与自己根本也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只不过年轻罢了。就像亦舒说得那样:“不,不是为他的不忠,而是为他的坏品味。”


 
张敏仪
 

亦舒在专栏中写道:“选姐妹?势利眼一看便看中张敏仪。与伊其实不熟,一共吃过数次饭,只通过一次电話,感觉上是有這样的姐妹,心理上先有个依傍,劳苦担重担的换可以到她那里去。”


 



 

“张敏仪即使叫张三妹,也未完是个能干的女子,名字太不重要...”


亦舒曾在她的小说与散文中无数次地提到张敏仪,看得出她对张敏仪极为推崇为尊敬,亦舒更称张为“永远的张敏仪。”


 
章小蕙
 

亦舒笔下的章小蕙: 外型:在北美念大学,读美术的她有一股罕见的妩媚,独树一帜,大家无论怎样打扮,都是一堆cute kids,她有味道,是时髦潮流以外一个等级。真奇怪,时下流行什么,全体与她无关,她自有一套。统统染金发夹直搞得像粟米发,伊人索性梳髻明志。人人露脐著喇叭裤,她穿bias cut雪纺裙。个个减肥瘦得胃贴背,她丰硕如水蜜桃。原来,你要真正走在潮流之前,就得放弃潮流。


 

章小蕙的《品位》出版前,曾邀亦舒为她作序,亦舒爽快答应,写道: “许多女作家都想做章小姐,章小姐为什么要做女作家?“爱人、被爱。”一位作家曾白纸黑字那样说过,文学奖价值见仁见智,可是章小姐背后有一人替她挽着高跟鞋,那才难能可贵。想法好像很没出息吧,但不。人人都记得那是一双红玫瑰细跟的尖头鞋。能够那样激烈被爱,且不止一次,真是难得,人生路上,最多是名利,稍微勤力一点,不难捡获,但是叫男性前仆后继地倾心,能不叫人羡慕。


 



 
方盈
 

《香雪海》中大雄说:“新居室内设计由叮当的朋友方盈女士负责。伊问我们有什么意见及需要。我真活该,多嘴说:‘书房内可否悬一古老吊扇,像卡萨布兰加般情调?’这女郎朝我瞪一眼,“楼面才三米高,还悬吊扇?当心风扇叶子把你的头切掉。’我当时闭上我的尊嘴。”


 

亦舒笔下的方盈:“置身英属大观园,所认识的出色女子中,若单单只准挑三名,按名次排,在我心目中,应是西西、方盈、张敏仪。西西可敬,敏仪叫人欣赏,可是方盈还囊括了可爱。在这个弹丸之地,五十火的电灯泡也能发出sparks,女友中谁没有做过杂志封面,连我都早在七二年便上过明周,有图为证。但可爱是:可爱是懂得微笑地退后一步,欣赏后来之浪的锋头。”


 

亦舒说:“方老盈在夏天像个护士﹐在冬天像个修女﹗”意思是说她夏天喜爱穿白色,到了冬天则喜爱穿黑色,亦舒对方盈的品味始终赞赏有加。方盈认为女人应该凭借自己的直觉,来挑选适合自己的服饰。


 



 

方盈曾对与她合作过电视剧《名流情史》的郑裕玲说:“衣服不一定要很多颜色(质料更重要),好的衣服不用多买,一年一件,多年下来,就有一个很不错的‘衣柜’了。”这个观点现在也值得我们方盈曾为影片《玫瑰的故事》担任美术指导,据说亦舒看完电影后哭了。借鉴。


 
陈冲
 

陈冲也是一位出色的导演,首次执导的《天苑即展现了她令人震惊的才华。亦舒心中那位“小肿嘴,高颧骨,吊梢眼”的陈冲亦是她理想中的既有美貌又有灵魂的美女代表。有内涵的美女不会拒怕年龄的增长,只会增添成熟动人的风韵。


 

亦舒写道:“报上说,女演员巩俐认为,讲讲英语不难,要说得像英国人那样,才难。这话十分深奥,不易懂,想象中法语当然要说得像法国人,德语当然要说得像德国人,不然,怎么好算法文与德文。英文说得真正好的有陈冲,一口美国口音,十分流利毫不做作,令人佩服。别以为在美居住超过十年则必定会讲会读会写,非得痛下苦功不可,陈冲不停接拍西片,俏丽面孔一流身段功不可没,语言才华也帮助不少。她的英语水准优秀得可以为纪录片做旁述,一连多集有关中国的片集,自唐宋元明清说起,到今日香港发展,娓娓道来,真不简单。”


 



 
利智
 

利智是亦舒迷,她每次乘飞机时,必定会带本亦舒的小说。一次在片场遇到亦舒,见到偶像的利智十分兴奋,由于同为上海人,两人交谈甚欢。亦舒很喜欢利智,觉得她与其他那些“莺莺燕燕”很是不同。


 

利智很小时父母就离异,她与后母相处的不十分融洽,她说她之所以要发奋向前,要多谢后母。早点出身便可以早点自给自足,于是抱名参寻亚姐。”


 

由于面孔太过美艳身材又突出,利智一路都是在“嘘”声中走来,这声“嘘”代表了太多的含义。亦舒说:“那么多认为利智不漂亮的女子,奇怪,总没有一个比利智漂亮。”



 


 

亦舒说:“李连杰等利智,一等就是8个小时。”利智曾投资千万于房地产,却血本无归,李连杰当即与“永盛”签下长约,将债务扛起。人的感情真是微妙,对前妻可能有点无情,却又对另一个女子如此痴情。


 
刘晓庆
 

亦舒笔下的刘晓庆:刘晓庆最近一次外访,擦艳红胭脂,穿大花衣裳,戴金刚钻手镯腕表,脖子上一条粗金链条,用碎钻拼出英文字样。观众那顽劣好奇心大发,这是什么字?研究半晌,呵,原来是拼音“庆”:QING。端的是艳光四射,把身边短直发,淡妆、毛衣牛仔裤的林青霞映得似名苦学生。在共产主义底下,伊人尚能如此突出个人作风及性格,真正了不起。她痛恨记者,这样说:“我比较容易发火,最怕人家一直追我拍照,上次在香港,与一个记者大吵一顿,其实在港我表现已经相当好。”


 

刘晓庆说:“我没有仰慕林青霞,我连她一部电影都没有看过。”


 



 

当年刚入看守所时,刘晓庆一时很难适应,情绪较为波动。但很快她就调整好了心态,她对狱警说:“如果分配她去摘棉花,她也会是摘得最多的那一个。”处于人生谷底尚能如此,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单凭这点,刘晓庆就令人感佩。


 
潘虹
 

亦舒写道:“内地电影女演员中,最欣赏潘虹。年纪不算得轻,早过了青春玉女阶段,身段修长高挑,一双大眼睛露出脆弱敏感的神情,面孔十分秀丽,瘦得起了棱角,使观众联想到只有思想缜密的人才会这样憔悴。完全是知识分子型的,所以演起人到中年那样的角色来,入木三分。当年的夏梦也有书卷气,象牙塔里那种,尤敏的形象又实在不食人间烟火,潘虹却令人相信她是真正生活过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她与其它的大陆女星来港,齐齐在电视节目亮相,当时俗艳的刘晓庆一贯以奇女子身份,熟络的口吻,夸张流利地陈词,潘虹不动声色,沉着斯文,微微用眼睛睨着她,真精采,看得香港观众大乐。


 



 

潘虹最让人难忘的就是她忧郁的眼睛,儿时的苦难造就了她的性格,她说:“从10岁起,我就知道,我的顽强是我唯一的依靠。当我追着那个骂我是反动右派的小崽子,吐我满脸唾沫的男孩,拽着他的胳膊,用他的袖管擦干净我的脸时,我不是勇敢。我只是明白,一个没有父亲的女孩,没有资格哭泣。”潘虹说从那时起她就告别了童年时代。


 
林青霞
 

《蔷薇泡沫》中南施说:“唷,新闻越来越鲜,林青霞订婚以后,月入一万以上的王老五觉得非常寂寞,打起邓丽君的主意来了,此刻中环起码有三五千名叠着小肚皮、做点小生意、头顶微秃、开部平治的才俊们,到处挽人介绍小邓呢。”


 

亦舒:林青霞仍是所见过一切女子中最美的一个。而兄弟,鄙人见过的美女,实在不算少了。数年前在半岛大堂见到周天娜,惊艳惊到下巴要跌下来,灵魂儿好不容易归窍,拍拍胸口说:幸亏咱们有林青霞


 



 

这个女子最美的地方,乃是对自己的美,一点信心都没有,这份性格上的特色,使她神倩、永远带一份迷茫渴望,眼睛像在恒久地等待某一个人某一件事,到底是谁呢,连女性都想知道。自小到大,像法国人所形容,她人生态度是BLASE的,十分厌倦享乐,从不刻意追、逼、钻、撬、谋,一切处之泰然,风度极佳,身为现代女性,却绝不给人一种服食了安非他命似拼命上的感觉,十分难得,姿态一流,是以稳坐后座。


 

对于与林青霞的初相遇,亦舒写道: “我认识的最后一个明星, 是林青霞, 六年前她为《窗外》一片跟宋存寿一起到香港, 刚巧是我离开香港的前一天, 明报周刊硬是拉我去访问她。那时我们已在试片间看过窗外,觉得林很清秀很孤傲,可是你让我大清早自港岛过到九龙的启德机场接一个小女孩,真是怒气沖天,况且又马上得离开老家往英国读书,行李还沒收拾,开这种玩笑! 奈何中国人总得顾些颜面,于是早上九点居然到达飞机常 林青霞走出來的时候我上上下下打量她,她也肯定的在那里上上下下的打量我。忽然之间就觉得不枉此行,从此拜倒裙下,作为不贰之臣,她的漂亮不在五官之间,而是一切皆尽善尽美,连发脚,耳珠,眉毛,牙齿,手指,肩膀,甚至是双脚与脚趾,都无暇可击。于是我爱上了她,尽管她不看红楼梦,尽管她一心一意想嫁美國留学博士,尽管她拍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电影,她仍是同类型中最最好的。


 
张曼玉
 

亦舒笔下的张曼玉:“最爱张曼玉,模样好,白晰得离奇,一头好头发,小小眼睛,厚肿小嘴巴,体格无瑕可击,笑起来如纯洁兔宝宝,无论穿什么戴什么古怪东西,仍然可爱活泼,据说皮肤吹弹得破,没话说。曾几何时,青霞已升为姐级,小妹妹们如潮水涌至。”


 



 

“张曼玉自幼移民英国﹐在彼邦受教育﹐交际应酬读剧本绝对不成问题﹐有外国影评人这样说:‘我愿意买票单看玛姬张呼吸,她的魅力燃烧’,哗!”


 
周慧敏
 

亦舒笔下的周慧敏:“周慧敏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子,天性温婉,可是也有性格一面。不喜欢在服饰装扮上过度花费,同一件衣服,时时穿几次,分别在各种场合亮相。一日,相熟的记者打趣她:‘慧敏,这条红裙子,穿过十次了。’她不以为意,答道:‘一件衣服不能穿多次吗?我还打算多穿几次呢?’真是深合吾意。这样实事求是,也丝毫不影响她受欢迎程度,在台湾,她是阿兵哥梦里情人,在大陆,风靡青少年,最奇是在香港,夺得行内男士异口同声腼腆地表示:最理想的女朋友,是周慧敏。


周慧敏早年美丽清纯的玉女形象深入人心,也使得倪震一见倾心。周慧敏一直希望能像山口百惠那样在巅峰时引退,与相爱的人相守一生。1997年,倪震卖掉自己一手创办的《YES!》杂志股份后,套现上亿。当年只有33岁的他随即宣布退休,与周慧敏前往加拿大开始了神仙眷侣的生活。虽然倪震时有绯闻传出,但两人十多年来始终都在一起。


 
李嘉欣
 

亦舒笔下的李嘉欣:“环境需要,已成为动画片专家。喜欢美女当主角的长篇卡通,对女主角造型发生极大兴趣,《美女与野兽》一片中贝尔造型像煞张曼玉,连倔强脾气与额前垂下一络碎发都似一个印子。那么,睡公主像周慧敏,发型、神情、眼神、身段,无一不似,小女见到慧敏照片很自然地叫「睡公主」。仙德瑞拉像李嘉欣,穿上仙母送的银蓝色晚装,美得不能逼视,百看不厌。”


 



 

有记者问李嘉欣是否看过《印度墨》时,李回答没有,但是初中时有看过亦舒的小说。李嘉欣小时,父亲就抛弃家庭,一直以来都是母女三人相依为命。《印度墨》中刘印子住在天台铁皮屋,下起雨来房间里漏水,要准备盆碗来接水。李嘉欣的生活可能不至如此困苦,但她中学时时就开始拍广告赚钱养家却是事业。李嘉欣一直很努力,她会考成绩4个A,据说拿到这种成绩的全香港也只有几百人,放弃学业,投入娱乐圈,对她来说也是无奈之举。《印度墨》中印子说:“我希望走红,喊高价,拿钱回家,安置妈妈及妹妹。”


 
施南生
 

《我的前半生》中子君:“我马上伸长脖子看,老徐长着山羊胡须,瘦得像条藤,穿套中山装。他的女人给我一种艳光四射的感觉,吸引整个场子的目光,一身最摩登的七彩针织米觉尼衣裙,大动作,谈笑风生,与她老公堪称一对璧人,我瞧得如痴如醉。”


 

亦舒笔下的施南生:“南生并不一定穿精品,有时也白袜子与缤纷凉鞋。配得好,选得适合她,明显地是她在穿衣裳,没有可能是衣裳穿她,颜色不定,鞋子高矮也不定,变幻多端,但是相信我,如果她在那里,你一定见得到她。优点:我所知唯一不穿胸罩但自在自由的香港女郎。身段真好,五呎七吋高,穿什么都不差。”


 



 

亦舒认为不穿胸罩,必需要很具“本钱”。“本钱不是大胸脯,而是形状美丽的胸脯。面部表情要天真无邪,大方可人,否则就十分猥亵,有当街跳脱衣舞之嫌。顶可怕的。”


 
汪明荃
 

亦舒笔下的汪明荃:“她并不是特别特别漂亮,身材太细小,但我告诉你我为什么喜欢她,因为汪明荃有时代女性的气息,兼廿世纪末的风情。最突出的地方不在演技与歌技,至值得佩服的是,以她的教育水平,她已懂得什么叫自我。她已超越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阶段,她根本不在乎你们这些人的手指指在啥子地方,你们可以累死,她不着意,她仍然是大大方方的一个人。


 

呵,汪明荃的可爱就在这里—— 永不抱怨,永不解释。 此间真正称得上明星的止汪明荃一个人。你见过她借明报周刊的篇幅来自白过没有?宣传过没有?指摘什么人没有? 正因为她对记者冷漠,证明她尊重记者,只有不想利用记者的明星,才有资格与记者保持淡如水的距离。伊的新闻止是伊的工作,由无线电视代为宣传。 感谢汪明荃一贯的冷面孔,使我有安全感,她令我知道,咱们都会做略昩良心的事,可是做了之后,不必又跳又笑,大呼「昩得好,昩得妙。」看官,失意事来,处之以忍,得意事来,要处之以淡。 人过了廿一岁还有什么资格以真性情示众?请控制你自己如汪明荃。


 



 
冯宝宝
 

亦舒笔下的冯宝宝:“我很想为冯宝宝做一个访问。我没有正式看过冯宝宝的电影,像我看张澈的电影般。我认识冯宝宝,很迟,其时她已在邵氏拍徐增宏的《火烧红莲寺》,凌波演红姑,宝宝不知演什么角色。那日她走过来,在邵氏餐厅中称朱家欣为“衣架哥哥”,脸上没什么笑容,已具少女风范。


 

冯宝宝17岁时终于如愿以偿,赴英国攻读橱窗设计,这也是她一生中最开心的一段时光。回港后开了间设计公司,但由于没有管理经验,装修时用料过分昂贵,半年后公司倒闭了,冯宝宝不得不重新投身于娱乐圈。此时的冯宝宝认识了前夫招再强,招出身澳门名医世家,刚自加拿大留学归来。由于自身原因,冯宝宝始终对学历高的人非常尊敬与羡慕。两人于1977年结婚,婚后育有两子。1986年两人离婚,原因是招再强的花心。冯宝宝于1984年接拍《武则天》,原因竟是想多存些钱,离婚后带着儿子好好生活。冯宝宝后来拍过多部电影,虽多为配角,但演技益发出色,颇为抢戏,曾凭《飞越黄昏》拿到香港金像奖影后。


 

冯宝宝2000年于46岁时嫁予马来西亚建筑师翁兆全,婚后定居马来西亚。两人的这段姻缘却是缘于翁兆全的女儿,她们是冯宝宝的影迷,见到冯宝宝后便有意撮合父亲与冯宝宝。翁兆全求婚时亲手制作了一张镶满花瓣的卡片,上面写着:“希望我们能彼此照顾”,冯宝宝当即感动落泪。


 



 
邓丽君
 

亦舒笔下的邓丽君:“伊十七岁时,在北角新都城戏院登过台,圆圆脸蛋,纤长身材,软糯歌声,甫出道,站麦克前谢幕,没有循例‘谢谢各位来宾’,一时羞涩,忽然落泪,观众大大感动,热烈鼓掌予以鼓励。晃眼廿载,发生许多许多事,人沾了沧桑,歌声却温柔清甜如昔,歌艺激进,一把声音直情懂得轻轻抚摸听众受创的灵魂,使之复原。


 
夏梦
 

《叹息桥》“这是一个英语补习班。王羡明坐在课室里,看着他斜对面的李平。班上男同学很少有不被李平吸引的。王羡明第一眼看见她,就讶异地张大嘴巴,有一个声音在心底叫:天下竟会有这么好看的女子! 李平身段苗条修长。约有一七五公分高,秀丽的小圆脸依稀有点象当年的夏梦。而夏梦正是王家全体男性父兄叔伯的偶像,羡明小时候,不止一次在小叔驾驶的小货车挡风玻璃上见过夏梦各式小照。还有,二伯照着梳头的一方镜子,角落也夹着夏梦古装剧照,羡明记得很清楚,那出戏,叫做《三看御妹刘金定》。那日摹然看到李平,羡明便立刻觉得她面熟。”


 

一点都不觉得她老,反而是六十年代那一辈演员,算一算不过四十余岁人,出场已经予人褪色过气感觉,几乎全变了样子,在某颁奖典礼上齐齐亮相,看照片,硬是无法把今日的面孔同从前那亮晶晶的名字联系起來。有人打扮实在过份俗艳,不合身分,有人脸容憔悴,欠缺欢容,亦有人为生活再度涉足江湖,前程未卜,身分暧昧……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芳艳芬般修成正果。


天娜曾说:“我一生从未乱交,对感情认真,却是这样的结局。”
这句话的很让人心痛,很多感情认真的女孩子得到性病都是被伴侣(尤其是老公!)传染的…
我来看美眉的....自古就不缺美女
怎么觉得黑白照片还漂亮些啊
林青霞是真女神啊
这些才是真正的美女啊,纯天然的
真正的美女老了也美,不同时期有不同的美
过去80年代走红的女的,现在偶尔出来都还是让人惊艳,觉得特别有气质
现在流水线出来的美女,还没老就残了
亦舒很喜欢利智,觉得她与其他那些“莺莺燕燕”很是不同。
其他人真的很美  对于这个我只能说我去年买了个表
其实在评价中可以看得出,刘晓庆在师奶眼中,是“俗艳”的,深以之为然。对潘虹的评价,也很认可(虽然都是认识的明星,好像对大陆的还是有偏好),不过很喜欢冯宝宝少女时的一双眼,真正是明眸善睐,书里说的,不全是编的,真有人长这样的眼
同意2楼,看到那里真的很难过!
天娜是因为设计师男友是双性恋被传染上的。 她的女儿china就是前段时间约会基努里维思的。 他们一家的混血。
林青霞乃是真绝色啊...现在那些受追捧的“大美女”在林青霞的面前简直是弱爆了
这就是所谓:评头论足 的定义
坑爹的京东,不付款不让验货,验了货,除非烂成渣,否则电脑坚决不退的。
东芝的烂商务本——刚买到风扇响的赛吹风机。

赵雅芝呢?没见亦舒提起过,这个可是绝世大美女
汪明荃的那张短发照给我一种非常惊艳的感觉。
亦舒很喜欢利智,觉得她与其他那些“莺莺燕燕”很是不同。
其他人真的很美  对于这个我只能说我去年买了个 ...
judiasmith 发表于 2013-10-30 00:49


不论人品的话,利智真称得上“尤物”一词,面孔身段堪称完美,更难得的是那种媚在骨子里的姿态是浑然天成的,我有叔伯在HK是娱记,这行见惯美人,但据说一提起利,男人都是哗的惊艳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