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架空古代] 【长篇连载】平泰幻域志(虽名为幻,但绝非仙侠类文章。写得一般,欢迎拍砖)

有关本文内容:
% ^. ~" C9 R. K2 }华人论坛    其实,不知道我写的这篇文章应该分成什么类别。它有历史的成分,也有武侠的成分,也有架空的成分,但既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历史小说或者武侠小说,又不是架空的古代历史。或许,称为“架空近代”更合适些。
6 Q2 M# ^  g. ^% v; w华人论坛    本文措词造句、叙述风格比较传统,思想内容也主要是弘扬我们中国传统的侠意精神。然而这篇文章又不同于传统的小说,因为其中并无过多的武功招式描写,亦无武林大会、高手争锋等事情的叙述,主人公更非什么武功高强的侠客。惟愿借一个虚构的国家,反映现实的一些事情,刻画出一系列近于真实世界的人物。特别是要反映一个特立独行、敢于说真话的人,在满口仁义道德,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的武林世界上,活得是多么艰辛。7 [) a" }. W+ f3 U

8 J9 |) p6 u5 b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还有几点想啰嗦一下:
' X9 @- R, U4 Z8 ~9 N" X8 y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其一,本文主人公乍一看上去,会有些像《天龙八部》里的段誉,然而他绝不是段誉,他的身世背景、处境见识,都与段誉大相径庭,性格上也是小处相似而大处不同。
# {, y. t0 Z' _9 @5 p    其二,本文是我的处女座,虽然经过了3次修改,但文笔幼稚之处难免,人物刻画及情节描绘亦远非完满,还望各位兄弟姐妹多多拍砖。
' ]) Q, P8 I+ V" e;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其三,本文是已经完成的作品,应该可以保证更新速度。
' m1 u) D. i  d& r4 p, t: Z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其四,本文在其他好多地方发过了。此处不是首发,声明一下。如果有违反论坛规矩之处,麻烦版主指出,我去修改。
* P( r& F) w  K, u) W; A8 w0 V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华人论坛* g( P$ c, @1 m$ n  v' T" _! d' _
呵呵,就说这么多,开始上文。
鲜花鸡蛋赠送记录

目录
8 r% [0 _; I& g/ ^4 Wchineseonboard.com第1回 古痴长恨玉楼梦断 今狂独伤沙场义绝………………3楼
第1回 古痴长恨玉楼梦断 今狂独伤沙场义绝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T( H! h; K+ j7 u! ]1 `2 {
  "那阵铮声唤起柔情牵挂,
5 X7 q! I; I( v)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你听料峭春风中杨柳抖缩发芽,  U& t1 }: T3 p* s
  像是万千城中断肠少妇,
* B; E, s* a* F2 O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在每一段旅途轻轻问话:
3 ]6 }9 K' Q% V8 z& e( m0 ~. R& ?) m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你们还要遭受多少箭矢,经历几番风沙?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M3 p+ Y! s  o' d# a: I' j
  咿呀--
' N% M* d3 K2 s' e% K华人论坛  苦命的征人啊,你们是否还记得曾经的家?chineseonboard.com! N. ]+ i1 \1 F- `+ A# b
  打呀,打呀,chineseonboard.com# F* {2 F+ T  b% T
  要打到哪年哪月,才能放下残缺的枪,跨下疲惫的马?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L2 W0 [* y- x7 z
  姑娘呀,你不见奸雄鹰扬,民众不洽,
& g/ \9 E7 X2 s+ W1 R3 l# r8 t) q! Cchineseonboard.com  只怕世事纷争,早已难辨真假。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h9 [' T# v5 F, F% ]
  何时兀鹰不再追逐群鸦?
, \7 n% i" b! a- l3 w: Y& i) B华人论坛  何时恶狼不在欺侮骏马?
7 I1 n. P( n! E7 g& P7 f- l9 p& |7 t#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你不得知晓,不得知晓!啊?
: F1 W. ^- w  @( ?3 M3 u5 N9 Fchineseonboard.com  那么连年的征战哪,永远也不会停下!"
2 {( l, U) b# I/ X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时候已是黄昏,一个少年独伫沙场,有感而歌。他虽然年纪不大,可有生几年,都随父亲在征战流离中度过,见惯哀鸿遍野之景,早有一种沉郁苍凉之气郁结于胸。这一场艰苦卓绝的战役刚刚结束,他父亲的一方获胜,从满清皇帝手中夺取京城。要知他们全军征战几年,损失上万人,为的就是这一日。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_9 g! a) Q$ M3 }
  这一日天清气朗,虽说晚风中夹带着浓重血气,但依然凉爽宜人。远远望去,京城就像海上仙山,楼阁玲珑,五云缥缈。夕阳将天际染成绚烂的金红绛紫,烽烟在一片柔和的晚霞中,渐渐飘散而去,但仍有悠长的笳声。众人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只觉笳声如仙乐般袅转回环,令人沉醉,而他却觉它如泣如诉,凄婉不绝。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l* Y! U3 O$ v8 H
  所有军官士兵都在城中,尽情欢庆这胜利的时刻,只留下他徘徊在断壁残垣之间。除了他自己和他的父亲,没有人知道他的大名是赵书铮;也没有人想得起他,叫他一道参加庆典;何况他自己也不喜欢那花天酒地的场面,宁愿独守这一份凄清。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9 @4 w$ E2 V2 h/ \" v6 c
  他无心观赏夕阳美景,只嗅到了凄凄风中的血腥之气。如血残阳洒在战死的士兵身上,一片静谧。没有人顾得上死去的他们:活着的人都在欢庆胜利呢。赵书铮想起"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的诗句,心想他们的亲人,知道思念的人再也不会回来,将会是多么伤心啊。他翘首斜阳,不禁悲从中来,歌吟之声愈发凄凉了。华人论坛  [3 ^6 o1 Q1 X! F) C0 K. S
  赵书铮一面唱着,一面走过街角。胜利的代价似乎太大了些,一路满是残旗破鼓,折戟断刀。街角烧黑的废墟上,不断冒出黑烟,几只老鼠跳来跳去,连它们都饿得皮包骨头。街旁房屋屋顶的瓦片缺了许多,还有不少已经破碎。房门用几块虫蛀的木板胡乱拼凑而成,门外的台阶上,满是污泥,灰浆和尘土。
8 M4 e: t( Y+ f8 p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拐了几道弯,走到一座深宅大院中。院中有些桃树枣树,往年这个时候,本应果实累累,可现在连叶子也被饥民一扫而空,只留下光秃秃的枝条,在风中瑟瑟发抖。树枝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树叶上的露水仿佛还在哭诉。墙壁被火熏黑了,房屋也有几处有倒塌的危险。除此以外,园中别无长物,连碗盆都早被搬走。房中只有张床,床上放着一床旧被子,虽叠得整齐,却掩饰不了时间在其上留下的痕迹。床头上放着个掉了瓷的茶杯,可早已没有茶叶的清香。只有院门口的那盏写有大大的"金府"字的灯笼,还是新的。他知道父亲军队的总将军名叫金崇武,这里定然是他的府邸了。华人论坛4 l/ v/ y7 Z6 l
  却听几个孩童又唱又跳,赵书铮仔细听去,他们唱的竟是长恨歌:"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赵书铮奇道:"这些孩子年纪这么小,怎么会背如此长篇诗作?"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y  P# {( C7 p) E
  他好奇心顿起,悄悄攒近他们,却见一魁伟男子,英俊绝伦,一丛美髯烂银也似,更兼长袖飘飘,气度儒雅。他远远立在一旁,笑吟吟看着孩子们诵诗。赵书铮听那些孩子读来读去只是这四句,以为他是个教书先生,正教学生们背诵此句。他正觉无趣,却听那人仰天打了个哈哈,心道:"金崇武啊,时常听说你足智多谋,现在看来,不过如此。"chineseonboard.com$ ~! _$ O& T: X! ?/ y' g% Y
  赵书铮听他说了金崇武之名,心下顿生同道之心。他也一向不喜欢金崇武将军,他总觉得金将军权位很大,一定做了许多违心之事,说不定还暗中害死了很多人:自己的父亲赵仁杰虽屡立战功,不就是因为清高自我,不愿阿谀奉承,一直没有被重用么?便上前问那英俊男子,道:"金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 }; R, n  M+ Q* j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那英俊男子看出赵书铮态度,便笑道:"小娃娃,那金将军是徒有其表,可是心里坏得要命,总要想法害人呢。"几名路人都转头看他,一个尚性任侠的人道:"舵主,金将军他干了什么坏事?听您的意思,是说他金屋藏娇?"赵书铮心下一跳,心道:"一直听说我们青罡会的舵主陆洪天一表人才,原来他现在就站在我的面前!看他模样斯文,待人也挺和蔼,看来果然是一代豪杰,比那什么金将军好多了。"华人论坛/ p) B0 W/ o; b; G3 _8 O$ B* h# R
  陆洪天摆了摆手,待路人渐渐聚拢,站在金崇武宅子外面的高台上,清清嗓子朗声道:"我们青罡会创立二百年来,一直为民请愿,高举反清大旗。当初满清势力强大,但一代一代舵主带领青罡会全体会众,与满清鞑子斗争,不屈不挠……"他嗓音清朗润泽,显是早准备好了这番演讲。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5 h7 k$ D- b/ i+ h  r
  众人都拍手叫好,惟有赵书铮有些听不下去,心道:"我听父亲说,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皇帝还算爱民,那还反他们干什么。不过这几年满清皇帝一蟹不如一蟹,到了道光年间,已是民不聊生,老舵主陆更诚重举义旗,倒也是不错。只可惜好不容易打赢了,他自己却已经心力交瘁了,只得归隐回疆养病。好在京城已是囊中之物,这陆洪天也挺有才干,把满清皇帝赶回老家,也是不成问题。只是他今日既然早准备好了演讲,刚才又叫这些孩子来干什么?"再回头一看,孩子们却早已散去。
1 R1 _" k+ G: y/ n. h! Hchineseonboard.com  又听陆洪天话题一转,道:"只可惜将胜之日,却有国贼内奸妖言惑众,别有居心。我们青罡会一向善待会众,有钱一起花,有罪一起受,他却藏了一幅字画,不与他人分享,只待安定之后,拿来高价抛售与人,赚取私利,对外却一直自称清白。"赵书铮便知他说得是金崇武了,他听说金崇武的字画年代颇为久远,上面题写有《长恨歌》诗句。《长恨歌》乃白居易所做,古来痴男怨女们读了,时常潸然泪下,长叹情天难补,孽海难填。然而金崇武身为将军,却将此宛转缠绵之歌题写画上,是表达对李杨二人的同情,还是另有什么寄托,就不得而知了。
/ F9 J9 X- [  c) }华人论坛  陆洪天又引申道:"那金崇武既然暗藏此字画,便一定也会暗藏些别的东西。《长恨歌》既与情爱之事有关,那么金崇武所藏的"其他东西",便定是绝色美女无疑了。大家说是不是啊?"众人早就听过孩子们朗诵《长恨歌》,流言传来传去,一时间猜测四起,满城风雨。金崇武金屋藏娇之事,更是早已深入人心,都纷纷点点头。华人论坛, `0 p0 F# l6 ?5 f
  赵书铮豁然明白陆洪天请那起孩子的目的,却想:"这陆洪天机关算尽,看来不是太好的人。"仔细回味他方才的话,只觉那话并不甚有理,但陆洪天声望甚重,便是言语中有何不合情理之处,众人也并不追究,听在耳中也便信了。惟有赵书铮想:"众人都相信金将军金屋藏娇,我就觉得他是个好人,肯定没有这样。"华人论坛. ]& t! J3 A" t3 C3 h
  他忽然又是一奇,心道:"金将军的家就在附近,他怎么一点儿反应也没有?"悄悄从人群中挤出,从后门绕到金崇武宅中,却见那幅字画确实挂在他房中,那字画虽然栩栩如生,但并非大家真迹,在此兵荒马乱的年代,又能卖得几文钱?他想到杨妃之死,捶胸顿足感叹了一阵,却并不觉这画有何特别,更不知金崇武为何要珍藏此画。而金崇武似乎并不在意,别人在外面或者恶意攻讦,或者善意玩笑,他总不恼怒,更不愿与人争论,只埋头和赵仁杰等人商量战事。
: l4 N1 o' l% ?/ B' C4 F; k1 a$ A, Z$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赵书铮年纪幼小,当然看不出来金崇武心思,可他看了金崇武破旧的宅子,对他更有了好感,心想他看来能够和士兵同甘共苦,不似那种作威作福之人。只听金崇武的声音道:"众位兄弟,大家浴血奋战,实在辛苦。但如今我们根基不稳,满清皇帝难免反扑,倭寇贼子也虎视眈眈。众位不能骄傲,不能掉以轻心。这几日我们消耗很大,运粮车也还没到,许多战士缺了口粮……"赵书铮在外面"啊"了一声,心道:"难怪阵亡的将士们都是面黄肌瘦。那陆洪天也真是,不好好想着打仗,却只想着怎么坏了金将军名声。"chineseonboard.com; X7 E+ s, m5 H, ]# ~
  又听金崇武道:"诸位请看,我家里全部所有,已经拿出支持将士;还请各位也慷慨解囊,我们共度难关,日后定有回报。"众人见他家中真是别无长物,心中佩服,可是想到自己也要如此,难免有些不愿。一片沉默之中,却听门外一声大叫:"好!"4 m! i+ S) \8 m, j) |8 i
  赵仁杰正在屋中,历时便知那声叫好声,定是赵书铮的杰作,赶忙对金崇武道:"下官家教不周,犬子不知礼节,还望将军恕罪。"门外赵书铮叫出之后,也觉失态,忙伸手掩了口不敢再说。赵仁杰出去将赵书铮赶走,道:"这屋中只有你是个无名之辈,偏偏是你在这里胡混吣。去那边玩去。"金崇武微微一笑,继续讲了下去,对赵书铮无礼打扰并不介意。chineseonboard.com0 |3 N8 k2 Y$ a  R5 P1 ?
  赵书铮顺着父亲所指走去,心想自己没能见到金崇武,实为遗憾。又看到砖瓦房上,秋草已经枯黄,阶上更落满了黄叶,无人来扫,更是兀自书空咄咄。
《披风》中有个提到的人物,绰号便是笔书空。
! }2 o" v5 m: l- H1 i: [也是有用意的。
嗯,估计是个落魄秀才一类的人吧,呵呵,像蒲松龄那样的……
  忽然只见一片大空场上,乱七八糟堆着许多书籍杂物。方才青罡会攻占京城皇宫,将其中有用之物派上用场,一些无用的书籍便扔在这里。赵书铮翻开一看,却是传授剑谱刀法之书。原来青罡会本是江湖武林帮会,自有一套成熟武功,这些书都是粗浅的皮毛之作,又是歪门邪术,当然为金崇武所弃。
$ c) P) \9 \& n. c/ nchineseonboard.com  京城中不少顽童,见那些书有趣,便纷纷来抢。拿到稍高明的武功的孩童,都欢呼雀跃,想和小伙伴试试拳脚。惟有赵书铮毫不动容。他本不会武功,所谓高明与否,在他眼中自是毫无区别。这时他只觉后背上有人一拍,一人道:"你这么轻慢这些东西,一定是已经练成了不错的功夫了?来来来,我们比划比划吧?"说着拉开架势,笑道:"这是金将军自创的'九阳崇武功',让你见识见识。"他身旁的孩童都雀跃道:"好,好,老大,让他见识见识九阳崇武功!"* _7 q% V7 e( U, C
  赵书铮哪里知道什么"九阳崇武功",况且他正想到凄凉处,怎有心思与他们玩笑,怔怔回头一看,却见那"老大"似乎比自己还小一些,可生得气宇轩昂,不仅比自己足足高了一头多,更是腰圆背厚,剑眉星眼,仪表堂堂,脸面像熟透了的绽开的红石榴。这颗石榴却会说会笑,说话声音颇为洪亮,语调也十分从容大度。又看其他众少年,都十分服从他的指挥。赵书铮心下开始怯了,慌忙摆手道:"不打,我不打。"那少年笑道:"怎么,你是看不上我功夫?"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O' N2 X; Q2 z# m. n
  赵书铮双手连摇,道:"哎呀不是,可是打架有什么好?"见那少年面露奇色,又道:"我父亲看到我和人打架,会很伤心的。我不打,绝对不打。嗯,对了,你们这么爱打架,难道是因为你们的父亲,看了你们打架受伤,没有一点儿担心么?"他随父亲征战时,吃了不少苦头,对任何打斗冲突都是深恶痛绝。然而众少年听了,都是一阵大笑。他们都是青罡会各舵主的儿女,以武为荣,早练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哪里还怕父亲斥责?听他一连说了这么多理由,要么觉他好笑,要么觉他无可救药。
' v3 d) w7 u7 W6 w华人论坛  那领头的少年微微一笑,左拳急速伸出。赵书铮只觉脸上一凉,"哎哟"一声,叫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干么打人?"那少年手却已经缩回,并未打着他脸。他以为赵书铮在戏弄他,本要试试赵书铮,不料他竟真的不会武功,笑道:"看给你吓成这样!"又对他的伙伴们道:"走吧。我赵六爻不欺负不会武功之人。"一副傲然神气。他的同伴们叽叽喳喳跟着他走远,纷纷道:"他这人不好玩儿,以后我们不理他。"
  b9 _3 h, Z1 \# v) J6 `. ochineseonboard.com  转瞬之间,空场便只剩了赵书铮一人,说道:"你叫赵六爻,想来我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呢,干么打来打去的?"他见赵六爻为人俊朗,又颇得人喜欢,虽说他对自己有些傲气,却也不以为忤,心道:"那些少年才俊,怕是都有些傲气的。他对我这样倒是没事儿,只是他对我父亲,和金将军那些长辈,不要这样就好。"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6 Q  e. S4 ~# |2 |# `# P& m& V* m
  他便捡起一本书来看,只见封皮上写着"屠龙刀法",心下便生恶感,心道:"教些烂七八糟的东西也就罢了,偏偏还要吹的神乎其神。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把龙屠掉的。"翻开书页,只见上面画着一人,举起大刀,对着另一人脑袋便砍。赵书铮仿佛看到被砍者身首异处,头颈上鲜血迸流,染红了路上的沙石,叫道:"这么残忍,我可不学这个。"像扔掉烫山芋一般,将书甩在地上。8 X" Z. T- o3 O" a; m
  又拿起一本,却见封面上写道"满清十大酷刑"。赵书铮连翻都不翻,叫道:"这书的主人,一定是个刽子手。糟之甚矣,糟之甚也!"将书远远扔了出去。又泛泛一看,只见封皮上大都是些"太极剑法"、"八卦掌法"、"百花拳法",不禁叹了口气,只觉索然无味,转身准备离开。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g$ ~, S  ^6 O. \. {
  忽然他眼前一亮,笑道:"这个不错!"弯腰拾起一本书来细看。原来那书名为"长腿将军功",剑招拳法是一概不教,单单教人如何逃跑避敌。其他孩童看了书名,早掩口大笑,弃之如敝屣。惟有赵书铮笑道:"这功夫不教人害人,只教人逃命,甚好甚好。赶明儿我学成了这功夫,有谁跟我过意不去,我也不理会他,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也!"又想了一想,道:"只要能逃得快,人害不到我,我亦不害人,百利而无一害。嗯,我就练它了。"将书揣入怀中,当晚便多加习练。
好像是一卷中的了,只出现个名,好像是被路阳害死的,记不清了。
$ B" K( e6 \" }7 I$ X6 F是扣那个典故的。
呵呵,用word搜索了一遍,发现不在1,2,3卷里。呵呵,第4卷还没看到,慢慢看了和甲子兄细聊~~
  谁知天色忽然变得昏暗,飞沙走石。顷刻前黄云还飘然轻柔,宛若漫步天外的雅士,展眼间却变成了一名绿林强盗,翻腾咆哮,铺天盖地地向大地压下来。风卷云,云驾风,在头顶上展示着自然的狂怒。接着,一阵闷雷沉沉地由东方翻滚而来,其声轰轰然,如罪恶的密谈,又如低声的诅咒。接着,在人群正上方炸开来,宛如突然窜入人群的黄蜂,形迹难寻。大地恢复了沉寂,沉寂得压抑,令人透不过气来。
/ h$ {# B7 u. [: g'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风中隐隐传来呼喊声——那是满清官军的呼喊——“你们这些汉猪,你们的粮草已经被我们截住。再不投降,沁大爷就不客气了!”那沁大爷正是满清骠骑营总领沁林格生,为人狂傲尚气,自认为凭着几分蛮力,便没甚不了的。金崇武见多识广,自然知道那是满清军队怯敌之计,可是赵书铮却颇害怕有人投降,喊叫道:“不投降,不投降啊!”他话虽这么说,语调中仍有种恐惧之意。
/ F/ [2 j$ N; ^5 R/ ?9 |华人论坛  他身前一青年人回过头来看了看他。只见那人十八九岁年纪,面如白玉,唇若涂脂,明炯熠熠,宝珠失色,气宇昂昂,日月凌波。他相貌虽极为俊秀,目光却颇为冷峻,扫到赵书铮脸上,便让他心神一定。那人微笑道:“放心吧,我们青罡会绝不会投降。”言语之际,极有威势。便是几个惶惶不安的士兵听了,也静了下来。
- K: |! m, c% b, l. _/ Y% e3 }3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赵书铮暗暗喝了声采,心道:“这才是个好儿郎!想不到他江南士子一般的容貌,竟有北国壮士一般的胸襟。方才赵六爻也是一样的气度不凡,可是他没有赵六爻那般的傲气凌人,这才配得上英雄二字。”
5 ]% n1 C( Y1 o& j% A8 B: c8 J5 T华人论坛  那青年又道:“敌人已经式微,但他们垂死挣扎,孤注一掷,截了我们的粮草。”几个将军应声而出,对他拱手道:“下官谨听少将军吩咐!”那青年抱了抱拳,道:“诸位兄弟,我们夺回粮草。” 不一会儿,便带领二百将士出来。那二百人都是清一色的青钢宝剑,坐下黄骠马,腰带满弦弓,于战鼓声中绝尘而去,虎虎生威。赵书铮心道:“我有心结交他这个朋友,便跟他去看一看。如果实在不行,我也帮帮忙。”可他心里也知道,以自己的武功,要帮上那青年的忙,恐怕不太容易。于是躲在城头观看。华人论坛: z% k1 v: M7 g- j* g" m: i
  城外黄埃散漫,敌兵马蹄卷起的尘土,将桥头石雕掩得若隐若现。只见一千满清士兵围着运粮车队,人人都是箭衣短袍,络腮胡子满脸,面目狰狞,满脸鲜血,犹如活鬼一般,冲上前搏人而噬。沁林格生左顾右盼,见无其他军官率兵援助,冷笑道:“让沁大爷独吞这块肥肉,倒也很好。”向那青年斜视一眼,眼神中满是傲慢之意。又看看那青年身后只有二百余人,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看了半天,也没弄明白怎么送花。
呵呵,在甲子兄的文章里回复了。chineseonboard.com6 ]0 A5 h( K1 H% Q, j
这里只管发文~
  然而笑声未落,那青年的二百余骑便已在眼前,直奔运粮车而去。他们人数虽然不多,但气势雄壮,奔腾起来宛如疾风翻卷,竟如千军万马一般。阵前的敌兵登时慌乱起来,加之黄尘遍地,视野不清,一不留神摔倒在地。后边士兵停不下步,纷纷踩在倒地的人身上,惨叫震天。那青年趁势救出粮车,又指挥那二百士兵好生看护着,向城中开去。粮车即将开到城里,满清士兵却还大半没有爬起身来。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 q* b* Q- R2 L/ \& v% t
  “废物!”沁林格生大骂士兵道,“跟我来。”又悉发麾下士兵,咬着钢刀,踩着尸体,野牛般冲去。沁林格生冲在最前面,他心想对方乃是个初出道的雏儿,又见他背对自己静静骑马而归,仿佛没有察觉自己到来,心中提防之意登时跑到九霄云外去了,叫道:“走,进城把粮车抢回来,顺便再抢女人去!”士兵们听总领如此信心十足,也放下了原先的三分防备之心,向城中冲去。那青年却只静静走路,仿佛没有察觉,只把赵书铮急得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 m; N9 ~4 c2 ]& ?5 z6 `- u  e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待敌人就要冲到外城墙下,那青年却从容转身道:“且慢!”
: _6 F; \, Z& ^: ]$ a5 G+ m# R* V华人论坛  沁林格生见他说话嗓音纯正,连抖都不抖一下,不由的怔了一下。却见一片迷雾中,不少士兵钻来钻去,只觉心中发毛。又见城墙根地下忽然一颤,一张巨幔掀起,竟冒出些士兵来——正是那青年趁乱将士兵藏匿干枯的护城河道内,又在上面盖上巨幔。他身后的士兵暗自心惊,道:“他们什么时候来了那么多兵?”步伐不觉慢了。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v' r  `" ~5 t; E4 N, O1 X
  但沁林格生终究心高气傲,不愿在众人面前示弱丢脸,冲到阵前举刀叫道:“你待怎样?”那青年笑道:“我是我们这里武功最差的,今天不是来打仗,而是来议和的。”沁林格生哼了一声不答。那青年道:“你要是现在退回去,我们决不……”沁林格生喝道:“你让我退回去,先问问我的拳头!”说着向那青年冲来。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Q3 k% s" h4 Q; Y- `  N
  那青年微微一笑,道:“那你是真的不想和谈了?”沁林格生见他语气中含着必胜的信心,仿佛自己不接受和谈,就要全军覆没似的,老羞成怒,疯狗般龇着牙冲上来。满清士兵们看了,嗤嗤而笑,准备看着那青年被打得飞了出去,摔个头破血流。沁林格生右腿横踢过去,用足了劲力,只踢得自己的靴子都快要甩了出去。只听“嘭”一声巨响,满清士兵们哈哈大笑,叫道:“这么不中用,你还来议和?”谁知其中一人头上一黑,一个庞然大物砸下,正落在他怀里。那士兵仔细一看,黑黝黝毛烘烘,原来被击飞的人不是那青年,而是沁林格生。他吓得手都软了,把持不住,把沁林格生摔在地上。
  沁林格生呆坐地上,但觉双眼金星乱冒,半日分不清东南西北,口里直把那青年十八辈祖宗骂了个遍。“怎么样?”那青年笑道,“我是我们武功最差的白面书生啊。”几名敌人士兵听了,心下胆怯,有几人咕哝道:“是九阳崇武功,是九阳崇武功!”语调发颤,仿佛见了猫的老鼠一般。其他士兵听了,愈发害怕,见沁林格生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奔过来跪下道:“我们服了。”那青年趁机笑道:“你们在城门口找他,先歇会儿。如果愿意留下最好。不愿意就回乡种田,悉听尊便。”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3 a1 B3 F* z9 |  }
  满清军队中有不少是被罚充军的汉人士兵,八旗将士沉湎声色犬马,却令他们整日行军作战,稍有不慎,轻则鞭刑,重则杀身,成日家惶惶不安,听到此种安慰,心里一暖,当即便有多人向抛下武器,向那青年倒头而拜。那青年赶忙将他们扶起,问明他们身世,摇头道:“昏君无道,正直刚直之士,反而遭此横祸。”
: s+ y8 a) v6 u/ y- Lchineseonboard.com  那些士兵见惯了血腥杀戮,听惯了污言秽语,忽听此温言,不少人当下流下泪来。那青年的几名侍从抓住机会,向满清士兵宣扬青罡会惩治贪官污吏,拯救黎民百姓之举。那几名侍从中,不少是满清军队的降兵,他们与敌兵本是乡里乡亲,出面劝降便更有成效。$ P1 t  Y/ R4 Y( \  d, P1 }
  这样一来,敌兵顿时少了一半。沁林格生恼羞成怒,大叫道:“小娃娃,你这次使诡计,趁我没有小心,赢了也不算。咱们再来打一场!”一些死心塌地的士兵聚拢在沁林格生身旁。可是经了刚才一场骚乱,运粮的车队已经摆脱了敌人的包围,驶到内外城之间。沁林格生见劫粮之事功败垂成,急怒之下,带着剩下的士兵便追上前去。那青年跟着退回,叫道:“运粮车快走!把敌人关在门外。”
9 t' x; v+ @! u/ X+ C; Schineseonboard.com  赵书铮却道:“不用,不用!”众士兵当然不会听他的,但赵仁杰也道:“让他们追来,不但不损失粮草,反而还能将敌人消灭。”原来他见儿子不见,担心他安危,便到城头照顾。那青年想了一想,笑道:“果然。就让士兵站在墙头,打开外城门,让敌兵追进来,此时再让车急行进内城,关上内外城门,正好瓮中捉鳖。真是好主意。”又笑对赵仁杰道:“赵大叔,这么好主意,为何不早些告诉我?”赵仁杰红了脸道:“这实在不是我的主意。”那青年笑道:“愿闻其详。”
4 s: ~6 r- u3 w/ o' p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赵仁杰道:“我这犬子体质文弱,偏生天性顽劣,极不成气候。又极恶读书,偏生喜欢杂学旁收,胡乱看些无关紧要之事。便是看孔孟之道,也非但不取其精髓,反而总有些歪门邪道的想法,简直让人哭笑不得。前些天刚刚看了《三国演义》,今日便来卖弄。”赵书铮八九年来,一直跟随父亲征战,虽然武艺荒废,但跟着父亲学了许多战术,又熟读兵书,自然能胡乱想出些主意。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9 f2 X: v+ y7 c. W7 k3 o
  那青年笑道:“这位小弟弟,你这人足智多谋,愚兄佩服。”两人互通姓名,原来那青年叫做金昌和,正是金崇武的二儿子。赵书铮吃了一惊,心道:“我原来一直以为金崇武将军不好,现在看来,完全是误会了。他儿子如此出色,自己怎能是坏人?”不由得道:“你们父子真好啊!”chineseonboard.com5 L2 E$ A# r# k' l$ O/ o* V
  金昌和自出道以来,一向是为友所恭所敬,为敌所恨所惧,但听赵书铮话虽平常,却是发自内心的赞赏,心中欣慰之极,谦谦微笑道:“我这又算得什么?我会的这些,我哥哥金瑾瑜都会。他还通晓外文,现在便在英吉利国学习呢。待他学成归来,咱们便又有厉害武器可用啦。”
1 `. t! y; t( [, N$ L# d* P! Z& Y  赵书铮大喜,雀跃道:“真的?”金昌和笑道:“那还有假?什么手枪、火炮,哪一个不是出自我大哥之手?有了这些东西,便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赵书铮高兴得直跳,道:“那我今后也学,学了它就再不用学这烦人的武功啦!”他父亲几次劝他练武,但他一来天资迟钝,二来本非自愿,拿剑时时而像持帚扫地,时而像操刀切菜,总没个正经样式,练上几日,自己武功非但没有半分提高,反而让周围孩童笑掉大牙,于是对练武愈发嫌恶。今日听他说手枪火炮比武功厉害百倍,自是喜不自胜。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8 z+ B) W6 v0 H! C! J" ?% q
  金昌和轻轻拍了拍他,笑道:“那当然欢迎,只不过大哥为人慎言笃行,更兼事务繁忙,除了学习火器,更要学习治国之道,整天也没几分闲暇,怕是不容易见。”赵书铮道:“见不见人那没关系,只要让我琢磨琢磨这些火器,这也就够了,正好金大哥也就不必如此麻烦,只需专心治国之事便了。”金昌和心想:平素愿意拜我哥哥为师,学习火器的人也不少,可是他们往往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愿借哥哥的声望升官,这赵书铮却与他们不一样。对赵书铮爱怜之中,也微微生出一丝佩服之情。
更新~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6 r  ?) s# m4 B& }0 |1 l  g5 D8 _

( C. i) s9 P2 T$ R, ~/ I" V& s1 L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此时敌军已经追到外城城门,运粮车就要落入敌人手中。金昌和叫道:“大车快走!关城门!”运粮士兵顿时加快脚步,冲进内城,大家齐心协力关上内城城门。敌兵本攻势凌厉,但攻到内城,只见大门已锁,运粮车已经走了进去,沁林格生叫道:“众儿郎听着,他们这些乌龟要缩到壳儿里面了,但这哪里挡得住我们,冲过去攻城!”敌人士兵气势顿增,几名敌兵蜂拥而下,又在内城一边搭起云梯,站在梯上,拼命挥剑乱砍,却发现四处无人,转头叫后续部队跟上。华人论坛  g' t( D: i5 D0 |: ]- g
  大部队如蚂蚁一般,沿梯爬去。忽听城上一片叫喊声,抬头一看,只见城上忽然出现了大批兵马,士兵们高举磙木礌石,只待敌人爬上梯子,无处回避。沁林格生震怒,挥手道:“又使歪招,跟他们拼了!”当先纵身一跃,向城上攀去。士兵们也跟着攀上。赵书铮见他们爬得挺快,忙道:“快扔石头。”
( m) n, o4 _) B, S/ Q! i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登时城上磙木,礌石,羽箭倾泻而下,铺天盖地。城墙甚高,石头落到地下,速度已经极快,如鸡卵大小的石块,便可将人打得头破血流。敌兵攻城受挫,狼狈而下,留下千万断肢残臂的尸体。士兵们挥刀冲下,霎时间,只见内外城之间,红缨闪烁飘飞,敌人惨叫声音不绝,干涸的护城河道上,顿时流淌着鲜血,没过士兵脚面。赵书铮只觉眼前情状太惨,背过身去不忍再看。
9 b! u, R" b0 G( E/ ~  然而沁林格生绝境之中,蛮力忽生,但听他一声棒喝,从石雨间穿梭而过,向内城冲去。不多时竟听内城中警报传起,内城城楼上的守城官梅韫竟被沁林格生杀了。金昌和赶忙叫人抵挡,自己也奋勇当先,带领军士冲上前。还未和沁林格生交手,又听警报传来:城中总兵冯霍,竟也被沁林格生斩于马下!
6 ]2 G0 @0 Q0 W7 y! y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金昌和追至城中,却见沁林格生满身是血,眼睛红得煤球也似,手中大刀挥舞,见人杀人,见狗杀狗,那一柄大刀舞成一片银光,砍翻人马宛如砍瓜切菜。沁林格生哈哈大笑,道:“你们青罡会不用歪招,倒要看看谁能胜我!”8 k! b5 G7 N; j6 Z
  然而他笑声忽然止歇,却听清脆一声鸣响,一道金光插入大刀银光之中,生生将大刀拦下。顿时铁片四射,大刀却已断成三四节。沁林格生登时呆住了,定睛看时,却是赵六爻立在面前,睥睨道:“怎样,是你的大刀厉害,还是我父亲结绿剑厉害?”赵六爻虽然力大,但终究年幼,能否拦下沁林格生一刀实无把握,但他见沁林格生就要将自己伙伴砍杀,如何能袖手旁观?他拼足力气挡下沁林格生大刀,自己手腕也震得流血,却悄悄在衣襟后摆一擦,不让沁林格生看到。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0 w0 M7 f- U1 s. P( U% j
  沁林格生见赵六爻年纪幼小,但为友消灾,眉宇间自有一种正气凛然之色,不由得呆了一呆。赵六爻发一声喊,虽无岳撼山崩之势,却也能让人胆战心寒。沁林格生一惊之下,动作放慢,赵六爻的伙伴们轰天叫好。叫好声未落,却见一道金光闪过,赵六爻腾空一跳,宝剑已经架在沁林格生脖子上。众玩伴欢呼雀跃,将沁林格生绑了,一个略读过书的孩童叫道:“威镇乾坤第一功,辕门画鼓响冬冬。云长停盏施英勇——”众人一面笑,一面接道:“酒尚温时斩华雄!”言下之意,便是将赵六爻比作关云长了。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1 {2 @& W' D  b) z8 m  P
  金昌和追了过来,赵六爻笑道:“金二哥,他就归你了。”说着飘然一个转身,在伙伴们的欢呼声中得意而去。沁林格生见赵六爻比金昌和还年轻许多,叹道:“本将不会耍赖,这次你们却是凭真本事赢了。你们青罡会竟有此等年轻才俊,看来我们大势果然去了。”说着挺身撞向金昌和长剑,当场气绝。金昌和不免替他惋惜,将他好生葬了。
呵呵,用word搜索了一遍,发现不在1,2,3卷里。呵呵,第4卷还没看到,慢慢看了和甲子兄细聊~~
& o8 r2 X" W# e5 Q) R华人论坛寒凝夜紫 发表于 2010-1-22 11:07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t  H* \' F) e5 |: t  |

/ I' w% R( h3 D+ O/ ~1 E  a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那个好像是六卷里说路阳的事儿时的。
返回列表